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四十九章詭異的太奶奶

第四十九章詭異的太奶奶

    我猛的一愣,我突然想起來了,周雅以前跟我在一起,每次都在晚上,有時候我白天給她打電話,她也總說不方便。

    還有,她受傷的時候,房間里面,也總是拉著窗簾,終日不見陽光。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

    周雅顯得十分的痛苦,那幫黑衣人全部都圍了上來,護著她,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說實話,其實我心里不是那麼痛恨周雅的,雖然她真正的目的是利用我,但是,總的來說,她還是幫過我,現在看到她這樣,我心里也不知道是種怎樣的感覺?

    隨著藍朵操控的能力越來越弱,那些墳堆中間的鼠群終于抵抗不了面對恐懼逃跑的天性,在那些毒蛇一條條的退回去之後,鼠群,也是瞬間的一哄而散。

    一直被鼠群困擾的肥尸等人終于是松了一口氣,他們滿身是傷跌跌撞撞的來到了賀奔的身邊,賀奔咬牙切齒,將身上黑色外套的帽子嚴嚴實實的蓋在自己的頭上,然後快速的就往墳堆的另外一邊撤。

    燕雀問王大仙要不要追?

    王大仙搖了搖頭,很裝逼的來了一句,“窮寇莫追!”

    我心想,還窮寇呢,是怕賀奔狗急跳牆吧?,現在,我們好不容易穩定了勝算的局面,可千萬不能再掉鏈子了。

    見到賀奔已經撤退,加上周雅又變成現在這個鬼樣子,那幫黑衣人也無心戀戰,他們一邊護著周雅,一邊慢慢的往墳堆的另外一邊逃。

    我們幾個都沒有動,事實上,現在的狀況才是對我們最好的,沒錯,對方是有人受傷,但是,我們這邊呢?估計現在能打的,就只有燕雀了,一旦我們追過去,萬一對方真的狗急跳牆,那該怎麼辦?

    所以,現在最正確的態度,就是看著他們快速的離開。

    賀奔一下子就走的沒影了,至于周雅等人,在逃出墳堆之後,也是瞬間就隱入了旁邊的小路,那些腐尸一路跟隨,直到出了墳堆的範圍之外,才一個個又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我發現,我手上的古玉,也恢復了正常。

    所有人都暗暗心驚,剛才所發生的一切,簡直就跟做了一場夢一樣,尤其是我老爸,現在還抱著那個小孩呢。

    過了一會,那小孩呱呱的大哭了幾句,我老爸這才反應過來。

    整個墳堆,一片狼藉,那些腐尸的頭就在我們的不遠處,看著那一個個翻開的墳堆,我問王大仙現在怎麼辦?

    王大仙總算是有時間抽一口煙了,這老家伙狠狠的抽了一口,最後,說了一個字,“撤!”

    媽的,說了等于沒說。

    我當然知道撤,只不過,這里的爛攤子,該怎麼收拾?

    我看著王大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大仙說先撤了再說,總不能咱們幾個將那些尸體搬進墳堆吧?

    我一想也是,那些腐尸,想想就嚇人,加上數量可有二十多具呢,我們手上又沒有工具,這怎麼搬?

    我們一行人快速的往山下趕,下了山之後,直接開著漢蘭達到了我家門口。

    路上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我媽,我問甦傾城怎麼來這里了?那我媽呢?

    甦傾城笑了笑,說咱媽沒事,放心吧。

    我一听她說咱爸咱媽什麼的,心里就有些怪怪的,不過也是,這一次要不是甦傾城及時趕到,估計,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的結局了。

    我看了看甦傾城,她脖子上的傷口還在,不過,傷的很淺,幾乎就是在皮膚的表層劃了一下。

    見我看著她,甦傾城一下子就不正經了起來,問我是不是心疼她了?還問我剛才為什麼那樣奮不顧身的救她?

    我有些哭笑不得,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個,我當時救她,完全是出于一種本能的反應,另外,心疼她什麼的,我當時的確沒有想。

    到了我家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昨天晚上甦傾城照顧我媽的時候,隔壁幾個大嬸听著我家有動靜,也出來了,甦傾城見有人照顧我媽,就趕緊跑過來幫忙。

    見到我爸安然無恙,我媽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我家里圍滿了人。

    隔壁幾個大叔大嬸趕緊問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正不知道如何解釋呢,這個時候,王大仙卻是義正言辭的站了出來,說昨天晚上村里來了一幫子盜墓賊,到村口的時候,剛好被我爸大晚上出去上廁所給發現了,這樣一來,就剛好綁架了我爸,然後將我爸抓到了祖墳山,還將祖墳山老先人們的尸體都挖出來了呢?

