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四十一章血月

第四十一章血月

    漢蘭達在山間的水泥路上飛速的行駛著,來這里的時候,我還覺得燕雀開的快,而現在,我巴不得立馬就飛到我爸媽的身邊去。

    不管我的身世如何,不管我是不是真的存在調包的問題,在我的心中,我爸我媽,永遠都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最愛的人。

    漢蘭達快到村口的時候,王大仙再次打開了車窗,他探出頭,又聞了聞。

    我緊張了起來,我問王大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王大仙沒說話,只是跟燕雀說了一句,快點開!

    我預感出了事,我緊張的全身都是汗,我咬著牙,五分鐘之後,漢蘭達在我家的小樓前停了下來,還沒停穩,我就趕緊從上面跑了下來,我快速的沖了過去。

    我發現,我家的大門竟然沒有關,只不過,里面烏漆墨黑的,我趕緊按亮了牆上的電燈。

    堂屋里面頓時明亮了起來。

    我掃視了一眼,發現我媽躺在堂屋的地上,緊閉著雙眼。

    我渾身一顫,大喊了一句,飛快的就跑了過去。

    我扶起我媽,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個時候,王大仙走了過來,探了探我媽的鼻息,然後如釋重負的說道︰“放心吧,只是昏過去了,大妹子,趕緊去廚房找碗水!”

    甦傾城趕緊跑去了廚房,過了一會,端來了一碗水。

    王大仙用手指輕輕的放在水碗里,用五指沾上水,然後,輕輕的張開,彈在我媽的臉上,五六次之後,我媽終于是幽幽的睜開了眼楮。

    “媽……”

    她一看見我,就激動了起來,哭腔著說道︰“小敢,你爸……你爸被人抓走了!”

    我心中一怔,“誰,是誰?”

    “賀奔!”

    我媽沒說話,王大仙卻是冷冷的說了一句,然後盯著我媽,“抓大兄弟的,應該是個胖子,對不對?”

    我媽拼命的點頭。

    胖子?

    媽的,難道會是火葬場的那個胖子?賀奔的手下?難道他還沒死?

    我記得上次甦傾城救我的時候,是直接射穿了油箱導致汽車爆炸的,難道,那胖子還沒死?

    我猛然想起了衛生院的嬰兒,娘的,搞不好,就是那胖子偷的,他不是一直都是賀奔的運糧官嗎?

    我將我媽扶在椅子上,然後咬了咬牙,我看著王大仙,王大仙盯著我,“沒的選擇了,賀奔抓了你爸,看來,咱們死活都要去一趟了!”

    “他現在在哪?”

    我問了一句。

    王大仙皺著眉頭,“他有備而來,自然會在他最有利的地方。”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在祖墳山?”

    王大仙點點頭。

    我已經沒心思再去管什麼活尸死尸的了,娘的,誰抓我老爸,老子就跟誰玩命,賀奔,賀奔又怎樣。

    這個時候,我所有的恐懼都被憤怒給沖散的一干二淨。

    既然已經決定了,當下便不再耽擱,王大仙讓甦傾城留下來照顧我媽,甦傾城有些不願意,不過,考慮到我媽現在身子弱,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出門的時候,她一臉的不舍,叮囑了我不下三次的小心。

    我們幾個出了門,剛一出去,我就感覺不對勁,我發現燕雀一下子就變成了骷髏頭,不過,這一次他的頭上不是燃燒著藍色火焰,而是紅色的。

    王大仙也發現了燕雀的不對勁,猛然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喃喃出聲,“今晚,竟然會是血月,出師不利啊。”

    我也抬起頭,我發現,月亮今天真的變成了紅色的,就跟涂滿了鮮血一樣,這種詭異的情景,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

    難道說燕雀骷髏頭的火焰變成紅色,也是因為這血月的緣故。

    我隱隱的感覺到不安。

    上了車之後,燕雀立馬發動,我們四個人直接朝著祖墳山的方向而去。

    路上,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我說大仙,血月,是個怎樣的情況?

