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五十三章簫王林闖

第五十三章簫王林闖

    “我?”

    我徹底就傻眼了,我從日軍司令部的屋頂上掉下來?

    “就是你!”王大仙再次確定,“你掉下來之後,那野田尚雄也是吃了一驚,隨即一聲大喊,院子里面的日軍護衛隊立馬就朝著這邊沖了過來,我當時完全就懵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看見燕雀也從屋頂落下,這小子還真狠,一下來之後,就想來一招擒賊先擒王,直接奔著野田尚雄沖了過去,野田尚雄沒有防備,加上根本不是燕雀的對手,一下就被掀翻在地,可就在燕雀即將要拔出匕首挾持這個王八蛋的時候,你突然一聲大喊,叫了一聲小心,我就看見川口雅子那娘們閃電一般的沖向燕雀,這娘們,一甩頭發,將藏在里面的筷子刀拽在手上……”

    “林敢,當時虧你喊的及時,要不然,我就沒命了!”

    燕雀笑著看著我。

    我頓時一愣,我就這樣救了燕雀一命?

    “是啊,要不是你,燕雀當時肯定死在了川口雅子這娘們的手上,誰會想到那樣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能殺人啊?”

    王大仙自顧自的說道。

    “那是你們被那只狐狸精給迷住了,一群老色狼,小色狼!”甦傾城挖苦的盯著我們。

    我們都不敢反駁,過了一會,我才說道︰“後來呢?”

    我很想知道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後來?”王大仙緩了緩,又喝了一口茶,這才說道︰“後來還能怎樣?挾持不了野田尚雄,就只有跑了,你帶著我跟燕雀,從窗戶里面跳出去,那天,剛好還是新年,外面下著挺大的雪,我們翻出日軍司令部的圍牆,就一路往前跑,最後,藏在雪堆里,這才總算是逃過了一劫。”

    “我們躲在宜城,還沒到第二天,野田尚雄這個王八蛋就在全城貼上了告示,通緝我們三個人,說起來也倒霉,我們三個人的畫像,就他娘的我的畫的像,你們兩個的,畫的基本都不是你們!”

    說到這里的時候,王大仙又不爽的發了一頓牢騷。

    想想也是,這宜城這麼多看風水算命理的神棍,偏偏就抓了他王大仙,還讓他天亮之前必須破解出幽冥圖的秘密,最後,三個人被通緝,又只有他的畫像像的跟他本人一模一樣,這不叫倒霉叫什麼?

    王大仙看著我,“當時啊,我三天三夜都不敢出門,後來風聲小了一些,我這才松了一口氣,當時我問你們現在怎麼辦?沒想到你小子說,與其這樣被日本人壓著,還不如召集江湖道上的兄弟好好的干一場,我當時一听,心說,干就干,我王海林好歹也是一個中國人,身體里流著的,那也絕對是愛國之血,對不對?”

    “王大哥,得了吧!”燕雀當即就說了一句,“你當時還不是逼的沒辦法!”

    “去去去,你小子懂什麼?雖然我被日本人逼的夠嗆,可即便日本人不逼我,不通緝我,我也是絕對要要他們對著來的,我王海林,是一個中國人,林敢,你說,你信不信我?”王大仙死死的盯著我。

    這個時候,我當然要稍微的拍他一點馬屁,就點點頭。

    王大仙立馬就高興了起來,慷慨激昂的說道︰“就是,也不想想,這宜城的龍門天橋,以前咱們這些人在這里生活,那生活多愜意,江湖兒女,沒事喝個小酒,結拜個兄弟姐妹,自由自在,可這種生活,活生生的被他娘的日本人給打亂了,這幫王八蛋來到這里之後,吃飯不給錢,看戲還耍橫,江湖兒女再不行動起來,以後,咱們就只能在他們的褲襠底下過生活了。”

    王大仙揚了揚手,仿佛回到了以前的那段歲月,“林敢這一提議,我當即答應,沒過多久,憑著我王海林在江湖道上的名氣義氣還有號召力,好幾個手段非凡的兄弟,就加入了我們的戰隊。”

    燕雀在旁邊又想說什麼,不過,最後還是死死的給忍住了。

    我知道,王大仙又開始裝逼了。

    “召集好了這幫兄弟之後,我又開始提議,這怎麼著,也要先給日本人來個下馬威啊,對不對?”

