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四十八章周雅的副作用

第四十八章周雅的副作用

    現在,藍朵也受了傷,根本不可能再做出什麼襲擊周雅的行為。

    而甦傾城的槍里已經沒有了子彈,我不知道她身上是不是還帶著,只不過,即便帶著,有子彈換夾的時間,憑著周雅的實力,估計人早已經就到了跟前。

    再給她一次機會,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甦傾城的。

    “大仙,現在怎麼辦啊?”

    我緊張的問了一句王大仙。

    王大仙皺著眉頭,搖搖頭,“要是能再拖一點點時間就好了。”

    說完,他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的血月。

    我不知道王大仙到底是什麼意思。

    拖時間,難道拖時間我們就能贏?

    周雅絲毫沒有停止自己的腳步,不過,她並沒有急著上來,而是緩緩的往前走,的確,當一個獵人百分百的能夠搞定自己的獵物時,她肯定不會表現的驚慌跟焦急,而是喜歡慢慢的看著獵物垂死掙扎的樣子。

    我們,現在就是周雅的獵物。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又看了一眼依舊在纏斗的燕雀,一對四,燕雀並沒有絲毫的落敗,只不過,想瞬間擊敗那四個黑衣人,也是不可能在短時間之內完成的事情。

    至于那些毒蛇跟鼠群,由于沒有了藍朵的操控,現在,雖然還沒有離開墳堆,不過,都開始表現的有些畏懼,不會再輕而易舉的攻擊賀奔等人了。

    形勢,再次倒向了周雅的一邊。

    我無法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周雅肯定不會殺,畢竟,我對他們還有用,但是,她一定會殺了甦傾城,殺了藍朵,然後再殺了王大仙,最後,或許就輪到我老爸了。

    一想到我老爸,我整個人就激動了起來。

    這件事情,本來跟他老人家無關的,可現在,他卻活生生的被牽扯了進來。

    或許我的身世還存在一些謎團,或許我的記憶真的存在過問題,但是,他養育了我二十年,這一點,是絕對存在的事實。

    讓一個養育了你二十年的人為你受苦受累,甚至,還有可能因為你而死。

    我不知道別人怎樣想,至少,我做不到。

    我越想越激動,整個人甚至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我死死的拽著拳頭,盯著周雅,我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再次沸騰了起來。

    周雅的耐心似乎已經慢慢的消耗光了。

    獵物就在眼前,很想慢慢的欣賞,但是,最關鍵的,還是要將獵物牢牢的控制在手心。

    所以,她等不及了,她突然一拽筷子刀,身子猛的上前。

    幾乎在同一時刻,甦傾城也瞬間摸向了自己的口袋。

    這一刻,我全身的神經線緊繃到了極點。

    突然,一陣古怪的聲音傳了過來,本來還猛然上前的周雅頓時停住了腳步,而只是這片刻的耽擱,甦傾城已經換好了彈夾,揚起手槍,扣動了扳機。

    周雅身子一閃,往旁邊的墳堆急速的閃去。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接下來的一幕,讓我整個人都驚呆了起來。

    我看見剛剛那些被燕雀摘掉了腦袋的腐尸,竟然一具具的站了起來,它們,沒有頭,卻齊刷刷的邁動步伐,朝著周雅的方向飛快的沖了過去。

    它們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只是瞬間就將周雅團團給包圍了起來。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過,看目前的情況,好像……好像這幫腐尸現在變成了我們這一方的。

    “陰兵,陰兵!”

    王大仙突然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他抓著我的右手,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的右手拳頭,竟然變成了血紅一片,不過,那些不是血,卻好像是我手掌心的那塊古玉發出的劇烈光芒。

    那些腐尸,比剛才的速度還要快,片刻,周雅便被纏在了里面。

    我听見周雅一聲大喊,也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那些本來守護在賀奔身邊的黑衣人,瞬間一個個沖了過去,幫著周雅。

    所有人都驚呆了。

    甦傾城竟然都忘記了再次開槍。

    事情的突然轉變,完全的讓人措手不及。

    大概持續了十多秒,王大仙才突然一聲大喊,“傾城大妹子,快!”

