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十六章記憶中缺失的片段?

第二十六章記憶中缺失的片段?

    我整個人完全就傻眼了,我沒想到那個沒皮的怪物竟然會直接朝著窗戶就撞擊了過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周雅已經是猛然將我一推,我整個人在地上一陣翻滾,伴隨著窗戶碎裂的聲音,一道黑影閃電一般的彈射而出。

    那個沒皮的怪物,簡直就跟一發炮彈一樣。

    我趕緊爬了起來,周雅就站在我的身邊,我們兩個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難道,這個沒皮的怪物,就是周雅口中所說的,關鍵人物?

    周雅好像說過,讓我千萬不要害怕,找準機會,制服他,這樣一來,我的命,就算是有保障了。

    可從目前的情況看,娘的,就這變態玩意,我能制服得了他?

    我估計,就算他站在我面前,讓我去捆他綁他,我都未必有這個勇氣。

    我感覺雙腿在發顫,我輕聲的嘀咕了一句,“雅姐……關鍵人物?”

    周雅沒有作聲,只是死死的盯著這個從窗口彈射而出的怪物。

    我看著周雅的臉,透過窗戶射出來的燈光,我發現她顯得異常的驚訝,似乎沒想到眼前的這個怪物能突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

    “雅姐……”

    我又輕輕的踫了一下周雅。

    周雅完全沒有反應。

    我一下子就慌了,我又往前看了看,那個沒皮的怪物慢慢的將頭頂上的連衣帽掀了下來,然後,死死的盯著我,莫名其妙的來了一句,“你果然也出來了!”

    我一下子愣住了。

    听這個沒皮怪物的語氣,似乎,他認識我,而且我跟他之間,還有過一些交集。

    “林敢,七十多年沒見,別來無恙啊!”那沒皮的怪物一字一句,詭異的笑了起來。

    我心里一驚,這他媽怎麼回事?這個王八蛋竟然還知道我的名字,只不過,他剛剛說的七十多年,難道是……

    我突然想起了王大仙在他店鋪里面給我看的那張泛了黃被過了塑的卡片,那上面的字,竟然跟我寫的筆跡一模一樣,難不成,那些字真是我寫的?

    七十多年……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我長的特別像一個人,還是我的人生記憶里面,真的缺失了一個片段?

    這個時候,那個胖子也從前面趕了過來,一下子就將我跟周雅的前後退路都給封死。

    那胖子喊了一聲宗主,就立馬要動手。

    沒皮的怪物揚起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他依舊用那種古怪又詭異的眼神盯著我,疑惑的問了一句,“怎麼了?林敢,老朋友了,不認識了?”

    我哆哆嗦嗦的,根本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娘的,誰跟你是老朋友。

    我感覺事情越發的詭異了起來。

    現在,已經不單單是火葬場的那個神秘ifi了,而是在我身上的有些事情,根本就無法解釋,為什麼眼前的這個怪物跟王大仙都認定我跟七十年前的某些事情有關聯?

    這根本不符合邏輯啊。

    娘的,老子叫林敢,我老爸叫林棟,我爺爺叫林國祥,我太爺爺叫林闖,這他媽難道是假的?

    老子才二十多歲,怎麼可能跟七十年前的事情掛鉤?

    我腦袋很亂。

    我本來已經害怕到了極點,可現在,卻被一種詭異又神秘的謎團給包裹住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我就跟待宰的羔羊一樣,可偏偏,我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觸及到了什麼事情。

    這種感覺,比死,還要難受。

    等等,我突然想起了王大仙一直在糾結我太爺爺跟太奶奶的問題,這個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突然就問了一句,“你認識我?”

    那沒皮的怪物頓時就是一愣,反問了我一句,“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也認識林闖?”

    我接著發問。

    “當然認識,你們每一個人,我都認識,更不會忘記,我現在變成這樣,就是拜你們所賜,七十多年了,我一直在等這一天,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的,因為我手上,有你們最想要的東西,只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你怎麼跟她在一起?”

    那沒皮的怪物指了指周雅。

    他,似乎還認識周雅?

