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十八章更深的謎團

第十八章更深的謎團

    一想到玉的事情,我又感覺不對勁,在王大仙店鋪里面的時候,他完全可以將這塊玉據為己有,可他,卻並沒有那樣做,而是讓我收好那塊玉。

    難道,這老道士說的話都是真的,周雅,才是那個要對我不利的人?

    只是,一想到那個恐怖異常的燕雀,我就有些心有戚戚然,跟那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一伙的人,真的會是好人嗎?

    在我沖出龍門街的時候,王大仙可是在背後大聲的喊,說讓燕雀抓住我,別讓我跑了的,他這樣做,難道沒有別的目的?

    我的腦袋很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相信誰?

    只不過,這個時候,我對周雅已經是徹底的懷疑了起來。

    這個女人,她剛剛的表現太過反常了,我出了古鎮之後,問她為什麼這麼晚才到,她給我的解釋,竟然是有點事情,給耽誤了。

    她說過,我就像她的弟弟,既然如此,在我生死存亡的時候,難道我的事情不應該擺在第一位嗎?有什麼事情能夠耽誤?

    還是說,她說的一切,根本都是假的?

    我偷偷的打量了一眼周雅,我發現她的臉色十分的難看,有一種被人窺破心底秘密的感覺。

    周雅自己好像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緩了緩之後,立馬又將車重新的發動,然後,不緊不慢的朝著高新開發區的方向開。

    我暗暗的警惕著,我開始將我跟趙冰住進出租屋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全部從頭到尾的過了一遍。

    當時事情發生的匆忙,我沒有細想太多,現在一想,似乎每一個環節,都有著不小的漏洞。

    首先是周雅,她為什麼好心的提醒我那個火葬場的ifi不能連?難道真是因為我像她弟弟?

    還有,她為什麼每次找我都在晚上?而且,還讓我跟蹤趙冰?

    最後,昨天晚上進入火葬場,周雅,為什麼突然又消失了?她給我的解釋是發現有人算計我們,然後來不及跟我說,可她那個時候明明就是跟我一起站在門旁邊的。

    至于剛剛,那個胖子房東,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龍門街?我在龍門街這個消息,我只告訴過周雅,難道說,是周雅告訴那個胖子的?他們,才是真正的一伙?

    我被這些想法搞的有些神經質,胖子,當然也有可能自己跟蹤我們調查到我在龍門街,只不過,他偏偏就是在我給周雅發了短信之後的一段時間里才趕來的,這難道真的會是一個巧合?

    等等,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我記得我第一次去王大仙店鋪的時候,周雅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回到出租屋,說是那里很安全,而偏偏就在那個傍晚,胖子就帶著人到三樓找我,這會不會又是算計好的?

    如果說,周雅跟胖子就是一伙的,那麼,豈不是所有的一切,都順理成章,什麼都能說的通了?

    周雅故意如此,好讓胖子去抓我。

    雖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猜測跟推斷,可這些想法一經過大腦,我還是感覺脊背開始發涼,我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塊古玉,我想起在火葬場跟龍門街對付趙冰跟胖子時的一幕。

    如果王大仙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塊玉,或許就是我現在唯一的護身符。

    我從來沒有這樣追根究底的思索過一件事情,我感覺自己從恐慌慢慢的變的鎮定,膽子,也不由的開始大了起來。

    我很想知道,整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咬了咬牙,暗暗的憋著一口氣,假裝看了看窗外,然後,緩緩的轉過頭,看著周雅,說道︰"哦,對了,雅姐,你說我很像你弟弟,是不是長的特別像啊?"

    周雅沒想到我會突然這樣一問,趕緊笑了笑,"是啊,你們長的特別像!"

    "是嗎?"我定了定神,"那你弟弟,叫什麼名字啊?"

    "我弟弟?"周雅臉色一變,只是片刻,就被她掩飾了過去,只不過,我看見她緊緊握著方向盤的手,開始不知覺的顫抖了起來。

    "我弟弟啊......"

    "雅姐,你不會不記得自己弟弟的名字吧?"我趕緊追問了一句,說這番話的時候,我將手放進了口袋,我緊緊的拽著那塊古玉。

    我現在在賭,我賭王大仙說的話是真的,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幫家伙,就勢必害怕我的這塊古玉,這樣一來,或許我就能對付周雅了。我清清楚楚的記得,在龍門街的時候,我一拳頭砸在胖子的臉上,那種傷勢,可不是開玩笑的。

    周雅搖搖頭,臉色開始暗淡了下來,她幽幽的說道︰"林敢,能不說我弟弟嗎?只要一想到他,我就......我就......"

