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三十九章失蹤的嬰兒

第三十九章失蹤的嬰兒

    王大仙說的對,我太奶奶一系列的行徑,簡直太詭異太不正常了。

    她似乎早就預料到了現在的事情,尤其是她听到我老爸給我取名叫林敢的時候,她為什麼還能激動的昏過去?

    而且,一晚上又哭又笑的?

    我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王大仙古怪的盯著我,“怎麼樣?我的這個解釋,還算合理吧?”

    “合理個屁!”

    我憋屈的反駁了一句,雖然很強硬,但其實我很清楚,我心里已經隱隱的開始有些懷疑自己的身世了。

    看來,我有必要去鎮上的衛生院走一趟了,當初,我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如果搞不清楚我自己的身世,我感覺我真的要發瘋。

    王大仙這個老東西,似乎一下子就洞察到了我的心思,笑了笑,“你也開始懷疑了,對不對?”

    我沒說話,過了一會,才很不甘心的來了一句,“是又怎麼樣?”

    說完,我就回屋去了。

    眾人在我家坐了一會,由于人數眾多,我家的房間根本不夠,所以,最後決定,大伙還是去鎮上住,反正鎮上離的也不算太遠,開車,一個小時左右,足夠了。

    我爸還客氣的挽留了一下,不過,我實在不想跟我爸添麻煩。

    眾人客氣的跟我老爸道別,說明天再過來玩,即將出門的時候,我猛的想起了什麼,快速的跑到樓上,將我以前戴的一個棒球帽塞到了燕雀的手里。

    燕雀一愣,頓時反應了過來。

    娘的,今天晚上,外面可是有月亮的啊,萬一一出門,月光照到這個家伙的身上,我估計我老爸老媽能當場昏死過去。

    我將帽子給燕雀的時候,不動聲色,所以,他們並沒有注意。

    我們一伙人出了門,待到眾人上了車,我老爸又走了過來,示意我過去,我走到他身邊。

    我老爸一臉的擔心,“小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我想想還是不對勁,你能不能告訴我?”

    我咬了咬牙,“爸,別說了別問了,我答應你,以後肯定告訴你,不過現在,我真的不能講,要不然……”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

    我老爸看了一眼屋內的老媽,趕緊讓我上車。

    我點點頭,“爸,那我走了,我們明天早上再過來,你放心吧,我沒事的。”

    “小心一點!”

    “知道了!”

    我刻意擠出一絲笑容沖著我老爸笑了笑,現在,我老爸也幫不上我什麼忙了,唯一的線索,或許就在鎮上的衛生院。

    眾人上了車,依舊是燕雀開車,將車開出我家的小村莊之後,我打開車窗,我發現我老爸還站在門口,遠遠的看著我們。

    我有些不忍,可最終還是瞥回了頭,甦傾城坐在我旁邊,笑著問我,咱爸是不是懷疑什麼了?

    我說沒有,就是有些好奇我為什麼帶你們回家。

    說完這一句,我才反應過來,這女人,又開始叫咱爸了

    真拿她沒辦法。

    車,沿著山間的水泥馬路一路開了出去,快出村口的時候,王大仙突然叫了一聲停車。

    我們幾個人都嚇了一跳,問他怎麼了?

    王大仙緊皺著眉頭,打開車窗,將頭伸出窗外,就跟一條狗一樣的咻咻的聞了幾下,然後喃喃的說道︰“不對勁啊。”

    我趕緊問道︰“大仙,怎麼不對勁了?”

    “這里,有尸氣!”

    “尸氣?”

    我嚇了一跳。

    娘的,當初我就是因為身上有尸體才會掉頭發的,我想,那也是火葬場的陰謀所在,可現在,這里怎麼會有尸氣?難道說,是我身上的尸氣還沒有祛除?

    我問王大仙,是不是我身上的問題?

    王大仙搖搖頭,“你身上那點尸氣,其實不算什麼,根本不可能這樣濃!”

    說完,他又聞了好幾下,最後,指著我們村北面的方向,說了一句,“哪里是什麼地方?”

    我頓時反應過來,那是我們村里的祖墳山。

    難道王大仙還能聞到棺材板里面尸體的味道?

    我將祖墳上的事情一說,王大仙有些疑惑的將腦袋探了回來,“但願是我多想了!”

    說完,讓燕雀繼續開車。

    我最惡心老家伙這一點,說話神神叨叨的,還總喜歡他娘的說一半。

    不過,看見他剛才那種哮天犬的造型,我忍不住就問了一句,我說大仙,其他人從幽冥圖里面出來,都有副作用,你的副作用是什麼?

    王大仙坐在副駕駛位,轉過頭看著我,“臭小子,你不是不相信幽冥圖嗎?那你問我干嘛?”

    我撇撇嘴,“不說就算了。”

    不過,看剛才王大仙的那種造型,他的副作用不會是有狗身上的某些功能吧?死老狗!