    那幫大叔大嬸一听,頓時義憤填膺,然後吆喝著要去祖墳山看看。

    王大仙趕緊將那幫人拉住,然後說道︰“鄉親們,這墳啊,已經是挖了,先人們的尸體也已經動了,我覺得吧,現在咱們最關鍵的,就是報警。”

    大叔大嬸們一听,都覺得王大仙說的有理。

    王大仙又叫我爸拿來了幾張紙,然後他快速的在紙上畫了起來,不一會兒,竟然畫出了三個人。

    第一個,是賀奔,第二個,是肥尸,第三個,是周雅。

    臥槽,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老小子,他娘的畫的還真像。

    老家伙將三幅畫像交到其中一個大叔的手里,說就是這三個人帶頭的,讓鄉親們報警之後,等警察來了,趕緊交給警察叔叔,一定要將這幫盜墓賊嚴懲!

    那幫大叔大嬸立馬就行動去了。

    做完這一切,王大仙又催促著我們趕緊走。

    我頓時一愣,說我們要是走了,賀奔等人再來找我爸我媽怎麼辦?

    王大仙嘿嘿一笑,“咱們不是報警了嗎?賀奔跟周雅都是見不得人的,現在,借他們兩個膽子,他們都不敢來!”

    接著,又壓低了聲音,“林敢,你別忘記了,咱們手里還有一個孩子,得趕緊送過去,要不然,咱們也不得安寧!”

    我一想,也是,我們這些人都被當成了綁架孩子的嫌疑犯,現在,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洗脫自己的嫌疑,要不然,警察一直追查下去,即便我們沒什麼,可就王大仙等人不死的身份,要是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我趕緊跟我爸道別,說我們還有事,要先離開。

    我爸緊張到了極點,剛才在祖墳山發生的一切,他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見我牽扯到這種古怪又詭異的事情當中,他怎麼能放心?

    我趕緊安慰我老爸,讓我老爸千萬不要擔心,正因為事情嚴重,才必須去解決,另外,又交代他,肯定不能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媽,要不然,我媽非瘋了不可。

    我老爸一臉的擔心,可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王大仙又將我老爸拉到一旁,說待會警察來了,一定要將那幫人說成是盜墓賊,如果警察還問什麼,就說自己去了祖墳山之後就暈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我老爸趕緊點頭。

    我們不敢耽擱,快速的上了漢蘭達,出了村口出了環山的水泥路,剛進入懷古鎮,就看見兩輛警車呼嘯著往我老家的方向趕。

    看來,是去調查我們村所謂的‘盜墓’事件了。

    我們開著車,到了懷古鎮中心衛生院,我們沒有直接將車停在門口,而是開到了旁邊廢棄的糧站,到了那里之後,我給鄭蘭英醫生打了一個電話,接通電話之後,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說我就是晚上跟她打听消息的人,我說孩子不是我們偷的,而且,我們不但沒有偷,還將孩子給追回來了。

    鄭醫生一听,當即激動了起來,說是自己搞錯了,昨天晚上出事之後,立馬就調取了衛生院的監控,結果發現,偷孩子的,是一個胖子。

    我一听,頓時放心了下來,我問鄭醫生在哪?

    她說她剛從派出所出來,我說我把孩子交給她,待會還有點事情要她幫忙。

    鄭醫生一听,當即表示自己馬上就到衛生院。

    為了以防萬一,我跟王大仙躲在衛生院對面的一個小超市門口,直到看到鄭醫生一個人進了衛生院,我們才趕緊跟了進去,到了鄭醫生的辦公室,我們趕緊將孩子還給了她。

    鄭醫生激動到了極點,說我們幫了她的大忙,將孩子還給了那對父母之後,她再次帶著我們回到辦公室,問我們到底有什麼事情需要她幫忙。

    我將事情在腦海中整理了一遍,這才說道︰“鄭醫生,二十年前,我就是在衛生院出生的,當時接生的,是你,我就是想問問你,當初我出生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一些特別的事情?”

    然後,我將自己的名字,家庭住址,還有出生年月說了一遍。

    “二十年前……”

    鄭醫生呢喃了兩句,“蒙山村,二十年前,你叫林敢?”

    她看著我。

    我點點頭。

    她想了想,搖搖頭,“這事情,過去太久了,還真有些記不得。”

    我又提醒了一句,“鄭醫生,當時我出生的時候,我太奶奶也在衛生院,她當時好像還挺激動的,應該還鬧過什麼事情?”

    鄭醫生想了想,突然哦了一聲,“我好像有點印象了,二十年前,的確發生過一件事情,當時啊,有個孕婦生了個小孩,出生了之後,那孩子的父親挺高興的,然後取了一個名字,不過,那個一起跟來的老人一听到這個名字,當時就說不行,然後激動的還差點昏了過去,最後大晚上的在我們衛生院的病房,還哭又笑念念有詞的,當時,我還年輕,都嚇了好幾天呢,難道,她就是你太奶奶?”

    我頓時就是一愣,看來,我老爸沒有騙我,太奶奶當初一听到取我的名字叫林敢,整個人就變得不正常,然後大晚上又哭又笑......

    她當時為什麼會那麼激動?為什麼反應那樣激烈,難道說,就因為我爸給我取名叫林敢?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