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十七章誰都不是好人

第十七章誰都不是好人

    燕雀這家伙,簡直將他的實力發揮到了一個非人的狀態,只不過,話說回來,這家伙,或許根本就不是人。

    尼瑪,誰見過人能夠將自己的腦袋變成一個熊熊燃燒的骷髏頭的?

    我胡思亂想著,還沒反應過來,就听見車頂上發出砰的一聲,燕雀整個人已經是躍上了車頂,趴在上面。

    我趕緊叫了一聲周雅,其實,我完全就是多余的擔心跟焦慮,周雅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沒听見?

    這女人開車的技術剛才已經是見識到了,現在,一見燕雀上了車頂,猛的就是一甩方向盤。

    寶馬車發出一聲尖銳的嘶叫,朝著旁邊就沖了過去,透過後視鏡,我看見燕雀的身子隨著寶馬車移動的軌跡不停的擺動著。

    周雅絲毫沒有客氣,一會左,一會右,將車的行動軌跡完全就開成了一個s,我緊張的手心全是汗,我死死的盯著後視鏡,好幾次,燕雀都探出他那個恐怖的腦袋,我感覺他好像在盯著我,而事實上,他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沒有眼楮。

    車子往前開了一會,周雅始終沒能將燕雀給甩下來,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車頂又傳來砰的一聲,我猛的回頭,這一看,娘的,燕雀那個變態,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抽出匕首,將車頂給插穿了。

    我大驚失色,看他這樣玩命的架勢,是絕對的不死不休啊,我不知道他跟王大仙到底抓我有什麼目的,但是,我始終覺得,絕對他娘的沒好事。

    我緊張的擦了擦手,依舊看著後視鏡,現在,這是我唯一一個能夠觀察到燕雀的地方,我發現燕雀的身子開始慢慢的往下探,他一只手應該是死死的拽著匕首柄端,另外一只手則是垂了下來,然後握手成拳,突然朝著後排座的車窗玻璃猛然的就砸了過去。

    車窗頓時被他砸了個稀巴爛,這個變態,死死的拽著門窗,然後身子竟然一步步的往前挪。

    我當時就嚇傻了。

    他娘的,他不會是想挪到副駕駛的位置,然後一把將老子給拽下來吧?

    我不自主的就將身子往里面縮了縮,燕雀繼續的向前挪,他那個詭異的骷髏頭在這種寂靜無比的夜晚,簡直恐怖到了極點。

    那種感覺,就好像死神在一步一步的接近你。

    "雅姐......"

    我趕緊指了指後視鏡。

    周雅轉過頭,皺起了眉頭,咬著牙,"這家伙,還真難纏!"

    說完,她死死的盯著前面,突然說了一句,"你坐穩了。"

    我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想干嘛?但是,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娘們,似乎也要玩命了。

    我一下子緊張到了極點,我不知道這女人到底要干嘛?

    周雅將車開的幾乎飛了起來,就在即將開出古鎮的路口,她猛的一打方向盤,這一次,她好像不是為了甩下燕雀,而是直接朝著古鎮出口旁邊的高壓電線桿沖了過去。

    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娘的,要玩命,也不是這麼玩的吧?

    周雅看上去倒是絲毫沒有驚慌,這女人,一腳油門踩到底,就在寶馬車即將撞到高壓電線桿的一剎那,她猛的一甩方向盤,寶馬車,幾乎在撞擊的一瞬間,擦著電線桿子沖了出去。

    寶馬車擦著電線桿子沖過去的那邊,正是我的副駕駛位,我目瞪口呆,我幾乎一眼不眨的盯著後視鏡,我看見趴在車頂上的燕雀,也是幾乎在撞擊的一剎那,快速的從車頂上跳了下來。

    汽車巨大的慣性力讓他的身子急速的滑行,他死死的將匕首插向旁邊的水泥路,拖拽出了一大串的火花,這才停了下來。

    燕雀半跪在地上,拽著匕首,抬起頭,不甘的望著我們絕陣而去......

    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娘的,總算是將燕雀給甩了。

    車,往前竄出了好遠,周雅終于是將速度降了下來,她問了我一句,沒事吧?

    我趕緊點點頭,然後說道︰"雅姐,你怎麼才來啊?"

    "有點事,耽誤了!"周雅一邊說,一邊繼續的往前開,隨即又問我︰"剛才那個怪物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追你?"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他是那個老道士一伙的,娘的,哦,對了,雅姐,剛剛,那個死胖子也在!"

    周雅轉過頭,疑惑的看著我,"你說誰?"

    "就是那個死胖子,我的房東啊!"我咬著牙,"娘的,我差點就沒命了!"

    "他怎麼在那?"

    周雅又問了我一句。

    我有些茫然的說道︰"我也不知道!"

