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五十二章魑魅魍魎

第五十二章魑魅魍魎

    當我心中確定了這個答案之後,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不過,所有的一切,都表明我跟七十七年前的一些事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雖然我很想辯駁,可事實卻容不得我不去相信。

    王大仙見我沒有否認,不由的有些激動了起來,“林敢,不會真的被我說中了吧?”

    我機械的點了點頭,“我的確挺喜歡這部電影。”

    王大仙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看來,真的是這樣,對,一定是這樣!你,就是七十七年前的林敢!”

    燕雀跟甦傾城都看著王大仙,也不知道是種什麼樣的表情。

    過了好一會,甦傾城才慢騰騰的調侃了一句,“老不死的,看起來,你推斷的還挺有道理。”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我王海林玄門正宗,我……”

    王大仙還想說什麼屁話,立馬被甦傾城給打斷了,“好了,好了,別貧了,如果林敢身上的謎團真是你說的那樣,那麼,現在可是有件當務之急的事情。”

    “什麼事情?”

    我跟王大仙同時的看著甦傾城。

    甦傾城一下子就嚴肅了起來,“自然是你推斷的事情,如果事情真的像你推斷的那樣發展,那麼,林敢距離回去七十七年前的日子,就不遠了,不是嗎?”

    我心里咯 一下,的確,如果一切跟王大仙推斷的一樣,那麼,在不久的日子,我可能真的會因為某種原因而回到七十七年前。

    王大仙臉色一變。

    “所以,你現在需要好好的再次推斷一下,林敢,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回去的?又是怎麼回去的?”

    甦傾城一字一句。

    王大仙沮喪著臉,“這我那知道啊。”

    “你不是玄門正宗嗎?怎麼現在推斷不出來了?”甦傾城針鋒相對。

    王大仙頓時就被噎的面紅耳赤。

    緩了好一會,老東西最終才憋屈的說道︰“林敢到底是怎麼回去的,又是因為什麼原因,我肯定不可能推斷出來,不過,如果事情真的如我想象的那樣發展,我們倒是可以采取一些措施。”

    “什麼措施?”

    甦傾城看著他。

    “比如,咱們可以告訴林敢關于七十七年前的事情,這樣一來,如果林敢真的回到了七十七年前,就可以擁有先機,或許,真的能夠救出林闖跟唐傲也說不定!”

    王大仙看了一眼我們,“你們說呢?”

    燕雀跟甦傾城頓時點了點頭。

    我一听,王大仙說的還真是挺有道理的,暫且不管這件事情到底會不會發生,我多知道一些七十七年前的事情,也絕對不是壞事。

    我剛這樣想,甦傾城立馬就來了一句,“先說那個賤人的!”

    “那個賤人?”

    王大仙問了一句。

    甦傾城一下子就火了,“當然是川口雅子那個賤人!”

    王大仙一下子就笑了,“女人啊,就是心眼小。”

    “我心眼小怎麼了?不告訴林敢關于她的事情,萬一林敢回去之後,被她勾引走了怎麼辦?”

    甦傾城說完,看著我,“林敢,你可要听好了,那賤人,就不是個好東西!”

    我實在有些無語,不過,對于周雅的事情,我還真是想了解一些。

    王大仙見我們都沒有意見,又點燃了一根煙,抽了一口,這才說道︰“周雅,原名叫著川口雅子,隸屬于日本的間諜世家,川口家族,在川口家族,男人,都是繁衍後代的機器,而女人,則是軍部首選的間諜後備力量,所以,川口家族的女人,從六歲開始,就會進行專門的挑選跟培訓,從言談舉止體能訓練再到各種刀槍武器的使用,一樣都不會落下,最後脫穎而出的,必定是既漂亮又聰明,而且實力超群,並且還絕對忠心耿耿的人。”

    “漂亮個屁!”

