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十三章三長兩短

第二十三章三長兩短

    胖子的車開的比較快,看上去還有些急。

    不過,周雅的技術也不是蓋的,跟的不緊不慢,張弛有度。

    雖然操控的是輛再普通不過的朗逸,可依舊開出了一絲福特野馬的味道。

    那胖子看上去還比較的警惕,車速一會快,一會慢,好在周雅都能夠完全的適應,就這樣,我們一路跟著他到了市區,然後,又在市區轉了一個圈,最後到達了東門那邊的披發市場。

    東門批發市場,這地方我來過,相當的大,幾乎我們日常生活中能吃能喝的東西,這里都有。

    宜城屬于三線交界的城市,所以,這個地方,不但將東西批發給本地的商販市民,也做不少的外城市生意,屬于真正的食品轉運站,尤其是肉類食品。

    這胖子,來這個地方干嘛?

    我好奇的看著周雅,問她。

    周雅看上去也是一片的茫然,說她也不知道,我們就這樣一直跟著,這地方,一天到晚都營業,現在雖然已經到了凌晨的一點多,可人還是不少。

    胖子開著車,在里面七拐八拐,最後,在一個門市部門前停了下來。

    一到這地方,就聞到了一股惡臭,是那種肉類食品放進冰箱保鮮過很長一段時間最後變質發出的味道。

    我有些納悶,這王八蛋,不會來這里披發肉吧?要不然,那幫活尸吃什麼?

    我們不敢靠的太近,生怕胖子發現,就在不遠處的一個垃圾桶旁停好車,然後躡手躡腳的走了下來。

    那門市部在批發市場的最里面,是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門前,點著一盞最多也只有30瓦的白熾燈泡。

    朦朦朧朧的,讓人有些發虛。

    我有些奇怪,這他娘的都什麼年代了,還點這種燈泡,更何況是門市部,裝修成這個鬼樣子,哪里還有人做生意?

    可周雅一看,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

    我看見她緊皺著眉頭,輕聲嘀咕了一句,“陰店!”

    “陰店?”

    我看著周雅,問她陰店是什麼?周雅沒回答我,說回去再解釋,不過,她雖然沒解釋,但是一听這名字,應該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這地方漆黑黑的,周圍什麼都看不見,就只有那盞見光度低的要死的燈泡,雖然現在是夏天,可我依舊感覺有些渾身發抖。

    周雅拉著我,讓我千萬別發出聲音,然後,我們慢慢的靠近,最後,在門市部門前大概二十米的位置停了下來,躲藏在一輛報廢的貨車車廂旁邊。

    利用夜色作為掩護,旁人根本發現不了我們。

    胖子下了車之後,並沒有急著行動,而是先點燃了一根煙,抽完了之後,繼續點燃一根,這才慢騰騰的走到門市部的前面,輕輕的敲了敲門。

    他敲門的方式有些奇怪,前面三下,是敲一下,緩一緩,最後兩下,則是飛快的接連敲下去。

    周雅輕聲的說道︰“听出來了嗎?”

    我問听出什麼了?

    周雅再次壓低了聲音,“前面三下,是不是間隔比較長?”

    我說對!

    “後面兩下,是不是間隔比較短?”

    我再次說對。

    “那連起來你想想!”周雅似乎給了我一個問題。

    我心里嘀咕著,突然感覺一陣後背發涼,前面三下,長,後面兩下,短。

    這連起來,豈不是就是三長兩短?

    “听出來了吧?這是陰語,看來,這地方,果然是做一些見不得人的生意!”周雅一字一句。

    我忐忑到了極點,光是這陰店,這陰語,我就感覺不妙。

    現在周雅又說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我還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鬼事呢?

    我問周雅接下來怎麼辦?其實我想說,其實不行,先上車吧,到時候跑起來也快啊。

    周雅說先看看。

    胖子用了這‘三長兩短’的陰語敲了門市部的卷簾門之後,果然,只是過了半分鐘左右的樣子,就有人拉開了卷簾門,通過門市部門前朦朧的燈光,我看見出來的是個高個子的瘦子,身上掛著一件黑色的皮質圍裙,叼著一根煙。

    他看了一眼胖子,說了一句,“怎麼才到?”

    “最近事情忙!”

    胖子有些不爽。

    “下次早點來,壞了,我可不負責,你家那位,還真挑!”那瘦子看上去更不爽,說完這幾句話之後,就將煙一把丟了出來,然後說道︰“進來吧!”

    最後,又補充了一句,“哦,對了,錢,帶來了沒有?”