    接著,我將剛才發生的事情都跟周雅說了一遍,周雅一邊開著車,一邊听,我們就這樣一路聊著,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我發現周雅開著車,竟然是往高新開發區的方向走,也就是我的學校還有火葬場的方向。

    我有些納悶,我看著周雅,問道︰"雅姐,咱們現在是去哪啊?"

    "你說呢?"

    她突然笑了笑。

    我感覺有些不對勁,周雅,不會又跟我來一次火葬場冒險吧?

    想著,我試探的就輕聲問了一句,"雅姐,你不會,要帶我回火葬場吧?"

    沒想到周雅頓時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剛剛也說了,那個死胖子還在龍門街,那個老道士,也在龍門街,這樣一來,那咱們這一次,豈不是就可以乘虛而入?林敢,你是我弟弟,我說過的,一定會救你的命,所以,這一次,是咱們最好的機會,我們必須把握。"

    我听著有些感動,雖然火葬場那里面已經驚魂過老子兩次,但是,如果周雅真的要去,我鐵定是要陪著的,我這人就這個毛病,在女人面前,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面前,就沒有絲毫的抗拒力。

    我看著周雅,由衷的說了一句,"姐,你對我真好!"

    "傻瓜,你是我弟弟,我不對你我,我對誰好啊?我不但要對你好,還要好一輩子!"周雅溫柔的來了這麼一句。

    我立馬就傻眼了,我愣愣的看著周雅,目不轉楮。

    周雅轉過頭,有些嬌羞的看著我,嬌嗔了一句,"喂,小壞蛋,是不是又胡思亂想了?"

    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說道︰"啊,沒,沒,沒!"

    "才怪!"

    周雅輕聲的念叨了一句,有種柔情似水的感覺,只不過,只是一兩秒,她的臉色突然就是一變,然後緊張的看著我,"林敢,你脖子上的那塊玉哪去了?"

    玉?我也嚇了一跳,那可是我太奶奶傳給我的,我腦袋嗡的一聲,可隨即,我就反應過來,玉,在我手上呢,在龍門街的時候,面對那個胖子,我一咬牙自己摘了下來,然後就一直握著,直到現在都沒有松開。

    我剛想說玉就在我的手里,可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突然感覺不對勁,剛才的周雅說話一直風輕雲淡的,可怎麼一下子發現了我的玉不見了就跟換了一個人一樣?

    我不由的想起了王大仙說的話,他說周雅不是好人,要害我。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雖然說我不太相信那個老道士的話,但是,我清清楚楚的記得,那個老道士,也問過有關于這塊玉的事情,而現在,周雅竟然也這樣關心,難不成他們真正感興趣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身上的這塊玉?

    而且有一點很奇怪,周雅,她怎麼知道我有一塊玉?好吧,就算在前幾次的接觸中她看到過,可她那個時候不問,現在為什麼又要問了?

    我不由的多了一個心眼,我承認,剛剛被周雅一些挑逗曖昧的話,弄的我有些神魂顛倒,但是,現在關乎到我的生死存亡,我還是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

    我假裝哭喪著臉,縮了縮身子,"姐,那玉,被老道士搶走了!"

    "你說什麼?"

    周雅猛的就是一腳剎車,寶馬車發出一聲怪叫,穩穩的停在了路邊,我整個人頓時就嚇了一跳,娘的,幸好系著安全帶,要不然,剛才這一下,整個人都要飛出去。

    我越發的感覺周雅不對勁,我慢慢的挪動身子,然後悄悄的將玉塞進了口袋。

    周雅看上去有些緊張,也有些慌亂,她撩了一把頭發,又盯著我,"你說,那塊玉,被那個老道士給搶走了?"

    我用力的點點頭,"是啊,他問了我很多奇怪的問題,然後又將我的玉拿走了。"

    "這個老東西!"

    周雅狠狠的罵了一句。

    "怎麼了?雅姐?"我迎上去,就問了一句。

    周雅好像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趕緊掩飾了起來,"哦,沒什麼,沒什麼,我只是感覺那塊玉挺好的,應該是你祖上傳下來的吧,被老道士搶走了,怪可惜的。"

    這算是回答?我又不傻,周雅慌亂之下的這番說辭,完全沒辦法說服我。

    我的心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

    自從我跟趙冰住進那個詭異的出租屋之後,就發生了一連串詭異又離奇的事情,說真的,在最近的這幾天,我其實對周雅都是一直充分信任的,可是這一次,我卻感覺事情好像並不是這樣。

    老道士王大仙說周雅不是好人,周雅說王大仙就是算計我們的人,這兩個人之間,誰在說謊?誰是好人,誰又是壞人呢?

    或者說,他們兩個,都不是好人!

    他們的目的,其實,都是沖著我那塊玉來的。

    ps:

    大家將書都放入書架啊,這樣下次更新有提醒,看起來也更方便!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