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一章女人戰爭

第六十一章女人戰爭

    我真的沒想到周雅竟然會脫下自己的內衣給我止血。

    見她罵了我一聲,我只好轉過頭,不過,只是一會,我又忍不住將頭轉了回去。鬼使神差的,我竟然還往她的胸口看。

    "你還看!"

    周雅的臉,變的更紅了。

    我只能又趕緊的轉了回來。

    我們兩個蹲在木材堆的這個縫隙里,絲毫都不敢大意,外面越來越安靜,直到什麼聲音都听不見了,周雅這才用手踫了踫我的胳膊,"沒事吧?"

    我咬著牙,"疼!"

    周雅點點頭,"誰讓你逞英雄的,好了,現在應該沒事了,他們肯定走了。"

    說著話。她扶著我,我們兩個像做賊一樣的從木材堆里面鑽了出來。我估摸了一下,我們兩個,最起碼在里面躲了一個多小時。

    此時,已經是到了半夜。

    我問周雅這是哪?

    周雅說她對這里也不是很熟悉,不過,只要出去了,就能打到車了。

    她扶著我,慢慢的往前面走,走了一會,又問我要不要緊,我說應該沒事。說著話,我掀開了自己的衣服,我發現周雅的那件內衣上到處都是血,而我胸口偏左的位置,則是一道很深的口子。

    雖然看上去有些觸目驚心,但是,既然我現在都沒死,那麼,就一定死不了。

    周雅皺著眉頭,讓我再次按著自己的胸口,然後扶著我,一步步的走出了這個木材加工廠。

    到了外面之後,我們直接朝著公路走去,此時,大馬路上冷冷清清的,我們生怕野田尚雄的人再次回來找尋。就躲在旁邊的一個陰暗角落里,直到看見前面出現了車燈,周雅這才跑出去,攔下了一輛的士。

    上了車之後,周雅說了一個地名,我感覺有些熟悉,等到的士到了目的地之後,我才發現,這就是我們上次來這里的這棟別墅。

    周雅付了車錢,將我扶進了她的房間,然後,又急匆匆的到樓下拿來了藥箱。

    我感覺事情挺有趣的。上次,是我為周雅處理傷口,而這一次,卻是周雅為我了。

    我脫了上衣,躺在床上,周雅開始給我消毒,消完毒之後,又給我敷上了一些白藥,包扎完畢之後,這才盯著我。

    她看著看著,突然眼淚又掉了下來。

    "怎麼了?雅姐?"我問了一句。

    "小壞蛋!"周雅咬著牙,"我還以為你以後都不叫我了呢?"

    "哪能呢。"我笑了笑。

    "不過,我騙了你,利用了你,你不叫我,那也是我活該!"周雅抿著嘴。

    我點點頭,靠在床上,緩緩的說道︰"雅姐,說實話,其實當我發現你在騙我利用我的時候,我真的非常的生氣,不過,我相信你是有苦衷的,而且,你沒有想到過傷害我,要不然,你早就有機會殺我了,不是嗎?"

    周雅撇撇嘴,"那是因為你還有利用價值,你就不怕我現在殺了你?"

    我笑了笑,"你現在更不會了,你要殺我,還要救我干嘛?"

    周雅默不作聲,過了好一會,她才喃喃的問了一句,"林敢,那我現在問你,你現在,相信我嗎?"

    我點點頭,"相信!"

    "為什麼?"

    周雅追問了一句。

    "感覺,我感覺你這次不會騙我。"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傻瓜,你就不怕我這一次再玩一回苦肉計?"周雅被我逗笑了。

    我搖搖頭,"不會的,因為,你流眼淚了!"

    周雅一愣。

    我緊緊的盯著她,"雅姐,你就不用再問我了,這一次,我百分百的相信你。"

    其實,我相信周雅,除了看見她的眼淚之外,自己也是經過一番分析的,想想看,現在的我,除了能夠打開幽冥圖,或許對于他們來講,真的一點價值都沒有,可在那種情況之下,我明明已經落到了野田尚雄的手里,周雅,她為什麼還要救我?

