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十九章永生的秘密

第二十九章永生的秘密

    我這輩子,他娘的就從來沒吐的這樣‘爽’過。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賀奔,看著這個魔鬼一樣的怪物。

    虎哥的身子還死死的跪在他的面前,只不過,生命早就已經停止了運轉。

    瘦子整張臉全白了,面無人色,至于虎哥帶來的幾個馬仔,一開始還摩拳擦掌的,現在,幾乎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

    賀奔叫胖子從旁邊的架子上拿過來一塊抹布,擦干了嘴巴上的血跡,然後,很隨意的就蓋在虎哥的腦袋上。

    做完這一切,他繼續讓胖子拽著我,然後不慌不忙的走到瘦子的面前,“回去告訴你老板,我叫賀奔,以後,這里就是我的,當然,也包括你們,听明白了嗎?”

    那瘦子機械的就點著頭,渾身顫抖到了極點。

    賀奔又走到那幫馬仔的面前,一個接一個拍了幾下肩膀,然後,大踏步的就走出這家詭異的批發部。

    就在我們所有人走出這里的一瞬間,我听見里面傳來了好幾聲的‘哇’!

    看來,這幫家伙剛才不是不想吐,而是嚇的完全不敢吐出來。

    照這樣看,好像我他娘的還更勇敢一些,這都算什麼事。

    胖子重新開車,我跟賀奔坐在後排座,這一次,不用賀奔提醒,胖子直接開著車就往東門批發市場的外面走。

    出了東門批發市場,胖子又朝著市區的方向開了過去,我根本不知道他們下一站的目的地到底是在哪?

    我從剛剛的震驚,惡心,到現在,終于是慢慢的恢復了過來,雖然我很清楚我現在身邊坐著一個危險無比的人物,但是,我也是有腦子的,我知道,暫時,我還沒有性命之憂,確切的來說,賀奔,周雅一伙人,還有王大仙他們,都在我身上有所圖。

    我不知道我到底扮演著一個什麼樣的角色,更加不知道他們到底需要我做什麼?

    賀奔好像說過,我能幫他打開幽冥圖。

    可幽冥圖到底是什麼?我根本就不知道。

    至于周雅,賀奔說她是一個日本女人,而且她娘的今年還一百多歲了,她根本沒有反駁,看來,那也是真的。

    只是,我怎麼又他娘的跟日本人扯上關系了?

    最詭異的是,周雅一百多歲了,為什麼不會老?

    至于王大仙那群人,王大仙看著還挺正常,至于那個燕雀嘛,活生生也是一個怪物。

    這三幫人之間,我不知道到底存在著什麼關系。

    但是,他們好像都需要我的幫忙,或者說,有件事情,除了我,沒有人能夠做到,而這件事情,對他們又非常的重要。

    會不會,他們的目的跟賀奔一樣,也是幽冥圖呢?

    這幽冥圖,到底是什麼?

    我腦袋里面混亂到了極點。

    我現在甚至都不知道該去相信那個了。

    思索了好一會,我發現賀奔在看著我。

    這家伙,雖然已經變成了正常的人類,可那種直勾勾的眼神依舊嚇了我一跳,我條件反射的就往旁邊一躲。

    賀奔陰冷的笑了笑,“干嘛這麼怕我,我說過,我不會殺你的。”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假裝懵懵懂懂的問了一句,“為什麼?”

    “因為你還沒幫我打開幽冥圖呢!”賀奔一字一句。

    “幽冥圖,那是什麼東西?”

    娘的,既然到處都是危險,我現在干脆多問一點問題,最起碼,到時候被這幫混蛋玩死了,我起碼死的明明白白。

    賀奔一臉的狐疑,最後皺著眉頭,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看來,你的記憶好像真的缺失了一塊,你不記得我,不記得王海林他們?也不記得川口雅子?”

    我搖搖頭,“我應該記得你們嗎?”

    “當然,以前,咱們可都是老朋友!”賀奔死死的盯著我。

    “老朋友?”我嘀咕了一聲。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試探的問了一句,“我只記得林闖!”

