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四十五章狼狽為奸

第四十五章狼狽為奸

    形勢,一瞬間又完全倒向了我們。

    胖子跟其他人被那些鼠群完全纏的脫不開身,那些山間的野鼠本來就比平常的大,現在,就跟發了瘋一樣,雖然不能立馬將胖子等人撕成碎片,但是,螞蟻都能慢慢啃食掉大象,在這群老鼠的攻擊面前,胖子等人‘香消玉殞’也絕對是早晚的事情。

    而隨著另外一批老鼠慢慢的往賀奔的身邊靠近,賀奔整個人也開始緊張了起來,他一緊張,那些纏著燕雀的腐尸似乎失去了一些操控的動力,動作開始變的慢了下來,而它們,只要露出一絲的破綻,燕雀就能立馬閃身而過,瞬間摘掉它們的腦袋。

    我越看越興奮,按照這種趨勢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跪著的,估計應該就是賀奔了。

    賀奔不是傻子,他一下子就看出了事情的不對勁,他眼中的那團鬼火慢慢的顏色開始變淡,他咬了咬牙,最後,身子都開始踉蹌了起來。

    王大仙嘿嘿一笑,看著我,“哼,幸好咱們將這個小孩給搶來了,要不然,讓他補充到體力,估計咱們還是沒辦法贏他!”

    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我爸懷中抱著的小孩,此時此刻,我爸完全就跟一個木頭人一樣,我想,他一輩子別說見,就是想,都不可能想象到如此的一個畫面。

    說實話,要不是我見識過火葬場的事情,還有賀奔吃小孩等等情形的話,現在的我,估計肯定也會跟他一樣。

    我手中的古玉依舊透著那種血紅色的光芒,我一開始還感覺到很吃力,現在,竟然慢慢的變的輕松了起來。

    賀奔越來越吃不消了,他開始慢慢的後退,而那些鼠群,隨著他的後退,竟然一步步的再次靠近。

    娘的,我看的都有些驚呆了,這就好像兵法說的一樣,氣勢強,你就強,你還能步步逼近。

    藍朵也絲毫沒有放松戒備,她依舊吹著口中的那個翠綠色的哨子,只不過我還是有些奇怪,為什麼我就听不見它的一絲響聲呢?

    難道說,這種聲音,就只有蛇,能夠听見?

    我正胡思亂想著,突然,我看見墳堆那邊閃過來好幾個黑影,那些黑影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在墳堆之間彈跳而來,他們跑動的步伐也非常的奇怪,前傾著身子,踏著小碎步,雖然看上去一下只能邁出那麼一點點,但是,卻真的是快的驚人。

    他們,幾乎在眨眼之間就到了墳堆的中間。

    離的近了,我看的更加的清楚,那是一幫身穿夜行衣的黑衣人,數量,大概在七八個左右。

    我頓時一驚,娘的,不會是賀奔還留有一手吧?

    剛這樣想,就看見那幫黑衣人一個個閃到了墳堆的上面,然後,他們拔出一柄怪異到了極點的短刃,朝著墳堆上的毒蛇就揮砍了過去。

    墳堆上的毒蛇沒有絲毫的防備,或者說,那幫黑衣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只是瞬間,好幾個墳堆上的毒蛇都被攔腰斬斷。

    賀奔一下子就輕松了起來,而同時,那幫腐尸的速度,又瞬間的加快。

    我隱隱的感覺不妙。

    那幫黑衣人,我似乎在那里見過?

    突然,我腦海中一閃,娘的,這幫黑衣人,不就是在沙湖公園老年療養院見過的那幫人嗎?

    當時,周雅一叫,這幫黑衣人就全部出現了。

    難道,周雅也來了?

    我心中一驚,往前面一看,果然,墳堆的遠處又走來了一個人影,看的出來,那是一個女人,她同樣身穿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不過,比那幫黑衣人的還要緊身,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凸顯了出來。

    那女人,慢慢的走近,等到我終于看清楚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女人,竟然真的就是周雅。

    周雅微笑的看著我,然後很輕松的站在一個墳堆上,“各位,有這樣的好戲,不叫上我,是不是太不夠朋友了?”