    “你放心好了!”胖子冷冷的說道,也將嘴巴里剛剛點燃的香煙一把甩在地上。

    兩人進去之後,門市部的卷簾門一把就給拉下來了。

    周雅拉了拉我,示意我趕緊出來,然後,我們兩個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市部的門口,到了門口,我才發現,這門市部還有個名字,叫著‘老許肉類披發’,不過,由于牌匾太久沒有打掃,烏漆墨黑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周雅朝著里面看了幾眼,別看這卷簾門有些破舊,可仍然密不透風,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具體情況。

    周雅皺著眉頭,又往旁邊看了看,在門市部的旁邊,有一條小巷子,里面黑咕隆咚的,她拉著我就往里面走。

    我走的十分的忐忑,小巷子里面腥臭無比,估計好幾年都沒有人清理。

    我有些納悶,這周雅一個女人,怎麼對這些玩意這麼感興趣,說實話,要是我一個人,我光是看著這種破地方的店面就有些不敢靠近了。

    門市部的門面比較小,可內部空間可很長,有點,有點類似棺材。

    臥槽,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現在不管聯想起什麼東西,老是喜歡將這些恐怖的東西聯系上來。

    我們大概走了七八米的樣子,前面有了一絲的亮光,走的近了,這才發現,是一個小窗口,很小,還是以前的老式木質木框。

    周雅停了下來,朝里面看,我也好奇的朝里面看,窗口太小,只有兩扇窗戶,大概只有兩個平板電腦的屏幕大,窗戶里面掛著一條黑漆漆的布簾子,完全看不見里面。

    我輕輕的拉了拉周雅,示意她別看了,看不到什麼。

    可周雅依然沒有放棄,她變戲法的從自己的身上取出一根小鐵絲,從外面窗戶的玻璃縫隙里面伸了進去,然後輕輕的將里面的黑簾子挑開了一條縫隙。

    我一瞧,還真能看見里面。

    我將眼楮掃了過去,我看見里面大致的樣子就跟一個小倉庫沒什麼兩樣,里面掛著日光燈管,倒是比較的明亮。

    周雅又輕輕的挑開了一點,然後著腰往里面看。

    我站在周雅的後面,周雅一貓腰,立馬弄的我貼在她的身上。

    我感覺臉漲的有些紅,趕緊穩定心神,朝里面打量。

    里面擺放的東西比較凌亂,也比較雜,在我們對面的位置,是一個大冰櫃。

    胖子跟這個瘦子兩人在旁邊點起了煙,抽了一口,胖子問這一次有多少?瘦子伸出了兩只手,然後說道︰“都是新鮮的!”

    胖子點點頭,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錢,我看了看,估摸在兩萬的樣子。

    他交到瘦子的手里,瘦子接了過來,顛了顛,斜著眼楮,說了一句,“不夠!”

    “你數數!”

    “我說不夠就不夠,漲價了。”瘦子不屑的說道。

    “上個星期剛漲,怎麼又漲?”胖子明顯的不爽。

    “你也不看看現在什麼行情,還有,弄這東西有多難,估計你比我更清楚吧?”瘦子絲毫不退讓,“三千,要不要隨便你!”

    說完,將錢交到胖子的手里,還冷冷的說了一句,“現在,冰了的,都要值這個價了。”

    胖子臉色很難看,沒有接錢,而是將煙狠狠的丟在地上,踩了一腳,然後又從口袋里面掏出一疊錢,遞到瘦子手里,“快點,我趕時間!”

    瘦子這才笑了起來,將錢收好,然後走到那個冰櫃的旁邊,輕輕的按了按,旁邊一個壁櫃樣子的東西竟然開了一道門,里面亮著光,我看見里面擺放著不少的東西,還有一袋一袋裝著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

    但是看的出來,那個壁櫃應該就是一個改裝過的保鮮櫃。

    瘦子從里面提出了幾個袋子,交到胖子的手里,我看見那袋子上血淋淋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

    胖子數了一下。

    瘦子笑了笑,“放心吧,沒錯的,我做事,你放心,都是老客戶了。”

    胖子死死的瞪了一眼瘦子,這才提著往門口走,剛走沒幾步,他提著的一個袋子突然就破了,然後,從里面掉出了一個東西。

    胖子終于有些忍不住脾氣了,大罵了一句,“你就不能挑個好袋子?”

    瘦子估計做成了生意,頓時笑著賠罪,說不好意思,什麼小本經營啥的,然後,很干脆的蹲著身子就將地上的那個東西給提了起來。

    當他將掉在地上的東西提在手上站起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頓時就是一陣魂飛魄散,那東西,那東西竟然是……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