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五十八章恐怖的能力

第五十八章恐怖的能力

    我死死的盯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局勢,完全被燕雀給掌控。

    野田尚雄,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我卻是越看越心驚,野田尚雄。他明明就不可能贏過燕雀,可他,為什麼還要玩命的撲過來。

    而且,自始自終,他的臉上始終掛著那種詭異的笑容。

    燕雀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口,似乎完全沒有給他產生一絲的痛楚。

    這,根本就不尋常。

    我們正常人,別說用刀子劃了,就是被小東西刺了一下,也絕對會引起面部表情的一絲抽搐,這些,不是人為能夠控制的,而是身體的神經線會自動的在面部形成這些表情。

    而眼前的這個日本老孫子。卻完全違背了這一切。

    我越看越心驚,隨著燕雀出手越來越快。越來越狠,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身上的白襯衫早就已經變成了紅襯衫。

    我看見王大仙也是一臉的慘白。

    這他媽的也太不可思議了。

    我正這樣想著,燕雀突然一個反手,繞過野田尚雄的身子,直接將匕首插進了他的咽喉。

    我當時差點就叫了出來。

    匕首,從野田尚雄的咽喉插了進去,直沒刀柄。

    我完全就傻眼了,那日本老孫子死死的站在當場,一動不動,完全就停止了動作。

    燕雀一咬牙,猛的又將匕首給拔了出來。鮮血,從咽喉的那個血洞,拼命的往外涌。

    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

    這日本老孫子,就這樣掛了?這他媽在演戲吧?可就是演戲,也他媽的不能這樣演啊?

    所有人的臉上都面面相覷,我忍不住朝著周雅的方向看了過去,周雅,竟然依舊無動于衷。

    我感覺事情古怪到了極點。

    這他娘的也太奇怪了,別說死的是野田尚雄,即便就是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周雅,也不應該是這種表情吧?

    我手腳發顫,我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這老孫子,還是直挺挺的站在當場,圓瞪著雙目。看樣子,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王大仙張大了最後,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甦傾城,最後,又看著燕雀。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問我們,就這樣搞定了?結束了?

    我知道,誰都不敢相信是這樣的一種結果。

    這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不會是特意從日本來到中國送死的吧?

    這個時候,我的心突然咯 了一下,不對勁。還是不對勁,這所有的一切,都說不通,這日本老孫子,肯定在玩什麼花招。

    我再次死死的盯著他那具看上去早已經死透了的尸體。

    我看了好一會,野田尚雄,還是那樣直挺挺的站著,似乎,是真的已經死了。

    可就在我要將自己的眼神撤回來的時候,野田尚雄的眼楮突然就動了一下,我整個人一愣,我就發現,他臉上的那種詭異的笑容再次回來了。

    我整個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他突然身子就動了,然後,以一種詭異無比的速度沖到我身邊,一把,就死死的扣住了我的咽喉。

    他,竟然活了。

    一個人,被匕首刺穿了咽喉,他,還能活嗎?

    "林敢!"

    甦傾城一聲大叫。

    我看見王大仙跟燕雀都目瞪口呆的盯著我的方向,我知道,他們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野田尚雄。

    我忍不住抬起頭,這一看,我整個人差點就嚇傻了。

    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是恐怖的讓你無法接受,而有些東西,卻是詭異的讓你無法接受。

    我看見,野田尚雄咽喉上那個被燕雀刺穿的傷口,此時,正以肉眼能及的速度在慢慢的愈合。

    而他的臉上,卻還是掛著那種詭異又陰冷的笑容。

    這老孫子,竟然不會死?

