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五十六章野田尚雄

第五十六章野田尚雄

    我真的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周雅,更加沒有想到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遇到她。

    所有的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根本就讓我們反應不過來。

    周雅,死死的盯著我們。

    而我跟甦傾城,也一眼不眨的看著她。

    時間,仿佛都在一瞬間靜止了下來。

    “林敢,快跑!”甦傾城突然大喊了一句,拉著我就飛快的沖向奧迪s3,我看見周雅還站在原地,只是愣愣的看著我們。

    直到我們跑到奧迪車的旁邊,她才突然將手放在耳邊的藍牙耳機上,然後猛然皺起了眉頭。

    看她的樣子,似乎有人在耳機里面指示她什麼?

    我剛這樣想,周雅整個人突然就跟驚醒了一樣,飛快的沖向我跟甦傾城,不過,這個時候,她已經是晚了,我跟甦傾城迅速的拉開車門,一把就坐了上去,甦傾城比我的速度更快,在我還沒有坐穩之前,奧迪便已經發動。

    “林敢,系好安全帶!”

    甦傾城再次說了一句,接著就是一系列的掛檔甩尾,奧迪風馳電掣,穿過半山腰的場地,激起一陣煙塵,直接朝著下山的盤山公路就沖了出去。

    我看了一眼後視鏡,我發現周雅拼命的在後面追趕,直到見到我們往山下沖之後,才快速的跑到旁邊,上了一輛寶馬車。

    “她怎麼在這?”

    甦傾城一邊開著車,一邊咬牙問了一句。

    我搖搖頭,娘的,我能知道就好了,凌晨的時候,我們還在祖墳山分手,現在,周雅竟然就趕到了雲霧山,難道,她從那里出來之後,就一路在跟隨我們?

    只不過,她剛剛看見我跟甦傾城的時候,明明是有機會對我們動手的,她為什麼呆呆的站著?

    我想起剛剛周雅的那個表情。

    難道……

    我趕緊拍了拍腦袋,都什麼時候了,我怎麼還想著周雅對我的好,怎麼還想著她會對我有情義?這女人,接近我,幫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利用我,利用我幫她打開幽冥圖。

    甦傾城開的很快,雖然是下山的盤山公路,可依然開出了一個專業的水準,過了一會,我發現後面一輛車也在風馳電掣的趕來。

    在這樣的晚上,在這樣的路況,還能將車開的這樣快,我想,除了周雅,肯定沒別人。

    甦傾城不用我提醒,也一下子就發現了,她提醒我一句讓我坐穩點,然後,竟然還加速了起來。

    臥槽,我身上綁著安全帶,可手上卻依舊死死的拉著車內的把手,兩輛車,兩個女人,都她娘的開始玩命了。

    雲霧山的盤山公路不算窄,但是他娘的也絕對算不上寬,風馳電掣的速度,輪胎跟地面劇烈的摩擦,加上發動機咆哮的轟鳴,所有的一切,都將我的心跳加速到一個無與倫比的速度。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感覺全身都是冷汗。

    我看了一眼甦傾城,甦傾城一句話都沒說,只是死死的把握住方向盤,開到一半的時候,她突然轉過頭看著我,“林敢,趕緊給燕雀打電話,確定好我們的方位,讓他趕緊趕過來。”

    我一听,娘的,差點將這個茬給忘記了。

    甦傾城開車的技術是不錯,可周雅也是高水準的啊,萬一被她追上,我們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另外,在山下,還不知道有沒有她的人馬呢?

    我趕緊掏出手機,撥通了燕雀的手機號碼,只是一聲,燕雀就接听了,“林敢,是不是出事了?”

    臥槽,這小子,跟王大仙久了,能掐會算吧?

    我趕緊說道︰“我跟傾城在雲霧山踫到了周雅,你趕緊過來!”

    “川口雅子?她怎麼會去哪?對了,你們去哪干嘛?”燕雀問道。

    “你就別問了,快點,我將我們的位置發給你!”

    我掛斷電話,打開手機地圖,將自己的方位發給了燕雀。

    做完這一切,我整個人都有些癱掉了,我回過頭再次看了一眼,我發現,周雅的速度絲毫不弱于甦傾城,這兩個女人,一前一後,絕對成為了今天晚上雲霧山盤山公路兩道靚麗的風景線。

    車,已經開了差不多一半多的路程,可我,也煎熬的差不多了,不過,這個時候,我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我只能咬牙堅持。

    我發現,甦傾城的額頭上也全部都是汗水,這個時候,誰不緊張,那誰他媽的絕對不正常。

    “小賤人,開的還挺快!”