    王大仙點燃了也不知道第幾根煙,靠在椅子上,還翹起了二郎腿。

    “所以,在我的精心策劃之下,我們有了第一個行動,說到這個行動,就不得不提一個人了,這個人,就是你太爺爺,林闖!”

    王大仙突然盯著我。

    “他?他怎麼了?”

    王大仙笑了笑,“林敢啊,你身為林家人,還不知道你林家有一獨門絕技吧?”

    獨門絕技?還林家?這老家伙,不會要說《闢邪劍譜》吧?

    我搖搖頭,“什麼獨門絕技啊?”

    王大仙晃了晃腦袋,最後,說出了兩個讓我幾乎要吐血的字,“吹簫!”

    甦傾城在旁邊听的哈哈大笑。

    我當即臉一紅,娘的,這到底是此簫還是彼簫啊?

    “別笑!”王大仙立馬叫住了甦傾城,“笑什麼呢,說正經點呢,林敢,我跟你說的吹簫,那是真正的簫,就放在嘴巴吹的那種。”

    我心說,那種簫不也是放在嘴邊吹的嗎?

    王大仙又開始精神抖擻了起來,“你太爺爺林闖吧,是一個喪樂手,就是哪戶人家有人掛了,他就帶著一幫哥們過去吹倆嗓子包吃包喝還能拿點錢的那種人,正因為這個職業,他起初的外號叫著‘林大喇叭’,但是,他真正的絕技其實卻是吹簫,听說當年憑著一嘴天籟之音的簫聲,直接就迷倒了萬千少女……”

    甦傾城又開始笑了起來。

    “我說你別笑行不行,當年你還不是天天讓林闖吹簫給你听,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王大仙不爽的說道。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甦傾城抿著嘴。

    “別打岔了啊!”王大仙一本正經了起來,“很多人知道你太爺爺會吹簫,可他們不知道,你太爺爺的簫,不但能迷倒萬千少女,更重要的,還能殺人!”

    我本來心里一直挺放松的,現在一听,又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

    王大仙又抽了一口煙,“正是因為我知道了這一點,我才策劃了那一次的行動,那天,日本人要來天橋戲班包場看戲,打听到了消息之後,我們立馬聯系上了當時的戲班趙班主,然後,又通知了鄔家寨的唐大當家,我們的計劃是,先殺大的,再殺小的,給這幫日本的龜孫子狠狠的來個下馬威!”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畢竟這件事,或許真的有可能在以後的過去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那天晚上是端午節,天氣很熱,那幫日本龜孫子一個個的到了露天的戲台,一起來的還有幾個小護衛隊,唯一讓我們有些遺憾的,就是野田尚雄這個王八蛋沒來!”王大仙興奮的回憶著︰“戲,開始上演,那幫龜孫子听的一個個搖頭擺尾的,一邊喝著酒,一邊欣賞,等到戲演到一半,那幫龜孫子也喝的有點高了的時候,我們的人,一個個喬裝成戲班的演員一一登場。”

    王大仙舔了舔嘴巴,“你太爺爺林闖,則充當戲班的樂器師傅,坐在戲台邊,見我暗號之下,率先動手,他事先在洞簫里面暗藏鋼釘,對準了戲台下面距離最近的日本高官就狠狠的吹了過去,鋼釘發出破曉之聲,直接就打進了那幫孫子的咽喉,無聲無息,而且,由于喉嚨被鋼釘所卡,那幫孫子根本就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他們只是本能的手舞足蹈痛苦異常,可是,在其他日本人看來,這貨,只不過是喝多了而已。”

    王大仙笑了起來,“那個晚上,你太爺爺面不改色心不跳,釘無虛發,發揮異常的出色,你知道他一共吹死了多少人嗎?”

    “多少?”

    我好奇的問道。

    “七個,其中一個,還是日軍少佐,大官啊,從那個晚上開始,道上的兄弟就不再稱呼你太爺爺林大喇叭了。”

    “那叫什麼?”

    “簫王林闖!”王大仙王大仙嘿嘿的笑了起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