    王大仙此時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回過頭,盯著我,“血月,是一種自然現象,一般情況下,幾乎都不會出現,在血月出現的時間里,,陰氣會成倍的加重,所以,對于操控尸體的賀奔來說,他的實力有可能超長發揮。”

    說完這些,王大仙又盯著我旁邊的小藍朵,交代了一句,“藍朵,現在賀奔估計還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今天晚上,你是一招王牌棋,到時候,你伺機而動,一開始的時候,最好讓別人都以為你只是一個小女孩。”

    藍朵點點頭,“放心吧,王大哥!”

    王大仙不再說話。

    我們四個人,燕雀的實力我是知道的,剛剛听王大仙這樣說藍朵,這小丫頭估計也有我意想不到的實力。

    我跟王大仙嘛,那就不好說了。

    王大仙這個老道士,我感覺最厲害的就是從褲襠里面掏法寶,只不過,現在對付的可是尸王賀奔啊。

    至于我嘛,我倒是能夠仗著自己身上的那塊古玉,只不過,到底能發揮多少的威力,我真的不知道。

    我一路忐忑著,祖墳山距離我們村並不是太遠,出了村口之後,後面的路就沒法開車了。

    燕雀停下了車,我們幾個人快速的下了車。

    剛準備往祖墳山的方向走,王大仙突然將我們喊住。

    我們停了下來,盯著祖墳山的方向,那里,是我們村幾百年以來土葬死人的地方,遠遠的望過去,陰氣森森的。

    我不知道王大仙讓我們停下來做什麼。

    過了一會,我才發現,祖墳山的方向竟然飄蕩著不少的‘鬼火’,更加詭異的是,一般的鬼火,都是淡藍色的火焰,隨風飄蕩,而現在,卻也跟燕雀的骷髏頭一樣,成了血紅色的,在祖墳上的墳堆旁邊,輕輕的擺動著……

    我倒吸一口涼氣。

    世人都說,事出無常必有妖,鬼火已經夠人的了,而現在,竟然還是血紅色的鬼火。

    王大仙回過頭,看了我們一眼,“看來,賀奔已經借助了血月的陰氣,大家千萬要小心。”

    我們都點點頭。

    王大仙打頭,我們幾個跟在他的後面,一步步的沿著山間的小路往祖墳山的方向趕,說是小路,其實也不算太小,畢竟死人出殯的時候,要八仙抬棺的,所以,還是比較的寬敞。

    距離祖墳山越近,那些鬼火就越發的顯眼,一團一團的飄忽在空中,似乎就跟一個個的鬼魂一樣。

    王大仙的腳步慢了下來,到達祖墳山的跟前,他掃視了一眼,最後,氣定神閑的來了一句,“我們來了,就別裝神弄鬼了!”

    他的話音剛落,我看見那些漂浮著的鬼火竟然同一時間快速的匯聚到了一起,變成了一團巨大的鬼火。

    過了一會,鬼火的旁邊走出了一個人,借著耳光,我一眼就發現,他就是賀奔,此時的賀奔估計又吃過小孩,或者吸食過人血,因為,他已經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只不過話說回來,現在即便他身上一塊皮都沒有,老子也不怕。

    我早說過,恐懼,我現在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師兄,虧你一天到晚說自己是玄門正宗,難道,你就沒算出來今天是血月之夜?”

    賀奔盯著王大仙,一字一句的得意說道。

    師兄?王大仙竟然是他的師兄。

    這一點,我倒是有些意外。

    “老了,算不出來了。”

    王大仙不痛不癢的回了一句,然後說道︰“在我的記憶里,我的好師弟做事情,可從來都是光明正大,怎麼?什麼時候學會玩偷雞摸狗綁架人的這種下三濫手段了?”

    “今非昔比,人,要學會進步,我說的沒錯吧,師兄!”

    賀奔依舊笑了笑,然後手一揮,我看見胖子從他的身後走了出來,那胖子果然沒死,只不過,他的臉已經跟以前大不一樣了,現在的那張臉,皮肉外翻,膿血蔓延。

    而在他的懷中,竟然還抱著一個嬰兒……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