    “林闖?”賀奔笑了笑,“看來,男人對于兩種人,是絕對不會忘記的,一種是情人,一種,是情敵!”

    “你說什麼?”

    我猛的一驚,情人,情敵?我太爺爺是個男的,自然不可能是我的情人,至于說情敵,難不成他是說我跟我太爺爺同時搶一個女人?

    臥槽,這他媽怎麼可能?

    我猛然又想起了王大仙那天問的我奇奇怪怪的問題,他得知我太爺爺跟太奶奶的名字之後,就一直在那里嘀咕,說我不可能是林敢。

    這其中,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

    我好像,好像跟這幫怪物一般的人真的在人生軌跡上出現過交集。

    可我發誓,我從小到大,讀幼兒園扯過小女孩的裙子,讀小學砸過茅坑,初中玩過電腦,高中泡過妞,所有我做的一切,都存在我的記憶里。

    這些,都不可能出錯。

    我不可能發生哪些詭異又違背常理的事情。

    笑話,我跟我太爺爺是情敵,尼瑪的,你干脆說我跟貂蟬有一腿算了。

    這怎麼可能嘛。

    見我不說話,賀奔又看著我,“怎麼?又不記得了?”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不知道該說是,還是該說不是。

    我最後,選擇了沉默。

    “其實,你記得不記得,我早就說過,那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幫我打開幽冥圖,林敢,我答應你,只要你打開幽冥圖,我就放了你,怎麼樣?”

    賀奔再次說道。

    “你肯放了我?”我試探的問了一句。

    “當然,我跟你之間,又沒什麼仇恨,我為什麼要騙你?”賀奔笑了起來。

    我的心砰砰亂跳,我咬了咬牙,“那你告訴你,幽冥圖到底是什麼,打開它之後,你又能得到什麼?”

    賀奔一愣,突然咬牙切齒了起來,他顯得非常的激動,最後,盯著我,有些癲狂的說道︰“我能得到什麼?古往今來,你知道這個世界,最讓人向往的東西是什麼嗎?”

    我被他這幅表情給弄的有些發虛,不過,我還是穩住心神,茫然的搖了搖頭。

    “我告訴你,不是錢,更不是權,而是千古帝王都想得到的一樣東西,這樣東西的名字,它叫著永生!”

    “永生!”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傻眼了。

    我感覺我已經無法用現有的思維來思考問題,光是看見眼前的這幫怪物,我已經接受不了,而現在,他更是扯出了一個更加荒誕的話題︰永生!

    我真他媽想給他的臉上來一耳光,秦始皇都沒辦法永生,你他媽的能?你比秦始皇還有能耐?

    說句不好听的話,裝逼,也得有個限度。

    不過,這個想法在我的腦海中只是一閃,我就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沒錯,周雅,她一百多歲了,她為什麼不會老?難道,她……

    還有,賀奔見到王大仙跟燕雀那幫人的時候,也說過同樣的話題,他說,老朋友,七十多年沒見面了。

    就算王大仙有七十多歲,可燕雀,根本不可能。

    難道,這幫人其實都已經超過了一百多歲,他們只不過是看上去不會老而已,他們的生命狀態已經凝固,能夠永生不死?

    一種無法言語的詭異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不知道這幫人說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如果是假的,那麼,他們必定在策劃一個讓我暈頭轉向的陰謀,而如果是真的呢?

    那又該如何解釋?

    突然,我又想到了王大仙給我看的那張卡片,那里面的白紙,已經發黃,霉變,可字體的軌跡,竟然跟我寫的一模一樣。

    如果說,那張紙,就是我寫給王大仙的。

    那豈不是現在的我也在七十多年前生活過?

    換句話說,我也一直保持著生命凝固的狀態,而從七十多年前,一直生活到現在?

    要不然,為什麼這些人都要跟我扯上關系?

    我什麼都不記得,會不會是因為我的腦海中確實被抽掉了一部分的記憶?

    我感覺腦袋很疼,我有一種要發瘋的感覺,我不知道接下來面對我的到底會是什麼,我甚至都開始懷疑,我,還是不是我,我,到底是不是叫林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