    賀奔猛然看向了周雅,他的眼神也十分的震驚。

    我想,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周雅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這個女人,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周雅說完這句話,又看著我,“好弟弟,想姐姐了嗎?”

    我一句話都沒說,自從我知道周雅是日本人這個身份之後,我就明白,她一直在利用我,她千方百計的帶我去找賀奔,應該就是為了幽冥圖而來。

    而我,正是開啟幽冥圖的鑰匙。

    我開始相信王大仙的話,但是,對于幽冥圖里面的那些神神秘秘的事件,我還是不太敢相信。

    “怎麼了,弟弟,幾天沒見,都不跟姐姐說話了?”

    周雅輕松的笑了笑,然後,她再次看了看賀奔,“尸王賀奔,的確手段非凡,只不過,現在好像有些扛不住了,看來,還是我的好弟弟略勝一籌啊!”

    “川口雅子,沒想到,你也來了!”

    賀奔冷冷的說道。

    “當然,這樣的好戲,我不看看,那人生,就太沒趣了,你說呢,賀宗主?”

    周雅依舊不痛不癢的說道。

    賀奔沒說話。

    周雅緩了緩,再次出聲,“好弟弟,現在呢,只要姐姐我一聲令下,這些墳堆上的毒蛇,就全部會死去,到時候,估計贏的,就是賀宗主,但是話說回來,如果我就這樣看著,賀宗主,你覺得,你還能贏嗎?”

    我心里一驚,這女人,他娘的果然厲害,她估計早就到了,只不過,現在才出手而已。

    縱觀全局,現在,佔據主動權的人,不是我們,也不是賀奔,而是她。

    她說的沒錯,她殺了那些蛇,賀奔絕對就能贏過我們,而如果她讓那些毒蛇繼續威懾著鼠群,那麼,賀奔,最後絕對會被我們擊敗。

    我說剛才的那幫黑衣人為什麼只斬斷幾個墳堆上的毒蛇,原來,她是想告訴我們,現在,誰是這場游戲的操控者。

    周雅的話一說完,賀奔的驚恐比我還要更甚,他死死的盯著周雅,咬了咬牙,“川口雅子,我要是死了,這個世界,就沒人能夠找到幽冥圖。”

    “賀宗主,說的真不錯,不過,我要是袖手旁邊,你留著幽冥圖,又有什麼用呢?你覺得,你今天還能走的出這里嗎?”

    周雅風輕雲淡的說道。

    “你……”

    賀奔無言以對。

    “賀宗主,咱們不妨做個交易,現在的情況,你也看見了,咱們任何一方,估計都沒辦法如常所願,不過我們聯手的話,你覺得……”

    說完,周雅又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賀奔沒有說話,只是在玩命的硬扛著。

    周雅也不急,她就像真的在看一場好戲一樣,半蹲著身子,雙手托腮,一會看看我,一會,又看看賀奔。

    我相信,此時此刻,我們跟賀奔,都沒什麼心思,畢竟,這是一場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游戲,而我們,恰恰是那傻逼的鷸和蚌。

    “你現在,看清這女人的嘴臉了吧?”

    王大仙看著我,狠狠的罵了一句。

    我心想,都什麼時候了,還來教訓我,我他娘的只是一介潘堪。 筆庇齙僥侵智榭觶 也幌嘈胖苧牛 一瓜嘈潘 。br />
    “賀宗主,時間不多了!”

    周雅再次笑了笑,我看見燕雀至少已經砍掉了十多具腐尸的腦袋,也就是說,再僵持下去,即便周雅幫忙,也不一定能夠勝過我們,燕雀,可是一個很難纏的人。

    賀奔咬牙切齒,已經憋屈到了極點。

    最後,他終于是看向了周雅,然後,一字一句,“好,我答應你,不過,幽冥圖,我們要一起打開,到時候,咱們各取所需。”

    周雅微笑的點了點頭,從墳堆上站了起來,沒有看著賀奔,反而是看著我,然後,輕松的說了兩個字,“成交!”

    話音剛落,那幫黑衣人再次彈射而出,目標,另外幾個墳堆的毒蛇。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