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十二章送魂燈

第二十二章送魂燈

    雖然我不知道周雅所說的搬局到底是啥玩意,不過,看見她胸有成竹的樣子,心里總算是放心了下來,娘的,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我算是過夠了。

    由于周雅的身上有傷,最近幾天還是沒法過分的動彈,她跟我商量了一下,三天之後,就開始行動。

    這三天,我活生生就成了周雅的保姆,做飯燒菜,外加洗衣服,值得一提的是,周雅不讓我洗內衣,說是男人洗,不方便。

    話說回來,她真要我洗的話,我還是會有些害羞的,不過,讓我選擇,我還是願意洗,美女的內衣,想想就刺激。

    這三天,除了這些瑣事,我基本就在別墅里面看看電視上上網,周雅則是一天到晚待在房間。

    不過,讓我有些奇怪的是,她的房間里面,一天到晚的拉著窗簾,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我心想,這傷勢的恢復,多接觸接觸陽光也是有好處的吧?要不然,醫院里面的病人怎麼還要推出來曬曬太陽呢?

    有一次,我進去送飯,一個沒留神差點就拉開了,周雅突然就跟兔子一樣的從床上蹦了下來,趕緊又把窗簾給拉上了。

    我好奇到了極點,我問周雅怎麼了?

    周雅告訴我,她眼楮有問題,怕光,說是小時候起的毛病,一直都沒治好。

    我心說,這世界的病痛還真是挺奇葩的,這豈不是大白天的都出不了門了嗎?

    想想也是,以前跟周雅的見面,的確每次都在晚上。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起這個,我突然又想起周雅自己說的一句話,她說那個胖子能活動的時間,只有晚上,因為,他不是人!

    這樣一對比,似乎周雅也符合胖子的習性,難不成,周雅也不是人?是鬼?

    我當時想到這個的時候,莫名的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不過,隨即我就認為不可能,周雅要真是跟胖子一類玩意的話,她身上的血不可能是紅色的啊,另外,鬼,鬼不都是傳說沒影子身上冷冰冰?

    可周雅明顯有影子,也絕對有溫度,心跳更是不可能沒有,要不然,她胸部也不會輕輕的起伏了,對吧?

    我感覺我不應該再疑神疑鬼懷疑周雅了,我就一潘浚 苧旁諼疑砩希 艽虻絞裁從屑壑檔鬧饕猓br />
    當然了,如果硬要說我身上的這塊古玉有些特殊價值,周雅是打它主意的話,那麼,都過去這麼多天了,周雅如果想動手搶奪據為己有,怎麼可能會沒機會?

    我感覺,真的是是自己多想了。

    三天之後,周雅的傷勢還沒有徹底的恢復,不過她說沒什麼大礙,中午的時候,她不知道給誰打了一個電話,有人給我們送來了一輛車,停在門口。

    周雅讓我開到後面,說是晚上出去跟蹤,就用它。

    我走出去一看,是一輛大眾朗逸,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輛車,周雅告訴我,跟蹤,就是要用這種街車,才不易讓別人發現,我想想也對。

    吃過中飯,我們都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周雅準備了一些東西,交給我的,則是一柄匕首。

    同時交代我,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千萬別忘記我自己的那塊古玉。

    娘的,說起來,在這里這麼多天了,我都沒有跟周雅討教過我太奶奶傳給我的這塊古玉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相信,她肯定知道,要不然,她看見我轟趴下胖子,不可能不會問一句。

    只不過,現在可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

    晚上十點,我跟周雅正式從別墅出發,到達高新開發區之後,周雅將車開到了紫陽大道出口旁邊一條偏僻的馬路,高新開發區,人比較少,停的這里,更是沒什麼人會注意。

    停好車,周雅跟我快步的就往火葬場的方向趕,我們盡量挑大樹陰影的地方走,一路隱藏著身形,到達出租屋的時候,我忍不住又往上面看了看,娘的,黑咕隆咚的,我心想,我當時怎麼就住在這里呢,這一看就他娘的不對勁啊。

    不過,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我們繼續往前面走了一陣,最後,在馬路旁邊的小花壇躲了起來。

    說起來,我上次在這里等周雅,就是躲在這里面。

    周圍靜悄悄的,火葬場的門前更是寂靜無比,我問周雅,胖子不會沒來吧?

