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四十四章天敵秘術

第四十四章天敵秘術

    賀奔這個王八蛋,不會是想將棺材里面的尸體都弄出來吧?

    如果是那樣,娘的,這祖墳山少說也有幾百個墳包,要是里面的那些老仙人都出來了,我們再厲害,估計也不可能是對手吧?

    我剛這樣想著,其他的墳包也開始劇烈的抖動,土塊,齊刷刷的往下掉。

    一個個墳包在我們的面前,被下面的東西給撐開,里面的尸體,撕開棺材板,從里面慢慢的爬了出來。

    眼前的場景,絕對能夠震懾的你瞠目結舌。

    那些從墳包里面爬出來的尸體,一個個的身上都掛滿了腐肉,甚至有一些剛剛入土為安的,身上還爬滿了蛆蟲,它們都是一具具沒有靈魂的尸體,不過,在那團鬼火的引召之下,竟然一個個朝著賀奔的方向走了過來。

    看上去,就跟賀奔集結了一支來之地獄的軍隊。

    我不由自主的就往後面退了退,待我慢慢的平靜了一些之後,我才打量起了眼前的景象。

    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從墳堆里面拉出來的尸體,大概在二十具左右,一個個都是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可是,他們偏偏就這樣直挺挺的站在你面前。

    “海根!”

    我听見我爸在旁邊叫了一句。

    我定眼一瞧,可不是,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具身材高大穿著黑色壽衣的腐尸,雖然面目已經腐爛,可依稀還是能夠辨別的出來,這具尸體,就是我們家旁邊的海根叔,他,死了還沒多久。

    我記得海根叔小時候還挺喜歡我的,沒事總給我糖吃,可現在,他竟然以這樣一幅姿態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實在有些無法接受。

    “王海林,我早就說過,血月之夜,我說了算!”

    賀奔咬牙切齒,由于沒有皮膚的包裹,他的這種表情顯得分外的猙獰,尤其是嘴唇外翻之後露出來的那些牙齒,一顆顆陰森森的,讓人不寒而栗。

    “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讓你們跪著求我,求我讓林敢打開幽冥圖,哈哈……”

    賀奔狂妄的大笑,他的眼楮突然變的綠幽幽的一片,就跟有兩團鬼火在他的眼球中燃燒一樣,他慢慢的抬起了右手,隨著他的指示,那幫從墳包里面爬出來的腐尸緩緩的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林敢,快用武侯兵符!”

    王大仙大吼了一句。

    我整個人就傻了,娘的,我怎麼用啊?

    王大仙有些恨鐵不成鋼,將那個孩子往我老爸的懷里一放,然後走到我身邊,也不知道這個老東西從那里拿出了一柄匕首,扯開我的右手手掌,狠狠的就劃開了一道口子。

    “快!”

    王大仙焦急到了極點。

    我不敢耽擱,從口袋里面掏出那塊古玉,那古玉一沾上我的鮮血,立馬變的血紅一片。

    王大仙揚起我的手,我緊緊的拽著那塊古玉,我感覺我的鮮血在慢慢的跟古玉融合,隨著古玉的顏色越變越深,那些本來還一直朝著我們這邊沖鋒的腐尸,竟然一具具的停了下來。

    “賀奔,武侯兵符,上,能治三軍,下,能管陰兵,你連這個都不懂?”

    王大仙得意了起來。

    “是嗎?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覺醒多少武侯兵符的實力!”

    賀奔咬牙切齒,我發現,他雙眼當中的那兩團鬼火開始慢慢的在變化著,從一開始的綠幽幽,慢慢的,又開始變的血紅一片。

    就好像他在不斷吸食天空那血月的力量。

    隨著他雙眼當中鬼火的變化,那二十多具腐尸又開始慢慢的前進,最後,竟然速度越來越快,朝著我們這邊就撲了過來。

    “燕雀,取它們首級!”

