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三十二章甦傾城

第三十二章甦傾城

    一個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過去都絕對能夠稱得上大美女的女人,她一口一個我男人的叫你,換作是你,你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我感覺挺舒坦,挺陶醉,甚至他娘的都有些飄飄欲仙。

    不過,在這些感覺的同時,我還有一些忐忑,因為,我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誰?我更加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又為什麼會救我。

    我承認,我這段時間,的確有些思維跟不上節奏。

    卡宴在通往市區的路上飛速的行駛著,那大美女一上車就緊緊的靠著我,見我一臉的髒兮兮,又掏出濕紙巾給我擦著臉,一邊擦,還一邊問我有沒有事?

    說實話,要不是這段時間經歷了這麼多,我現在真懷疑我是不是走了桃花運。

    這女人,真的很漂亮,錯了,應該叫著美。

    這美跟漂亮,其實是兩碼事,漂亮是人的本身,而美,在漂亮的基礎上,又多了一份氣質的升華。

    我說沒事,然後還說了一聲謝謝。

    那女人顯得很意外,說了一句,“林敢,什麼時候對我這麼客氣了?”

    說完這一句,她猛的一愣,然後自言自語喃喃的說道︰“難道他們說的是真的,你真的失憶了?”

    我一驚,看來,這女人這一次果然是為我而來的。

    那女人見我不說話,立馬又湊了過來,指了指自己,“林敢,你看清楚點,我是傾城啊,你怎麼連我也忘記了?”

    我心想,我應該記得你嗎?

    我也希望我記得你,我甚至希望他娘的我就是你男人,白天跟你麼麼噠,晚上跟你啪啪啪,多痛快。

    可老天爺,有些事情,可不是你願意你希望就能行的,在我的記憶里,我真的不認識這個女人,甚至于在我這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我就沒和這樣漂亮的女人如此近距離的靠近過。

    要知道,這女人的身上,太香了,加上那性感的穿作,我整個人忍不住就開始有些心猿意馬。

    能夠跟這樣的女人拉上關系,我會傻到裝傻充愣說不認識?我又不是傻逼。

    我最終定了定心神,“小姐,我真不認識你!”

    “叫我傾城,我喜歡你這樣叫我!”

    她笑眯眯的說了一句,“沒關系,你就算失憶了,你還是我男人,一輩子都是!”

    說完,她整個人猛的撲了過來,在我的臉上狠狠的就吻了一下。

    臥槽,我這輩子從來沒被女人這樣強吻過,更不用說是這種超級大美女了。

    或許是親吻的聲音有些大,前面開車的兩個小丫頭頓時回過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大美女立馬就笑罵了一句,“笑什麼呢,兩個死丫頭,看清楚了,這就是你們的姑父!”

    “知道了,姑姑,哈哈……”

    兩人又是異口同聲,最後,又朝著我十分夸張的來了一句,“姑父好,姑父吉祥!”

    臥槽,我怎麼感覺我是活生生的在被她們調戲啊。

    或許見兩個小丫頭的舉動讓我有些尷尬,那大美女趕緊制止住了兩個丫頭,然後,又一本正經的看著我,“林敢,你告訴我,你還記得什麼?你記得元宵夜陪我看煙火嗎?你記得陪我一起吃餛飩嗎?你記得……”

    我搖搖頭,最後,咬了咬牙,“小姐,我能記得很多事情,從小到大,我都記得,但是,你說的這些,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大美女的臉上有些暗淡,她咬了咬嘴唇,顯得有些落寞。

    我趕緊說了一句,“或許,你認錯人了。”

    “你叫林敢,森林的林,勇敢的敢,對不對?”她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點點頭。

    “那就沒錯,一個人,長相一樣,名字一樣,還有這個!”

    說完,她拽起了我的手,從我的手上拿起了那塊古玉,認真的看著我,“這個世界上,能夠操控武侯兵符的,就只有一個人,他就是林敢!”

    “武侯兵符?”