    我更加的好奇了起來。

    我看向了周雅,我發現周雅此時已經有些緊張了起來。

    “雅姐……”

    我緊張的再次問了一句。

    “你叫她雅姐!”那沒皮的怪物突然就笑了起來,“這個世界,還真是可笑啊……哈哈……”

    他肆無忌憚的笑著,笑著,突然,整個人猛地停住了笑聲,他再次死死的盯著我,在這種詭異的氣氛里,加上他那沒皮的腦袋,我整個人忍不住又是一陣哆嗦。

    他緩緩出聲了,“你,不會將以前的事情,忘記了吧?”

    那沒皮的怪物,似乎也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

    我咬咬牙,“你想說什麼?”

    “不對勁,很不對勁!”那怪物搖搖頭,“你,真的是林敢?”

    我沒有回應,不是我故意想讓這個怪物摸不清頭緒,而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該怎樣回答。

    “你到底是誰?”

    他陰冷的厲聲一句,然後又指著周雅,“你知道,她是誰嗎?”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我發現周雅渾身一顫,她立馬看著我,“林敢,穩住心神,他要對我們動手了。”

    我愣愣的看著周雅,我感覺周雅剛才的這番話,是故意的轉移那個沒皮怪物口中的話題。

    對于周雅,我一直都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我有時候感覺她在真心幫我,可有時候,又感覺她隱瞞了我很多的事情。

    我本來已經相信她了,可現在,我感覺又開始在心中懷疑了起來。

    我的腦袋很亂,從小到大,我一輩子思考過的問題都沒有最近這段時間來的多,我不知道該相信我,可是,我能確定一點,我,肯定能相信我自己。

    一想到這一點,我突然就豁出去了,娘的,眼前的這個沒皮的怪物,我肯定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既然如此,老子死,也要做一個明白鬼。

    我沒有理會周雅,而是盯著那沒皮的怪物,問道︰“她是誰?”

    我指著周雅。

    “林敢……”

    周雅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似乎比見到那個沒皮怪物突然殺出來的時候還要緊張。

    她,似乎很怕我知道她的身份。

    我心中的狐疑越來越嚴重了起來。

    那個肯定的答案似乎又回到了我的心里,周雅,她有問題!

    “你竟然不知道她是誰,看來,在你的身上,的確發生過一些事,或者說,你根本就不是林敢,好吧,反正今天老朋友見面,我心情也不錯,我就告訴你,她叫……”

    沒皮怪物剛剛要說出周雅身份的時候,周雅突然一聲大叫,“還等什麼,都出來!”

    隨著她的聲音,療養院旁邊的圍牆上,突然翻出了八個手持短刃的黑衣人,這幫黑衣人,一個個緊身蒙面,將自己全身上下掩蓋的嚴嚴實實,他們的手中都拽著一把短刃,說是短刃,那是因為這種武器,說刀吧,似乎短了一點,而如果叫匕首呢,又感覺長了一些。

    總之,特別的不倫不類。

    “這麼多年了,鬼刀流竟然還在,看來,你們的野心也不小啊!”

    沒皮的怪物陰冷的笑了起來,他慢慢的從寬大的黑袍子里面伸出雙手,我發現,他的手,竟然跟他的腦袋一樣,也好像被剝了皮一樣,能夠看見的,只有那些如大蚯蚓一般的青筋,還有發紫發黑的肌肉組織。

    我在想,他要是將身上的衣服脫光,會不會就跟生物實驗室里面的人體組織模型一樣?

    沒皮的怪物拍了拍手,大大咧咧的說了一句,“看來,今天是個好日子,各位老朋友,既然來了,就都獻身吧,反正,咱們所有的人的目的都一樣!”

    我有些摸不著東西南北,可是,就在他將這番話說完,我發現,從旁邊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了兩個人,這兩人,竟然是王大仙,還有那個會變成燃燒骷髏頭的燕雀。

    他們怎麼也來了?

    我感覺,事情已經越來越超出我的想象,這些人之間,一定存在著一個巨大的陰謀,而我,似乎還是這個陰謀的主角,只不過,可笑的是,我這個主角卻偏偏什麼都不知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