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五十章最不可能的可能

第五十章最不可能的可能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衛生院出來的。

    在賓館里面拿了我們昨天晚上的行李之後,燕雀開著車直接往宜城趕。

    一路上,我老是在想那個問題,我太奶奶,當初為什麼會那樣的激動?

    如果說七十多年前,她就認識一個人叫林敢,在七十多年以後,看見我出生,竟然也取名叫林敢,按道理來說,在這種情況之下,小小的有些反應是正常的。

    打個比方,比如你以前有個初戀女友,叫某某某,後來因為某種原因你們沒在一起,等到你結婚了之後,你妻子為你生了一個女兒,你妻子為她取名也叫某某某,你心里肯定會咯 一下,但是,絕對不至于大半夜的跟瘋了一樣又哭又笑吧?

    可我太奶奶為什麼反應那樣的激烈?

    這是我想不通的問題。

    到了古鎮王大仙的那家玄門正宗的店鋪,將藍朵送去休息之後,甦傾城問我們打听的情況怎麼樣?

    王大仙將情況一說。

    我卻是搖搖頭,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王大仙坐在我對面,抽了一根煙,又喃喃的說道︰“看來,我們以前的假設不成立,如果說你太奶奶,也就是潘玉,一早就知道了你是林敢的話,她根本不可能表現的那樣激動,從這一點就說明,你的存在,是她無法預料的,也就是說,她根本不可能做出一些調包之類的事情。”

    “你們真的認為我就是你們認識的那個林敢?”

    我問了一句。

    王大仙點點頭,“這是當然,都這個時候了,我已經百分百確定這一點,你別忘記了,你在祖墳山的時候,就能夠力扛賀奔,而且,在最後的時刻,你竟然能夠覺醒武侯兵符的能力,召喚陰兵!”

    “陰兵?”

    我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嗯了一聲,“你不會就忘記了那些腐尸吧?它們後來會攻擊周雅等人,那都是因為受了你的操控。”

    “可我什麼都沒做啊?”

    我一臉的無辜。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徹底的掌控武侯兵符的能力,等到你真正的覺醒,到時候,別說一個賀奔,就是十個,估計也不是你的對手!”

    王大仙信心十足的說完,最後,又詭異的看著我,“只不過,你怎麼突然又變成現在的林敢,你的身上,我實在猜不透到底發生過什麼?”

    我茫然失措,是啊,時間跨度如此之大的兩個人,竟然有可能就是一個人,這一切,確實不知道如何解釋。

    如果單單是王大仙等人的話,我可能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不過,這一次回家之後,我太奶奶臨終時候留下那些詭異遺言,以及給我留下的那封信,都不得不讓我動搖。

    從種種的跡象看,我真的就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出現在七十多年前的人,只不過,從鄭醫生的話還有我老爸的話中,我也很確定,我的記憶沒有出現問題,我就是一個出生在二十年前的現代小青年。

    詭異,無法解釋,我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

    我本以為這一次回家能夠搞清楚一切,可沒想到,回來之後,不但沒有搞清楚,反而讓事情變的更加的復雜。

    我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我太奶奶給我的那封信,我遞給王大仙。

    王大仙問我是什麼。

    我說是我太奶奶交給我的,然後,還將我太奶奶臨終時候的話說了一遍。

    所有人的臉色都為之一變。

    王大仙匆匆的拆開那封信,當他看見上面詭異的留言時,整個人都傻眼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啊!”

    王大仙喃喃的說道︰“如果我們這些人從幽冥圖里面出來,或許還有可能帶著一些常人沒有的能力,可你太奶奶,她就是一個普通人啊,她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年我們還活著,怎麼可能知道我們會去你家,而且,從這封信的內容看,它根本就不是交給你的,而是讓你轉交給林闖的!”

    我點點頭,我也是這種想法。

    甦傾城趕緊一把搶過那封信,輕聲的念了起來︰林闖,這輩子我等不到你,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妻子!