    周雅說不清楚,不過,等到十二點就知道了。

    我問為什麼要等到十二點?

    周雅說,一下子說不清楚,到了十二點,再告訴我。

    小花壇里面還是有些蚊子的,嗡嗡的直叫,我本著男人愛護女人的心理,不斷的幫周雅趕著。

    周雅看上去有些感動,還打趣的說了一句,說是誰以後嫁給我,肯定幸福死了。

    我當時不知道怎麼搞的,忍不住就玩笑了一句,我說姐,你要是沒男朋友,就嫁給我吧?

    周雅當即就打了我一下,說比我大呢。

    我感覺越聊越有勁,說女大三都能抱金磚,要是再大幾歲……

    周雅立馬打斷我的話,問我再大幾歲怎麼樣?

    我一時想不出什麼標新立異的詞,急中生智拉風無比的說道︰“女大三,抱金磚,再大幾歲,抱好幾塊金磚!”

    周雅被我逗樂了,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只不過,只是笑了一會,就皺起了眉頭。

    我趕緊問周雅怎麼了?

    周雅捂著胸口,我頓時反應過來,娘的,這笑的扯到胸了。

    周雅讓我別開玩笑了,好好的盯著火葬場,我點點頭,當下也認真對待了起來,畢竟這一次,可是關系到我的生死存亡。

    我跟周雅在小花壇一直等了一個多小時,到了十二點的時候,火葬場門口的保安室終于有了動靜。

    我看見一個老頭拿了兩盞大燈籠從里面走了出來,將一盞掛在火葬場的門口,另外一盞則被他提著慢慢的走進了火葬場。

    門口的大燈籠被風輕輕的吹動著,詭異到了極點。

    周雅輕聲的嘀咕了一句,“送魂燈!”

    我頓時感覺緊張了起來,我問周雅什麼叫著送魂燈。

    周雅告訴我,送魂燈是尸體轉移必不可少的一個步驟,人的身體跟靈魂本來就是一體的,死了之後,還想達到控制活尸的目的,就必須要用送魂燈,要不然,活尸就會失去最後一絲人的殘念,變成無法動彈的死尸。

    “看來,他們的確在轉移尸體,在搬局!”

    周雅再次說了一句。

    我大氣都不敢出,死死的盯著火葬場的門口,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我看見那個老頭又出現了,依舊是提著那盞大燈籠,他的後面,跟著六個人,哦,不對,應該是活尸,我差點眼楮都瞪圓了,的確是活尸。

    老頭在前面走,後面的活尸,一個個乖乖的跟著,就跟電影里面的趕尸人一樣,只不過,電影里面趕的大多數都是僵尸,一跳一跳的那種。

    而這些活尸,卻跟正常人一樣行走,只不過,他們的步伐十分機械,邁一步,走一步,緊緊的跟在老頭的後面。

    最後面的一個,我看的真真切切,是一個獨眼,眼楮發著紅光,竟然是趙冰。

    我的心不由的提了起來。

    趙冰變成這樣,也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救活。

    老頭不慌不忙的往前面走,剛到達火葬場門口,遠遠的,我們就看見一輛面包車快速的駛來,過了一會,又來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兩輛車停在門口,從黑色轎車上面走下一個人,我定眼一瞧,正是我們多日不見的胖子。

    這王八蛋……

    胖子走到門口,對著那老頭說了幾句話,那老頭便提著燈籠走到面包車的車門前,過了一會,後面跟著的幾個活尸,包括趙冰,就老老實實一個接一個的走了上去。

    上去之後,那老頭走到火葬場的門口,將手中的燈籠熄滅,將門口的那盞取下來,提在手上,上了車。

    接著,面包車一把發動,拉著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就離開了。

    我緊張無比,我輕聲問周雅,要不要跟著?

    周雅搖搖頭,指了指胖子,說道︰“跟著他就行了。”

    胖子在火葬場的門口站了一會,然後掏出了手機,撥打了幾個電話之後,我听見他說了一句,“別放冰箱,我馬上去取!”

    說完,他打開了車門。

    周雅立馬對著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們兩個飛快的穿過小花壇,趕到了停車的位置,周雅開車,朝著胖子的方向不動聲色的就跟了過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