    說完,他猛的一指燕雀那邊。

    的確,周雅那邊已經亂成了一團,開槍完全不好操作,現在最關鍵的,就是盡快將燕雀從困境中拉出來。

    甦傾城一下子就明白了,抬起手,朝著燕雀那邊的黑衣人就扣動了扳機。

    那些黑衣人的實力雖然不及燕雀,可也是靈敏到了極點,一見情況不變,早就充滿了警惕,甦傾城打了兩槍,都全部被他們躲閃了過去。

    只不過,有了外界因素的影響,他們四個人的圍攻頓時就形同虛設,燕雀的實力一下子就發揮了出來,只是幾秒鐘的功夫,就立馬殺出了他們的重圍。

    那幫黑衣人節節敗退,最後,干脆丟下燕雀,直接朝著被腐尸圍攻的周雅等人而去。

    燕雀飛快的跑到我們身邊,問我們有沒有事?

    王大仙一陣冷笑,“有事?現在有事的應該是他們!”

    說完,他又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的血月,咬著牙,沖著還在發愣的賀奔,大吼了一聲,“賀奔,你算準了今天晚上有血月,那你知道不知道,血月之夜,黎明將近啊?”

    “你說什麼?”

    賀奔的聲音一顫,雖然無法看出他的表情,但是,听的出來,他很害怕。

    我趕緊問王大仙是怎麼回事?

    王大仙一字一句,“有血月的晚上,黎明時分都會來的特別早,我估摸不錯的話,最多還有十分鐘,天,就要亮了!”

    “什麼?”

    我不由的一陣震驚,現在,估計是凌晨的三點多鐘,雖然現在是夏天,山里面也天亮的早,但是,沒到四點半左右,也絕對不會天亮的。

    賀奔,似乎很懼怕白天,當初在馬路上甦傾城救我的時候,一听天亮,他也立馬就跑的無影無蹤,現在,天如果要亮了,豈不是他就會不戰而退?

    只不過,賀奔現在也沒有太大的戰斗力,對我們構不成威脅,最讓人頭疼的,反而是周雅。

    那些腐尸雖然圍攻著周雅,只不過,對方加上周雅,也有九個人,而且,這九個人的實力都不俗,只是一會,那些腐尸就有些扛不住了。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

    我問王大仙現在又怎麼辦?

    王大仙剛才一直沉浸在賀奔要走人的喜悅中,此時,見那些腐尸有些扛不住了,又再次皺緊了眉頭。

    燕雀緊了緊手中的匕首,嚴陣以待。

    甦傾城也再次換好了彈夾,如果接下來周雅等人搞定了腐尸,那麼,我們估計又只能跟周雅玩命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的血月突然慢慢的消退,從一開始的血紅逐漸的變得正常,然後,還以一種詭異無比的速度鑽進了雲層。

    在短短的幾十秒,整個天空都陷入了一片黑暗,只不過,只是過了一會,天空又再次的重新放亮,只不過,這一次不是血月,而是從東方的雲層中慢慢的透射出一絲光芒。

    天,真的要亮了。

    我整個人都驚呆了,我死死的盯著周雅那群人,我發現,周雅變的特別的急躁,動手發力都要比剛才狠了許多。

    難道,這女人是想快點干掉腐尸,然後再來對付我們?

    我剛這樣想,突然就感覺不對勁。

    我發現周雅的頭發,竟然在開始慢慢的變化,從滿頭的如墨秀發,漸漸的開始往白色轉變。

    我震驚的目瞪口呆。

    過了一會,周雅突然一陣劇烈的慘叫,她拼命的捂著臉,待到她再次放開手,我看見她臉上的皮膚開始一寸寸的開裂,整張臉,就跟布滿了血絲一樣,縱橫密布。

    難道,周雅也怕光?

    這是她永生的副作用?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