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十章把窗簾拉上

第二十章把窗簾拉上

    看著胖子氣急敗壞的樣子,我感覺真他媽的解恨。

    我將車門關好,看著開車的周雅,問了一句,“雅姐,你沒事吧?”

    周雅沒有搭理我,她一只手扶著方向盤,一只手按著胸口,我有些緊張了起來,“雅姐,要不,我來開吧!”

    周雅還是沒有說話,過了一會,我听見她開始輕聲的抽泣了起來。

    我坐在後排座上,心里有些難受,我感覺我錯怪了周雅,剛剛我握住胖子匕首的一剎那,很明顯感覺到胖子是用了全力的,也就是說,胖子,當時已經動了殺機,他要殺周雅,這一點,是絕對裝不出來的。

    既然如此,那周雅,怎麼可能跟他是一伙的?

    還有寶馬車被撞擊了之後,周雅第一時間將我推出去,如果她要害我,她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我逃跑?

    這一切, 都不符合邏輯。

    “雅姐……”

    我有叫了一聲,可周雅依舊沒有跟我說話。

    我只能保持著沉默。

    車,一路往前開,不過這一次的方向不是高新開發區,而是另外一條路,大概開了半個小時左右,商務別克在郊區的一棟別墅前停了下來。

    周雅拉好手剎,便推開門下了車,我跟著走了下來,我過去扶著周雅,卻被周雅一把給甩開,她快步的走到門口,打開門。

    我趕緊跟了過去,“雅姐……我……”

    周雅臉色有些蒼白,她站在門口,轉過身子看著我,淒然的笑了笑,“你不是說,那塊古玉被老道士搶走了嗎?怎麼又變出來了?”

    “雅姐,我……”

    我無言以對。

    “沒關系,我知道,要相信一個人,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說完,她將別克車的鑰匙丟給了我,“你回去吧,好好開車,另外,這車開出去之後,千萬別再用了,小心他們找到你!”

    說完,周雅就準備關門。

    我再次上前,將手擋在門板上,“雅姐,你的傷,沒事吧?”

    周雅搖搖頭,“我的傷,跟你有什麼關系嗎?”

    說完,她將門緩緩的關了起來,我有一種被拒之門外的感覺,我感覺對不起周雅,現在,什麼解釋也沒用了,我就眼睜睜的看著門慢慢的合攏,可就在門即將合攏的一剎那,周雅的身子緩緩的就往後面倒。

    我趕緊沖了過去,一把將她扶住,我看見周雅的衣服上,全是鮮血,我趕緊關上門,然後抱著她放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這棟別墅很大,裝修的也很豪華,將周雅放在沙發上之後,周雅慢慢的睜開眼楮,我看見她哭了。

    “雅姐,我知道是我不對,我不該懷疑你,現在,你的傷要緊,等你好了之後,你要打要罵,都隨你的便,只是現在,我絕對不會離開的。”

    說完,我將她平放在沙發上,周雅眼楮里面全是淚水,她哽咽了起來,胸膛劇烈的起伏。

    我讓她千萬別激動,然後想看看她的傷勢。

    只不過,她的傷在胸口,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急的滿頭大汗,我一會看著周雅,一會來回的走動。

    周雅咳嗽了一句,皺著眉頭,“你想做什麼,就做吧!”

    “啊!”

    我嚇了一跳,周雅的意思,是讓我不要顧忌啊。

    我感覺我自己挺操蛋的,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男女授受不親是沒錯,可人命關天,哪能考慮這麼多?

    我趕緊問周雅哪里有藥箱?

    周雅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房間,我趕緊跑了過去,打開門,按亮燈,里面應該是一樓的一個小雜貨間,我很快就找到了放在一張桌子上的小藥箱。

    我提了出來,打開,里面的東西還是挺全的,有酒精,紗布,剪刀,另外,還有治療刀傷的白藥。

    我拿起酒精,放了下來,又拿起了白藥,最後,我還是咬咬牙,拿起了剪刀。

    我看著周雅,說道︰“雅姐,我,我動手了!”

