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五十九章撲朔迷離

第五十九章撲朔迷離

    周雅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將我往里面推了推。

    我沒有辦法,只能被她推搡著往里面走。

    到了倉庫的里面,我才發現,除了野田尚雄之外。那些我見過兩次的黑衣人竟然也在,他們的腰上插著那柄古怪的短刃,見到野田尚雄之後,恭敬到了極點,說了一句日本話。

    野田尚雄點點頭,然後,看著周雅,再次說了一句,"快點通知賀奔!"

    周雅嗯了一聲,掏出手機,剛準備撥打電話,野田尚雄突然又死死的盯著我,"先等等。把他的武侯兵符先拿出來!"

    周雅點點頭,走到我身邊。說道︰"把你的那塊古玉,交出來吧!"

    我頓時一愣,我身上的古玉,剛剛不是她拿去了嗎?現在,怎麼又來問我了?

    "直接搜吧!"

    野田尚雄古怪的來了一句。

    周雅走到我身邊,緊緊的盯著我,然後,在我的身上假裝仔細的搜索了一番,最後,轉過頭看著野田尚雄,"大佐。沒有!"

    "沒有?"

    野田尚雄皺起了眉頭,"看來,他沒有放在身上,也好,先給賀奔打電話,讓他帶著幽冥圖,趕緊過來!"

    "知道了!"

    周雅掏出手機,我听見她給賀奔撥打了電話,掛斷了之後,她走到野田尚雄的身邊,"大佐,賀奔馬上就到。"

    "嗯!"

    野田尚雄已經換上了一件干淨的衣服,他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著我,笑了笑,"林敢。時間還早,咱們,還可以好好的聊聊!"木歲助號。

    "聊什麼?"

    "隨便聊什麼,咱們這麼多年沒見,難道,你就不想跟我說點什麼?"這日本老孫子,很陰冷的笑著。

    "我說過,我不認識你,所以,也沒什麼好聊的。"

    說完這句話,我瞥了一眼周雅,我在想剛才的那個問題。難道剛才周雅知道野田尚雄要搜我的古玉,所以,才事先從我的身上拿走?

    這不對啊,他們兩個,不是一伙的嗎?

    可從目前的情況看,周雅,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瞞著野田尚雄一樣。

    "好吧,既然你不想跟我聊,那也沒關系,不過,我可要好好的提醒你,待會,千萬別給我耍花樣,幫我打開幽冥圖,要不然......"

    他惡狠狠的咬了咬牙。

    要不然怎樣?娘的,別說老子不知道怎麼打開,我想,即便就是能打開,他能絕對不會放過我。

    只不過,我真的不理解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要打開幽冥圖干嘛?

    按理來說,他已經永生不死了,而且,還擁有自愈那種變態的能力,這個世界,他還奢求什麼?

    不過,他千方百計的來到中國,一開始還利用周雅接近我,花費這樣大的力氣,不可能是沒有目的的。

    難道,幽冥圖里面,還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正想著,野田尚雄突然一聲慘叫,從椅子上上跌了下來。

    我整個人就嚇了一跳,我死死的盯著他,我看他拼命的抱住了自己的腦袋,他咬著牙,滿頭大汗,臉色慘白,折騰了好一會,最後,惡狠狠的盯著我跟周雅,"雅子,看好他,千萬別讓他跑了。"

    說完,他踉蹌的站起身子,朝著倉庫里面的一個小房間走了進去。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

    難不成,這野田尚雄雖然有驚世駭俗的能力,但是,他也有副作用,那就是頭痛?

    看他這麼急著打開幽冥圖,莫不是幽冥圖里面能有治療副作用的秘密?

    我感覺要解開的謎團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野田尚雄走進了那個房間,過了一會,我听見里面傳來了他說話的聲音,"你放心,不用等多久了,馬上就好!"

    然後,他又說話了,"你最好快點,我等不及了,不要讓我再生氣,你听明白了嗎?"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的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

    "不敢,不敢!"