    周雅說著,說著,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對不起,雅姐!"

    我趕緊輕聲的說了一句,可同時,周雅在我心中的那份信任已經漸漸的開始支離破碎。

    這女人,有問題,一定有問題!

    我幾乎肯定了這一點,只不過,我現在不能表現的驚慌,我更加不能讓周雅發現我已經開始懷疑她了。

    雖然,我知道我口袋里的古玉有些不同尋常,但是,我還是不能確定,它,是不是能夠對付周雅,萬一不行呢?

    我必須確保自己萬無一失。

    我開始問周雅今天晚上怎麼辦?

    周雅支支吾吾的回應了我幾句,說先去火葬場,到了那里之後,她會想辦法找到救我的方法的。

    我點點頭,說謝謝雅姐。

    周雅似乎恢復了剛才的從容,笑著跟我說,我是她弟弟,說謝謝,是不是太客氣了?

    我假裝笑了笑,說道︰"姐,那我以後,就對你不客氣了。"

    "臭小子!"

    周雅又嬌嗔的罵了我一句,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不由的心中一驚,這個時候,誰會給周雅打電話?

    我假裝什麼都沒有在意,將頭慢慢的轉向車窗外面。

    周雅接听了手機,"喂......嗯,我都已經知道了......你放心吧,魚還在網里......只是,彩頭沒了......"

    她繼續听著電話,過了一會,突然激動的說了一句,"你說什麼?你確定......"

    我的心急速的狂跳,周雅說的這番話,斷斷續續,加上是手機通話,她手機的另外一頭,到底有人在說些什麼,誰都不知道。

    只不過,她說的這些話,現在卻格外的讓我心驚肉跳,我在想,如果給她打電話的,是那個胖子呢?

    胖子說我跑了,周雅說知道了,讓胖子放心,魚還在網里。

    然後她告訴胖子,說彩頭沒了。

    胖子又說了一些什麼,周雅突然就變得激動了起來。

    胖子說的是什麼?

    難道是......

    我猛的一驚,如果周雅剛才說魚在網里是指我仍然被她控制住了,而彩頭,指的是我身上這塊古玉的話,那胖子肯定會告訴周雅剛剛在龍門街發生的一切,他會告訴周雅,在龍門街的時候他被我打了一拳,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一直緊緊的拽著那塊玉,然後燕雀出現,玉,根本就沒從我的身上離開過,自然也不可能落入王大仙的手里。

    這樣一來,周雅,豈不是就知道我在騙她了?

    想到這一點,我假裝挪了挪身子,我發現周雅的目光往我這邊瞄了瞄,然後對著手機說道︰"好,我知道了,下一網,老地方撒!"

    說完,她一把就掛斷了電話。

    周雅放下手機,轉過頭看著我。

    我隨意的問了一句,"姐,誰的電話啊?"

    周雅完全恢復了那種氣定神閑的表情,笑著說道︰"一個朋友,特喜歡捕魚,沒事還總喜歡喊我去。"

    "哦,這樣啊!"我隨意的答道。

    這女人,太娘的,還真能裝。

    我開始打量著窗外,我必須想一個辦法逃離周雅的身邊,現在,我感覺誰都不能相信,能相信的,就只有我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後視鏡里面出現了兩束燈光,一輛車從我們的後面風馳電掣的趕來,那車,開的很快,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我們的前面,可隨即,突然又一把停了,然後,猛的一個調頭,朝著我們這邊就狠狠的撞擊了過來。

    我當時就傻眼了,我看見周雅也是臉色驚慌,她猛的一甩方向盤,可對方剛才太快太突然,周雅雖然反應迅速,可寶馬車還是被狠狠的擠到了馬路旁邊,兩輛車,緊緊的貼靠在了一起,離的近了,我驚愕的發現,撞我們車的,竟然是那輛商務別克,而司機,不是那死胖子,還能有誰?

    這死胖子,不是跟周雅一起的嗎?怎麼現在倒攻擊起周雅來了?

    ps:

    昨天一整天,暴雨不斷,停電一天,所以,根本沒時間寫,這才導致沒更新,今天,我好好努力,看看能不能補齊昨天的更新,抱歉了。

    另外,大家可以積極的討論,也可以猜測誰是正派,誰是反派,誰,又是為了什麼樣的陰謀接近主角,現在,我不方便透露,但是,我能保證,你們花點耐心看下去,結果,肯定跟你們想的不一樣,絕對不一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