    我愣愣的看著這塊古玉,我以前猜測賀奔說的就是它,這一次,這女人終于給了我肯定的答案。

    看來,她跟那些人之間,也有瓜葛。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屬于哪一方,而她現在說我是她的男人,會不會又是跟周雅一樣的用心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甚至感覺自己思考都思考不過來。

    我默不作聲,不是我不想說話,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那女人見我右手全是血,又從卡宴車里面拿出一些繃帶,給我包扎了起來,過了一會,又說道︰“林敢,我知道你現在心里有很多的疑問,你不記得自己以前的事情,但是,這些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甦傾城,是你的女人,而是,是我的男人,那就足夠了。”

    “你叫甦傾城?”

    我喃喃的說道。

    “你記得我了?”

    她有些驚喜的跳了起來,又準備摟著我的脖子親我。

    我趕緊一躲,搖搖頭,“不記得!”

    她撅起了嘴巴,“好了好了,不記得就不要想了,慢慢來,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一定會記得我的。”

    說完,她緊緊的拽著我的手,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突然有一種錯覺,我,會不會以前真的是個很牛逼的人,然後,失憶了,忘記了一些事?

    雖然這劇情有些狗血,有些俗,但是如果是真的,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美女,豪車,臥槽,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啊。

    不過,我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這不可能,對于小時候的一些事情,還有我這麼多年的成長經歷,我完全就清清楚楚的記得,這不可能是虛構的。

    也就是說,我的人生二十多年,我幾乎能夠記得這麼多年每年之間發生的事,所以,不存在有一些記憶片段被切割的可能。

    那麼,除了這個,會不會有另外一種可能,比如,別人抽取我的記憶,然後,又給我填充新的記憶,換句話說,我腦海中記得的一切,其實根本就不是我的經歷,而這幾天那些人說的莫名其妙的事情,才是我真正缺失的?

    有這個可能嗎?

    我搖搖頭,以前,我或許會說這是扯淡,但是現在,我真的知道真正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想著想著,我感覺有些累,折騰了一個晚上,加上剛才的死里逃生,我疲倦極了,迷迷糊糊的,我就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靠在甦傾城的香肩上。

    這女人倒是絲毫不介意,還用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

    我當即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坐直了身子,我感覺自己的臉,燒的發燙。

    甦傾城靠了過來,笑眯眯的看著我,見我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林敢,這麼多年,你還是沒變,一見到我就害羞,不過,我就喜歡你這個樣,不像別的臭男人,哦,對了,你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什麼地方嗎?”

    我有些好奇,不由的問了一句,“什麼地方?”

    甦傾城這一次竟然害羞了起來,然後湊到我耳邊,“死鬼,別裝了。”

    我心想,我裝什麼了?

    甦傾城說完,這才自顧自的說道︰“哦,對了,我忘記你失憶了,我告訴你吧!”

    說完,她輕聲的在我耳邊說了起來。

    听完之後,我整個人就嚇了一跳,娘的,她剛才說我跟她第一次見面是在她的閨房里面,而且,她那個時候剛好在洗澡,我當時猛的就從窗子里面跳進來,然後將她看了個精光。

    臥槽,我他娘的竟然是個偷看女人洗澡的淫賊?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我感覺我這人吧,有色心,但絕對沒那個色膽,這怎麼可能。

    這女人,說的話,似乎有些不符合邏輯。

    我正這樣想著,不由的就看了看窗外,這個時候,我發現兩邊的景物有些熟悉。

    我趕緊放下車窗,探出頭,往外面一看,我不由的嚇了一跳。

    卡宴,它娘的怎麼開到宜城古鎮的龍門街來了?

    這女人,跟王大仙是一伙的?說實話,我現在對誰都沒好感,鬼知道是不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在想要不要想個辦法趕緊跑,可是,再一看,完全就來不及了,距離我們十米開外的地方,有一家店鋪,上書‘玄門正宗’四個大字。

    娘的,不是王大仙那破店,還有誰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