    甦傾城一听王大仙這樣說,頓時就不爽了。

    “你別打岔!”王大仙又抽了一口煙,“川口雅子沒你漂亮,你家林敢只愛你一個,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你繼續吧,老不死的。”

    甦傾城笑眯眯的說了一句。

    王大仙點點頭,“1938年的時候,宜城被日本人所攻陷,川口雅子就隨同當時的日軍大佐野田尚雄一起來到了這里,野田尚雄這個人,你們可能比較陌生,歷史書籍上也沒有太多的記載,但是,他的弟弟,可是赫赫有名。”

    “他弟弟誰啊?”

    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他弟弟叫著野田毅,當年nj大屠殺的時候,這個王八蛋,可是拿了殺人冠軍的。”王大仙咬著牙,一字一句。

    我忍不住就是一陣罵娘,我想,作為一個中國人,不罵一句,老子都對不起自己的國籍。

    王大仙繼續說道︰“野田尚雄表面上是日本軍派遣下來管理宜城的治安,可其實,他真正的目的是在民間搜刮我們中國的各種珍稀財寶跟文物,這個王八蛋不知道從那里得到了幽冥圖,就召集了宜城所有的玄門中人,放出話,有誰能夠破解幽冥圖里面的秘密,他大大的有賞,當時,我王海林在這龍門天橋也算是小有名氣,所以,自然也被他叫了去,到了那里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幽冥圖關乎著一個遠古寶盒的秘密。”

    “遠古寶盒?”

    我一下子就來了興趣,小時候的時候,我就特別的喜歡听村里的老人講故事。

    王大仙嗯了一聲,“這個寶盒,叫著‘魑魅魍魎’,相傳里面放著一面鏡子,這鏡子,能夠顛覆陰陽!”

    “顛覆陰陽?這什麼意思?”

    我再次問了一句。

    王大仙搖搖頭,“我也知道,事實上,這鏡子我也沒見過,也根本不知道有沒有,可野田尚雄說了,這盒子的秘密,就在幽冥圖上,讓我們這些人破解,只要找到了盒子,就絕對的重賞。”

    “後來呢?”

    我趕緊又問了一句,我的興趣已經完全的被勾起來了。

    “我們一行人在日軍司令部住了一個多月,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野田尚雄有些不爽了,想了想,這白吃白喝也不行啊,浪費糧食,就將我們放了回來,那知道三天之後,我又被野田尚雄叫了去,去了我才知道,娘的,也不知道是那個王八蛋,說老子是玄門第一正宗,要是我都不知道,那就沒人知道了。”

    王大仙說的有些委屈。

    我听都有些好笑,這叫什麼?這叫裝逼遭雷劈。

    “我被野田尚雄單獨的招待,我記得那天,川口雅子也在,當時我一看這娘們,嬌滴滴的,也就是個女人。”

    王大仙又抽了一口煙,“野田尚雄那天挺客氣,給我炒了好幾個菜,還給了我壺什麼日本的清酒,酒足飯飽之後,他再次拿出了幽冥圖,告訴我,讓我好好的研究,天亮之前,如果還給不了一個滿意的答案的話,對不起,他就要老子的命,老子當時就嚇傻了,不過,幸好我在出門之前,就交代了燕雀,我告訴這小子,如果我大半夜的還沒回來,讓他一定要去日軍司令部救我。”

    王大仙咬了咬牙,“就這樣,我一直拖到了半夜,野田尚雄也一直在旁邊看著我,大概是凌晨三點多的時候,我實在有些熬不住了,這個時候,我听見日軍司令部的瓦上傳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我當時一听,就認為是燕雀來救我了,那知道沒過一會,就听見上面轟隆一聲,你猜怎麼了?”

    王大仙一臉壞笑的看著我。

    我不由的一愣,“我,我怎麼會知道啊?”

    王大仙再次壞笑了起來,“隨著這轟隆一聲,有個人竟然從房頂上摔了下來。”

    “啊!”

    我驚呼一聲。

    “先別啊!”王大仙說著說著,都有些忍不住了,“你知道這個掉下來的人,是誰嗎?”

    “誰啊?”

    我幾乎是慣性使然的問了一句。

    “就是你!”王大仙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