    我徹底的被震撼住了,這段世界,我見過太多詭異的東西跟事情,可是這一刻,我還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眼楮。

    怪不得這個老孫子剛才那樣玩命的撲過去。

    原來,他根本就不會死啊。

    王大仙等人是不死之身沒錯,但是,他們只是不會自然死亡,而外界的影響,還是能夠對他們造成傷害的。

    可眼前的這個老孫子不一樣,看他那種愈合傷口的速度,他似乎,真的不受一點外界的影響。

    也就是說,或許沒有東西能夠給他造成傷害。

    所以,他才會在面對燕雀的時候,那樣的有恃無恐。

    而在他被燕雀擊傷了之後,他干脆做出一副死的不能再死的樣子,然後,在大家沒有絲毫防備的情況之下,用最快的速度挾持住了我。

    野田尚雄死死的扣住了我的咽喉,然後,他慢慢的扯開了自己身上的襯衫。

    我看見,他身上,不下一百道匕首的血痕,不過,那些血痕此時也在慢慢的愈合著,過了幾分鐘,他的身上,就仿佛再次重生了一樣。

    他愜意的搖了搖腦袋,然後盯著王大仙跟燕雀,"怎麼樣,二位,剛才,夠驚喜,夠刺激吧?"

    燕雀目瞪口呆,而平時屁話連篇的王大仙此時完全說不出一句話。

    甦傾城說過,從幽冥圖里面出來的人,都會附帶一定的副作用,可如果野田尚雄的副作用是能夠自動愈合傷口的話,那這,能叫副作用嗎?

    這種變態的能力,甚至比永生不死還要可怕的多。

    "其實,我剛剛就是在等你們來!"野田尚雄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就是想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著實力,現在,你們看見了?滿意嗎?哈哈......"

    這個王八蛋,他大笑了起來。

    隨後,猛的將我一扯,"林敢,上車吧!"

    "你放了林敢!"

    燕雀上前一步,拽著匕首。

    野田尚雄搖搖頭,頓時在我的咽喉上用力,"燕雀,你家的林敢,可沒我這種能力哦,如果你想看到他死的話,你就盡管過來,雅子,開車!"

    野田尚雄冷冷的說了最後一句,直接拽著我上了寶馬x6的後排座。

    "林敢!林敢!"甦傾城跑過來,被燕雀給拉住。

    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勞。

    周雅坐進駕駛位,一把發動了起來,朝著前面就沖了過去。

    寶馬x6的速度非常快,只是一會,後面燕雀王大仙等人,就已經是看不見了。

    "你放心,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幫我打開了幽冥圖,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野田尚雄跟我坐在一起,說完這些話,他直接脫下了自己的襯衫,丟出了窗外。

    我再次打量了一下他的身體,我很確定,他的身上,真的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傷痕。木諷邊扛。

    見我這樣打量著,野田尚雄笑了笑,"怎麼樣?剛才,你是不是也很好奇?"

    我咬著牙,"你有自愈的能力?"

    野田尚雄點點頭,"當然,要不然,我會傻等著燕雀來?"

    "怎麼來的?"我傻乎乎的問道。

    野田尚雄湊到我耳邊,過了一會,說了兩個字,"秘密!"

    操,我當時就想罵娘了,不過,我還是死死的忍住。

    現在,我落入他的手中,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車,一直往前開,我也不知道到底開到了那里,大概開了接近兩個多小時,最後,終于在一棟老舊的倉庫門口停了下來。

    野田尚雄拽著我下了車,等到周雅也下來了之後,這才將他交給我,然後,拋下了一句話,"趕緊聯系賀奔,就說,林敢已經在我們手上了。"

    "知道了,大佐!"

    周雅拽著我的胳膊,跟在野田尚雄的後面,在這個老孫子進入倉庫的大鐵門之後,她立馬壓低了聲音,"你的武侯兵符呢,快點拿給我!"

    我頓時一愣。

    今天的周雅,太不正常了,她以前跟我在一起,明明有很多機會拿到我的這塊古玉,今天,為什麼這樣心急了?

    我看了她一眼,沒說話,周雅皺著眉頭,自己將手放進了我的口袋,然後將古玉掏了出來,最後,當著我的面扯開£恤竟然一把放進了自己的胸口。

    我當時就看傻了,這他媽算是又在勾引我嗎?

    ps:

    今天還有更新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