    晚上,公路上車輛很少,燕雀開車的技術也很不錯,大概花了四十多分鐘,我們到達了懷古鎮。

    我初中的時候,就是在鎮上讀的,所以,對這里還是比較熟,懷古鎮沒有什麼太好的賓館跟酒店,找了一會,我們終于是找到了一家還不錯的,主要是衛生環境不錯。

    將車開到門口之後,我竟然發現,懷古鎮的中心衛生院就在它的對面,原來,衛生院搬了新的院址,看上去,可比以前要好得多。

    眾人進了賓館,開好了房,一共開了三間,開房的時候,甦傾城還偷偷的將我拉到一旁,問我要不要跟她住一間?

    我毫不猶豫就拒絕了。

    不過,一拒絕我就後悔了,我發誓,如果甦傾城再堅持一會的話,搞不好我真會答應。

    最後,我自己一間房,王大仙跟燕雀一間,甦傾城跟藍朵一間。

    看著時間還不算太晚,眾人將東西放好之後,就出了賓館,王大仙看著對面的衛生院,問我是不是就在那里出生的?

    我說是,不過,以前的院址不在這里。

    王大仙哦了一聲,說既然來了,要不就去問問你當年出生的情況。

    我說當年的婦產科大夫還不知道在不在這邊上班呢,再說了,大晚上的過去,能找到人嗎?

    王大仙笑了笑,“晚上才好呢,你想啊,咱們這是去調查你當初是不是被調了包,大白天的,人家醫院會承認嗎?這種事情,最好就是晚上,偷偷的去查一下,給當初那個替你老媽接生的大夫一些錢,搞不好事情就成了。”

    我一听有理,的確,這種事情,大白天的去,即便我當年真被調包,醫院跟醫生,也是不會承認的,這有關于人家醫院的形象問題。

    只不過,我沒錢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的問王大仙有沒有錢。

    王大仙一听,頓時就笑了起來,“我一個窮老道,能有什麼錢,不過你放心,咱們身邊不是有個富婆嗎?”

    說完,他指了指甦傾城。

    甦傾城不爽的撇撇嘴,“老不死的,別打我錢的主意。”

    “大妹子,你搞清楚了,這一次,是為了你男人!”說完,他指了指我。

    還真別說,王大仙你男人三個字一說出口,甦傾城立馬就爽快了起來,“算你會說話,走吧!”

    我們幾個往中心衛生院走,此時,已經晚上的十點多鐘了,我真懷疑里面還有沒有人,到了門口,守門的老大爺問我們是干嘛的,我們說,探望孕婦,馬上就要生了。

    老大爺沒有懷疑,將我們放了進去。

    我們很快就到了衛生院前面的大堂,那里,掛著所有衛生院工作人員的照片,還真別說,一看之下,我就發現,當年給我媽接生的那個醫生竟然真的還在,不過,當初她只是一個小醫生,而現在,已經是婦產科的主任了,叫鄭蘭英。

    在她照片的下面,有一個電話號碼。

    我試著撥了一下,沒想到一下子就通了,不過,接電話的並不是鄭醫生,而是一個小護士,她說鄭醫生今天值班,在幫人接生,馬上就好了,問我們什麼事,我們說有點事找鄭醫生,小護士就說了一下她辦公室的方位。

    我們一路到了三樓,三樓,是婦產科,小鎮的衛生院沒有大醫院那樣的繁瑣,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們到了門口,剛剛那個接電話的小護士也在,見我們來了,就讓我們在辦公室里面等,然後,她又忙去了。

    在辦公室大概等了半個多小時,我們才看見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醫生走了進來,女醫生長的挺和善的,還沒來得及摘下口罩跟手套,就問我們有什麼事?

    我當即走上前,將自己的來意說了一遍,當然,我並沒有問我是不是被調包了,而是問她二十年前的一些小孩出生的記錄,還能不能查到?

    鄭醫生說肯定能啊,不過,以前沒有電腦,是紙質文件,都在文件庫,比較難找。

    我說能不能讓她幫幫忙,說有急事。

    鄭醫生看著我,說讓我明天再來,今天大晚上的,文件庫也沒人上班啊?

    我一听,也是沒轍了,忍不住就試探的問了一句,“鄭醫生,問你個問題啊?二十年前,你接生的時候,有沒有踫到一些比較奇怪的事情,比如,剛出生的嬰兒被人拿錯了之類的事情?”

    我盡量的詮釋著調包的含義。

    可鄭醫生立馬就警覺了起來,盯著我,“你什麼意思?”

    我趕緊說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想……”

    我話還沒說完,辦公室的門,突然一把就被推開了,剛才跟我們見過一面的小護士驚魂未定的跑了進來。

    “出什麼事了,小周?”鄭醫生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那個叫著小周的護士上氣不接下氣,半天,憋出了一句話,“不……不好了,鄭主任,剛剛出生的那個孩子,不見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