    我一下子就傻了。

    野田尚雄不斷在那個房間里面說話,不過,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在講,但是,听他說話的內容,卻好像是兩個人在對話一樣。

    似乎,似乎他的身體里面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我頭皮發麻,我感覺,事情越來越古怪了。

    我發現,周雅也死死的盯著那個房間,臉上也透露出一種古怪的表情。

    她突然慢慢的走向我,我抬起頭,她對著我動了動嘴巴,我一開始沒有看清楚,不過,隨後我就發現,她似乎是想跟我說︰快走!

    周雅,她要放我走?

    我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楮。

    我是被她抓來的,現在,竟然要放我走,這可能嗎?

    不過,隨即我就看見周雅走到我身邊,她擋住自己的身子,從自己的胸口將那塊古玉掏了出來,然後,不動聲色的塞到我的手里。

    我徹底的懵了。

    事情的發展,根本讓我反應不過來。

    這他媽玩無間道也玩不出這種水平啊。

    周雅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見我還是絲毫沒有動靜,周雅一把拽著我的胳膊,將我提了起來。

    她帶著我,慢慢的往倉庫的門口走,剛走了幾步,身後幾個黑衣人立馬警惕的說了一句日本話。

    我听不懂他到底說了些什麼,不過,周雅也輕松的就回應了一句,然後,帶著我再次走向倉庫門口的方向。

    我的心,仿佛被提到了嗓子眼。

    我知道,只要倉庫里面的那幫黑衣人有動靜,我是絕對走不了的。

    周雅似乎也十分的緊張,我感覺她拽著我的手在顫抖。

    我們不敢走的太快,也不敢走的太急,就只能用平常的步伐,緩緩的往門口挪,就在我們剛剛要走出倉庫門口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雅子,你要帶他去哪?"

    這聲音,含糊不清,不是野田尚雄還能有誰?

    我後背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這王八蛋,什麼時候出來了。

    我發現周雅死死的定住了腳步。

    她的手,比剛才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她慢慢的轉過身子,突然將我一推,大喊了一聲,"林敢,快點跑!"

    我一下就懵了,瞬間被周雅一把就推出了倉庫。

    我回過頭,我看見野田尚雄滿臉陰冷,他咬著牙,身後的八個黑衣人齊刷刷的朝著周雅就奔了過來,周雅甩開頭發,從里面拽出了筷子刀,守在倉庫的門口。

    "雅子,你竟然幫一個中國人,太自不量力了!"

    野田尚雄冷冷的說了一句,突然,又是一把蹲在地上,痛苦的抱著頭,他咬牙切齒,冷汗,順著他的額頭,拼命的往外涌。

    王八蛋,又頭疼了吧?

    我轉過身,我想自己一個人跑出去,不過,只是跑了兩步,我就突然一把停住了腳步,我慢慢的轉過身子,然後快速的沖向周雅,我一把拽著她的胳膊,"雅姐,我們一起走!"

    我不知道周雅這一次是不是再次的在演戲,是不是再次的在利用我,不過,我還是願意賭一把。

    因為,她剛才拽著我胳膊的時候,是真的在發抖,在緊張,我想,那種感覺,不可能是裝出來的。

    周雅的表情有些意外,她似乎不相信我會再次的相信她,只是瞬間,她的眼楮就是一紅,兩滴眼淚就快速的滑了下來。

    "快走!"

    她輕聲的說了一句,拉著我,一起沖出了倉庫門口。

    身後,那八個黑衣人抽出短刃風馳電掣一般的沖了過來。

    "林敢,你先走!"

    周雅,再次甩開了我,她很清楚,如果兩個人一起走,是絕對不可能走的了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只能她擋著,讓我先行的離開。

    只不過,我也很清楚,只要她一留下,或許,就再也走不了了......

    ps:

    接下來還有更新!謝謝大家的支持啊。建了一個qq群︰黑岩《活人勿近》 317128976,大家願意聊天的可以進來,我恭候大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