    難道她還要演戲,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以前她利用我,是希望得到我的信任,幫他們打開幽冥圖,而現在,我都落在他們手里上,還玩這一招,實在有些說不通。

    周雅似乎真的有些感動了,看了我好一會,才用紙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楮,然後喃喃的說道︰"林敢,我向你發誓,以後,我絕對不會再騙你。"

    我笑了笑,說道︰"有必要這麼一本正經嗎?"

    "當然要!"周雅撅起了嘴巴,"你這個小壞蛋,我還沒說你呢,你有幾斤幾兩啊,還為我去擋刀,我告訴你,在你還沒有徹底覺醒武侯兵符的實力之前,你最好好好的保住你自己的這條小命。"

    我點點頭,"我听雅姐的。"

    周雅嬌嗔了我一眼,"好了,別貧嘴了,餓了沒有,我給你煮點吃的。"

    我嗯了一聲。

    周雅走出去之後,我想給王大仙甦傾城他們打個電話,摸了摸口袋之後才發現,娘的,手機早他娘的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去了。

    周雅忙活了大概二十多分鐘,給我煮了一碗白菜雞蛋湯,喝完了之後,我讓周雅給我手機。

    周雅問我干嘛?

    我說給甦傾城打個電話,省的他們擔心。

    周雅一听我這樣一說,頓時說道︰"我還沒說你呢,這大早上的剛從你老家回來,晚上就跟那個小婊子去雲霧山,你玩的還挺浪漫的嗎?"

    我趕緊做賊心虛的說道︰"哪能呢,我們只是上去看日出!"

    "看日出,還玩泰坦尼克,你抱我,我抱你,別以為我沒看見,哼!"

    周雅冷哼了一聲,不過最後還是將手機一把丟給了我,"算了,不跟你計較了,告訴他們你沒事就好了。"

    我點點頭,拿過她的手機,娘的,幸好我還記得燕雀的號碼,我趕緊撥打了過去,燕雀接電話的速度,絕對跟他的身手一樣,天下第一。

    只是響了一聲,他就接听了起來,"喂,哪位!"

    "燕雀,是我!"

    "林敢!"

    燕雀的聲音一下子就驚呼了起來,這聲音剛過,我就听見手機被搶奪的聲音,然後,手機里面立馬就傳來了甦傾城的呼喊,"林敢,林敢,你沒事吧,你現在在哪?"

    我心里一陣溫暖,讓人擔心記掛的感覺,其實挺好的,我緩了緩,"傾城,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安全了。"

    我這話剛一出。

    周雅又死死的盯著我,估計是對我那一聲傾城比較感冒吧?

    不過,我發誓,我真的不想叫的這樣肉麻,只不過,甦傾城讓我多叫了兩遍,我就叫習慣了。

    "那你現在在哪?"

    甦傾城又問了一句。

    "哦,我啊,我現在跟雅姐在一起,你們放心吧!"

    "你說什麼?雅姐?你跟那個小賤人在一起?"

    甦傾城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我剛想解釋,手機卻猛的被周雅搶了過去,周雅放在耳邊,一陣冷笑,"小婊子,你說誰呢?"

    房間里面很安靜,聲音有些大,我將兩邊的話都听的一清二楚。

    甦傾城不甘示弱,"小賤人,我說的當然是你,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家男人,我甦傾城早晚要你的命。"

    "是嗎?小婊子,有本事,你現在就來找我啊!"

    說完,周雅又挑釁的說了一句,"還有,別動不動就你家男人你家男人的,你信不信,我馬上就讓林敢變成我的男人?"

    "你想做什麼?小賤人!"甦傾城激動到了極點。

    周雅一陣冷笑,"我想做什麼,我想扒了你男人的衣服,扒了你男人的褲子,然後,然後你知道我要做什麼......"

    周雅說著話,還目不轉楮的盯著我。

    我頓時一陣心跳加速,這娘們,不會來真的吧?木歲狂號。

    ps:

    同志們,兄弟們,姐妹們,今天五更啊,我這麼努力,你們難道不表示表示,我要打賞,我要鑽石,我要推薦票,我什麼都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