    燕雀平時是不輕易發表意見的,此時,也是一臉緊張的湊了過來。

    看了那封信之後,整個人也茫然一片,緊張無比的說道︰“是啊,這怎麼可能呢,潘玉,她又不能未卜先知,可她為什麼能夠將所有的事情都事先預料到?而且,從這封信的內容看,她似乎知道,林敢,一定會找到林闖,要不然,是不可能將這封信轉交出去的。”

    我詭異,現在看來,我太奶奶,似乎比我更加的詭異。

    所有的一切,都迷霧重重,都是那樣的無法解釋。

    “等等!”

    王大仙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死死的盯著我,“林敢,你還沒出生的時候,你太奶奶,應該是正常的吧?”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老爸沒說過這方面的事情,應該是吧。”

    我感覺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在我們那種小山村,如果有什麼人有什麼不正常的話,肯定會傳出去,可在我的記憶里,我太奶奶似乎沒什麼這樣的外號跟流言。

    “既然正常,那所有的一切,就應該都是從你出生的那天開始!”王大仙皺著眉頭,“可那也不對勁啊,你出生,那是你的事,難不成你出生,還能讓你太奶奶變的未卜先知?這完全說不通嘛!”

    的確,這他娘的一點都說不通。

    可偏偏,那些詭異的事情,他娘的就發生了,我太奶奶知道我會帶人回家,也知道我一定會打听自己的身世,甚至還知道有人能夠永生不死。

    她,難道是女超人?

    在我看來,這估計是最荒誕也是最完美的解釋了。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呆呆的坐著,思索著。

    王大仙以前也認為自己的推斷百分百的正確,可現在看來,我的身世,有著太多的謎團需要去挖掘。

    我是誰?七十多年前的林敢又是誰?

    王大仙足足抽了一包煙,茶幾上的煙灰缸里面,都全部塞滿了。

    他拆開了新的一包,剛剛點燃了一根,突然一把掐滅,然後臉色慘白古怪無比的看著我,“我知道了,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們都被他嚇了一跳。

    “你知道什麼了?一驚一乍的!”

    甦傾城被驚的從椅子上跳起來,罵了一句。

    王大仙跟瘋了一樣,又在店鋪里面找了一圈,最後,他再次找到了那張詭異的卡片,就是寫著八十年後,龍門再聚,最後還有林敢兩個字落款的那一張。

    “這能說明什麼啊?”我們都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顯得特別的激動,“你們看,這張卡片,是林敢當初留給我的,也就是說,他知道七十多年後,我們會再聚,而且,是在這龍門街,對不對?”

    我們都輕輕的點了點頭。

    王大仙咽了一口唾沫,“假設,七十多年前,林敢也對潘玉做過同樣的事,他告訴潘玉,說自己幾十年後,會再次出現,而且,一定會帶著林闖帶著我們一起回來,那麼,當潘玉听到自己的孫子給他兒子取名叫林敢的時候,她會不會顯得特別的激動,特別的震驚?”

    我努力的保持自己心髒的狂跳,不由自主的再次點頭。

    王大仙繼續說道︰“而後,隨著林敢一天一天的長大,潘玉就會驚奇的發現,她的曾孫子林敢,竟然跟當初認識的林敢長的一模一樣,到了那個時候,她就不會懷疑林敢七十多年前講過的話,她確定自己的曾孫子就是當初的林敢,自己的丈夫林闖也一定還活著,而且,也一定會出現,但是,她等不了了,所以,才會留下那番遺言以及這封信,讓林敢,轉交給林闖!”

    王大仙揚了揚我太奶奶留給我的那封信。

    甦傾城听的目瞪口呆,我跟燕雀也直接听傻了。

    “我說,你,你到底想說什麼?”甦傾城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想說的是,我們一直以來,都認為林敢是從過去,來到現在!”王大仙一字一句,“那麼,有沒有另外一種可能,其實,真正的林敢,是從現在,回到過去,這樣一來,豈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說的通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