    王大仙大吼了一聲。

    話音剛落,他身旁的燕雀已經跟離弦的箭一樣彈射而出,這小子,頂著一個燃燒的骷髏頭,就跟一個宰殺幽靈的死神一樣,快速的穿行在那些腐尸的中間,不一會兒,就用手中的匕首摘下了好幾個腐尸的腦袋。

    那些腐尸,只要腦袋一摘除,立馬就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

    賀奔明顯看出了事情的不對勁,他的眼楮一瞥,看向了胖子,“肥尸,給我宰了王海林!”

    那胖子點點頭,快步的就沖了過來,或許是因為鬼火的原因,這一次,那胖子走過來的時候,身邊的那些鼠群竟然乖乖的就讓出了一條路。

    胖子陰冷的笑著,我一陣罵娘,現在,燕雀要對付那些腐尸,而我跟王大仙,肯定對付不了胖子,這一下,對方完全佔據了主動。

    我心中焦急到了極點。

    我看著王大仙,喊了一聲,“大仙,你快想想辦法啊?”

    王大仙也是心急如焚,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就在這個時候,我身旁的藍朵突然從口袋里拿出了香煙大小翠綠色的哨子。

    她放在嘴邊,輕輕的吹了起來。

    我看的好奇到了極點,可是,她吹了半天,我卻什麼聲音都沒有听見,我一下子又緊張了起來,藍朵剛才肯定又是在用哨子召喚什麼東西,不過,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那哨子,不會是壞了吧?

    那胖子離我們越來越近,燕雀也看見我們的處境,剛想跑過來幫忙,賀奔右手再次一揮,他咬著牙,陰冷的笑著,“燕雀,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強!”

    對著他右手的揮出,那幫腐尸突然變的強悍了起來,一下子就將燕雀圍在了中間,燕雀險象環生,別說分身出來救我們,就是他自己,都要分外的小心了。

    我的心飛速的狂跳,我死死的盯著那胖子,我看見他一步步的朝著我們靠近,這家伙,現在絕對吃了我的心都有。

    我一步步的後退,王大仙也是緊張的滿頭是汗,嘴巴里面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幾乎都有些絕望了。

    可是,就在胖子距離我們只有一米開外的時候,他身旁一直跟隨的那些鼠群突然又一下子像發了瘋一樣,朝著胖子的身上凶狠的就撲了過去。

    我看的出來,這一次,它們的攻擊似乎比剛才還要猛烈。

    就跟,就跟藍朵再次的給它們下達了進攻的號令一樣。

    可是,剛才藍朵明明什麼都沒做,她嘴巴里的那個哨子,我也根本沒听到一絲一毫的聲音。

    我正想著,王大仙突然哈哈大笑,“好一個苗疆藍家傳人,竟然懂得利用天敵秘術!”

    天敵秘術?

    我不知道王大仙在說些什麼。

    不過,我的耳邊,突然又響起了一些聲音,那些聲音,非常的輕,但是,卻由遠而近快速的傳來。

    “  !”

    “  ……”

    伴隨著雜草瞬間的分開,那聲音,好像是蛇!

    我猛的一驚,我抬起頭往墳堆的旁邊一看,這一看不要緊,簡直將我的尿都差點嚇了出來,墳堆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一條條五彩斑斕的毒蛇。

    這些蛇,並沒有攻擊胖子等人,而是一條條的盤踞在墳堆的上面,高昂著頭,就那樣看著。

    而旁邊的那些鼠群,見到這群蛇之後,頓時就跟玩了命一樣,瘋狂的朝著胖子還有其他人展開了攻擊。

    我一下子就懵了。

    王大仙剛剛說什麼天敵秘術,難道說剛剛藍朵用哨子,是將蛇召喚過來?然後利用蛇對鼠群的威懾力,逼迫它們不斷的對胖子展開攻擊?

    天敵,蛇,自然是老鼠的天敵。

    在天敵的面前,你要麼死,你要麼,就勇往直前。

    我似乎明白王大仙這句話的意思了。

    藍朵,依舊含著那個哨子,輕輕的吹動著,我依然什麼聲音都沒有听到,但是,隨著墳堆上面的蛇越來越多,那幫鼠群不但開始攻擊胖子,最後,竟然還一只只慢慢的向賀奔靠近。

    在死亡的面前,沒有東西不會膽怯,人如此,動物,亦是如此!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