    甦傾城罵了一句,拐彎的時候,一個甩尾,接著,又是一把加速,奧迪發出一聲劇烈的嘶叫,咆哮著再次往下面沖。

    而身後,周雅根本不甘示弱,緊緊的咬著。

    大概開了半個多小時,我們終于到了雲霧山的山腳,到了下面的公路,頓時就仿佛一馬平川,我終于是松了一口氣。

    甦傾城一個大腳油門,奧迪s3這一次簡直就跟脫韁了的野馬一般,嘶吼著往前面沖去。

    而就在我們沖出去的一剎那,後面的周雅也已經下了山,到了這種馬路,她頓時也是一陣瘋狂的加速。

    兩輛車,再次的一前一後,玩命的折騰著。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

    娘的,這兩個女人,現在真是活生生的在玩命啊。

    甦傾城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不時的看著後視鏡,同時,又警惕的看著前方。

    開往雲霧山的這條路,屬于郊區的公路,根本就沒有路燈,兩輛車,在公路上,顯眼到了極點。

    開了一會,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周雅的車速快,可甦傾城的也不錯,按照這種速度下去,我們跟燕雀估計半個小時左右絕對就能夠踫頭。

    到時候,只要有燕雀,周雅肯定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不過,我剛這樣想,突然,我發現周雅的車,一下子就不見了。

    是真的不見,整條馬路上,車非常少,幾乎沒有,我能夠看見的,就只有我們這輛車的燈光。

    我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這個時候,甦傾城也發現了不對勁,趕緊問我,“林敢,那賤人的車呢?”

    我趕緊又往外面看了看,的確,我什麼都看不到。

    周雅,仿佛就跟憑空消失了一般。

    “她去哪了?”

    甦傾城一邊拽著方向盤,一邊左右的觀望著。

    我也趕緊到處看,事實上,周雅的車,真的是不見了。

    難道,這女人被我們甩了?

    不可能啊,就她的那種速度,我們不可能甩的了。

    那麼,車沒油了?拋錨了?

    我跟甦傾城有些面面相覷,就在這個時候,甦傾城突然一聲,“不好!”

    說完,猛的一腳油門。

    只不過,她這個時候反應過來,已經是慢了,透過後視鏡,我看見兩束燈光筆直的照射了過來。

    周雅這女人,竟然一路跟隨,而且,沒有開車燈,她故意讓我跟甦傾城松懈,甚至左右觀望的去找尋她,而她,則趁著我們放松的這個空檔,趁著我們的速度降低,猛的一把追了上來。

    汽車的加速,是需要時間的,即便奧迪s3的性能不錯,可是,短短的四五秒,就已經足夠周雅發揮了。

    這女人幾乎瞬間就追上了我們,然後,猛的一擺方向盤,甦傾城為了不被撞,只能往旁邊一躲,我听見車輪發出一系列的嘎吱嘎吱的聲音,似乎已經是偏離了柏油馬路而到了馬路旁邊的沙地上。

    周雅的車,再次靠近撞擊了過來。

    我看的真確,她開的,應該是一輛寶馬x6,這車,可要比奧迪s3強悍的多,只是兩下,甦傾城就不斷的往旁邊的沙地逼了過去,最後,只能死死的停了下來。

    看到甦傾城的車被逼停,寶馬x6也是一把停下。

    我看見周雅從駕駛位走了下來,站在旁邊,死死的盯著我們,過了一會之後,副駕駛位竟然也走下了一個人。

    他慢慢的往前,走到了汽車的燈光中之後,我才看清楚了,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四十多歲的樣子,穿著一件潔白的白襯衫,戴著一副儒雅的無框眼鏡。

    他就這樣站在我們的車前面,微笑的盯著我們的擋風玻璃。

    他,似乎認識我們?

    我轉過頭,剛想問甦傾城他是誰,就發現,甦傾城,竟然全身都顫抖了起來,她的臉色一片慘白,就仿佛看到了鬼一樣。

    “傾城,怎麼了?”

    我趕緊問了一句。

    甦傾城伸出一根手指,她指著我們車前的那個男人,哆哆嗦嗦,顫抖的說道︰“他……他……他是野田尚雄!”

    “什麼?”我腦袋頓時就跟炸開了一樣。

    野田尚雄?當年鎮守宜城的日軍大佐野田尚雄?

    他不是在幽冥圖里面嗎?怎麼出來了?

    既然他出來了,那周雅要我打開幽冥圖的目的又是什麼?難道,所有的一切,我們都猜錯了?

    周雅奪取幽冥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救野田尚雄?

    我徹底的懵了,事情,仿佛又再次的迷霧重重了起來。

    野田尚雄慢慢的走到甦傾城那邊的窗戶旁,他,輕輕的敲了敲車窗。

    甦傾城只能將車窗放下。

    野田尚雄慢慢的彎下腰,露出那種詭異的微笑,用一種十分生硬的中國話,緩緩說道︰“甦小姐,好久不見!”

    說完,他又看著我,“林敢,咱們,又見面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