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三十八章最詭異的可能

第三十八章最詭異的可能

    我顫抖著拽著那張信紙,感覺事情越來越往我難以想象的方向發展了。

    我來老家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證明自己的身份,證明自己是林敢,是我老爸的兒子,而絕對不可能是王大仙他們故事里面那個出現在七十七年前的人。

    可現在看來,事情好像完全出乎了我的預料。

    我太奶奶臨終前跟我老爸說的那些詭異的話,還有她為什麼知道我會帶一些古怪的人回來?

    再加上她對我名字的敏感,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表明,這件事情不尋常到了極點。

    當然,最古怪的還是她交代我老爸給我的這封信,好像她知道我太爺爺一定活著,而且,還絕對會跟我見面,要不然,我根本沒辦法將信轉給一個死人不是?

    難道說,我太爺爺真的還活著?那他會不會真的困在王大仙說的那個幽冥圖里面?

    如果一切假設都成立,豈不是王大仙說的故事,也都是真的?

    他說的是真的,那我又是誰?是那個七十七年前的林敢?

    冷汗,順著我的脊背拼命的往下涌。

    可隨即,我就猛然否定了自己的這種想法,我是誰,我老爸還能不知道?他剛剛可是完全確定了這一點的啊。

    我胡思亂想著。

    “小敢,小敢!”

    見我拽著那張信紙,渾身發顫,我老爸趕緊問了我一句。

    我慌慌張張的將信紙給收了起來,說沒事,娘的,這事情太詭異,太驚悚,我還是不要讓我老爸知道的好。

    要是讓他知道失蹤了多年的爺爺有可能還活著,這怎麼接受的了?

    再說了,他這一知道,勢必會問王大仙等人的底細,要是又讓他知道王大仙等人是不死人,我的乖乖,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老爸明顯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湊到我身邊,“小敢,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趕緊說道︰“爸,有些事情,你就暫時不要問了,我答應你,等事情水落石出,我一定全部都告訴你。”

    “跟你太奶奶有關?”

    我爸反問了一句。

    我只能是點點頭。

    “到底什麼事啊?古古怪怪的。”

    我爸擔心了起來。

    我知道如果不給他一個強有力的理由,他是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想到這,我咬咬牙,壓低了聲音說道︰“爸,這件事情說來話長,越少人知道越好,當然,也包括你跟我媽,要不然,恐怕還會危及到我。”

    “啊……”

    我老爸嚇了一跳。

    我感覺自己挺不孝的,不過,眼前這種情況,我已經顧不了那麼許多了。

    “小敢,那你會不會有事啊?”

    我老爸又問了一句。

    我搖搖頭,“放心吧,爸,這件事情,太奶奶都安排好了,樓下我的那些朋友,其實,也是太奶奶的朋友,所以,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小敢,你不管不行嗎?”

    我老爸哭喪著臉,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我一字一句,“當然不行,這是太奶奶安排好的,而且,太奶奶也是為我好!爸,我能說的,就只有這麼多了,你就不要再問了。”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小敢,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點點頭,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好在我太奶奶臨終前神神叨叨的來了這麼一茬,要不然,這事情還真不好解釋。

    我又勸慰了我老爸一會,這才跟他一起下了樓,我叮囑我老爸,這件事情也別讓我老爸知道,他答應了。

    下了樓,他去了廚房,我回到了堂屋,甦傾城一把就跑過來拉著我,問我去了這麼久去做什麼了?

    我說我去問我老爸我是不是他兒子?

    甦傾城笑了笑,“咱爸怎麼說的?”

    “什麼?”我嚇了一跳。

    “你爸爸,不就是我爸爸嗎?”甦傾城媚笑著說道。

    我趕緊打住,讓她別開玩笑,還假裝扯了一句,說我爸有心髒病,經不起折騰,甦傾城這才是安靜了下來。

    我告訴她,我說我確定就是我老爸的兒子,而絕對不可能是你們認識的那個林敢。

    甦傾城倒是無所謂,摟著我的手臂,看著外面的夜空,說我管你是那個,反正啊,這輩子就纏著我了。

    我實在拿這個女人沒辦法。

    又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我老爸老媽總算是將飯菜給做好了。

    農村的飯菜,沒有太多的花樣,太多數都是魚和肉雞蛋什麼的,也是王大仙這幫家伙的運氣好,昨天我老爸在山上下了個夾子,逮了只大野兔,現在,也一並做了吃了。

    飯桌上,我老爸倒是表現的很不錯,似乎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不過我老媽就不行了,整個就心事重重。

    飯吃到一半,王大仙問了一些關于我身世的事情,看的出來,這個老東西也挺關心的,大概也是想弄明白我到底是誰吧?

    由于我老爸確定這幫人跟我是一伙的,加上我太奶奶臨終前也交代過他,這幫人是好人,所以,我老爸並沒有隱瞞,將我什麼時候出生的,在那里出生的,都統統的說了一遍。

    我老媽卻听的提心吊膽,總感覺有什麼事情發生。

    好在王大仙也機靈,來了一句,說他是什麼什麼山的道士,打听我的生辰八字,是將來為我找老婆用的。

    我老媽一听,頓時就興奮了起來,連忙問長問短,王大仙這個老東西,肚子里還是有些墨水的,什麼金木水火土的一通瞎扯,又天南地北的侃一圈,整個就將我老媽給搞懵了。

    好不容易將這頓飯吃完,我整個人也是提心吊膽了好一會,等到我爸媽收拾好了碗筷,王大仙問我有什麼想法?

    按照以前,我現在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反駁王大仙的那個故事,但是,有了我太奶奶那些詭異的事情之後,我自己竟然也開始有些動搖了。

    我說我也不知道。

    王大仙點點頭,說道︰“父母,肯定是不會認錯自己的孩子,更沒有必要撒謊,但是,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

    “什麼可能?”我問了一句。

    “就是你父母的孩子在醫院出生的時候,跟你調了包?而你,其實跟藍朵一樣,從幽冥圖里面出來之後就變小了?”王大仙陰嗖嗖的來了這麼幾句。

    我猛的一愣,我明白他的意思,王大仙是說我根本就是跟他們一樣從幽冥圖里面出來的,所以,我出來的時候也產生了副作用,不但變成了一個嬰兒,而且,還失去了記憶,然後又在醫院里面跟我現在的父母所生的孩子調了包,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是一切就都解釋的通了。

    只不過,這種詭異的可能,它真的存在嗎?

    “如果是這樣,你父母當然認為你還是他們所生的孩子,我說的對吧?”王大仙盯著我。

    我整個人都混亂了,想了一會,我立馬反駁道︰“這不可能,我如果是嬰兒,怎麼可能自己去調包?我他媽又不是超人!”

    “如果是有人幫忙呢?比如,你太奶奶!要不然,她怎麼會將武侯兵符交給你?”

    王大仙依舊那種陰嗖嗖的語氣。

    我頓時一愣,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古玉,是啊,我太奶奶生前就古古怪怪的,臨終還說了那麼多神神叨叨的話,這很不對勁啊。

    只不過,這真的可能嗎?

    我太奶奶沒事找事去調包自己的曾孫子干嘛?她吃飽了撐的的?

    想到此,我不免自我安慰的笑了笑,“那都是你的猜測,你要是結了婚生了孩子,你舍得將你的骨肉後代調了包去嗎?”

    王大仙似乎被我問住了。

    不過,只是瞬間,他就古怪的朝著我笑了起來,“那也說不定哦,如果你太奶奶是為了救你太爺爺呢?你說,有沒有這個可能啊?”

    我渾身一顫,不由的再次想起了那封信。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