    周雅嗯了一聲,閉上了眼楮,我看見她的臉有些泛紅,我緊張的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可最終,我還是咬咬牙,拿著剪刀,顫抖的剪開了貼在周雅身上的衣服。

    我突然感覺自己此時此刻的舉動挺變態的,不由的聯想起了一些島國的愛情動作片,這個想法一產生,頓時就在心里罵了自己一句。

    衣服一剪開,我整個人頓時就是一陣心跳加速,我盯著周雅起伏的胸膛,性感的內衣,差點就控制不住了,我愣了好一會。

    這個時候,周雅又將眼楮睜開,她的臉,更紅了,她輕聲的嘀咕了一句,“你看什麼啊?”

    我趕緊說沒什麼沒什麼,然後拿著棉簽先給周雅擦拭了鮮血,我讓周雅忍一忍,然後繼續用酒精消毒,再擦干,最後,敷上了治療刀傷的白藥,貼上了紗布。

    做完這一切,我整個人已經是滿頭大汗。

    還好胖子第一刀插的並不算太深,估計也就是一般的刀傷,修養一些日子,應該就沒什麼大礙。

    我將藥箱放了回去,周雅說她累了,要上樓去休息,我趕緊扶著她,一步步的上了樓,這個過程當中,周雅上身就只穿著一件內衣,我整個人根本就無法淡定下來。

    將周雅送回房間之後,周雅提醒我去將外面的商務別克藏起來,說是別墅的後面有個車庫,別讓別人發現。

    我趕緊下了樓,將車放好,然後火急火燎的回到了別墅。

    做完這一切,我發現天就要亮了。

    我上了樓,周雅躺在床上,說口渴,我又下樓給她倒了一杯水。

    做完這一切,我有些拘謹了起來,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周雅,似乎看出了我的尬尷,說道︰“你那出租屋現在肯定不能回去了,先在我這里休息一下吧,不過,其他的房間都沒有整理好,你就在這休息吧!”

    我愣愣的看著周雅,讓我在這個房間休息,這算什麼意思?

    孤男寡女的,有可能會干柴烈火啊。

    我笑著說沒事,我下樓睡沙發。

    周雅看著我,有些生氣的說了一句,“我現在是病人,你就不該陪陪我,萬一我又口渴了呢?”

    我感覺自己想多了,周雅說的沒錯,她現在行動不便,我留在這個房間,剛好可以照顧她。

    我從周雅的床上搬了一張被子鋪在地板上,剛躺下,周雅突然說了一句,“林敢,把窗簾拉上吧!”

    我哦了一聲,可心里總感覺癢癢的,這窗簾一拉上,豈不是做某些事情就更方便了?

    娘的,我就是這麼賤。

    我暗暗的罵了自己一句,將房間的窗簾拉好,剛準備躺下,周雅又來了一句,“林敢,再幫我個忙。”

    “雅姐,你說!”

    “幫我找件衣服吧,我身上這件,穿的好難受……”周雅支支吾吾的說道,“在衣櫃的第三個格子里!”

    我又要開始不淡定了,周雅,這是讓我找內衣的節奏啊,我尷尬到了極點,不過,想想也是,女人本來就愛干淨,周雅的內衣到處都是血,怎麼可能穿的舒服。

    我站了起來,打開房間西面牆上的一個暗櫃,里面掛滿了衣服,第三個格子里面,則是一套套的內衣,什麼顏色,什麼款式的都有。

    我感覺手心都出汗了,我還傻乎乎的問了一句,“雅姐,你穿哪件啊?”

    “隨便拿一件就好了!”周雅估計也有些不好意思,輕聲的說道。

    我按照自己的喜好,挑了一件黑色的蕾絲的,然後輕輕的放在周雅的身邊。

    周雅躺在床上,用被子蓋著,又讓我關了房間里面的燈。

    此時,整個房間一片漆黑,我听見被子里面的周雅的在換著衣服,偶爾還傳來一聲低低的呻吟,應該是換衣服的時候扯到了胸口的傷口。

    听著這種聲音,我躺在地板上,活生生的就是他娘的一種煎熬。

    過了好一會,床上的周雅,突然又說話了,“林敢,再幫我一個忙,好嗎?”

    我趕緊說道︰“雅姐,你說!”

    “你……你……你能幫我扣下內衣嗎?我疼的夠不著!”周雅的聲音,很小,就跟蚊子叫一樣,不過,在我听來,卻猶如雷聲滾滾。

    尼瑪,這女人,得寸進尺啊,我現在就已經有些扛不住了,這不是活生生的誘惑我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