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二章神秘身份一

第六十二章神秘身份一

    我盯著周雅,看這娘們的表情,好像真不是玩假的,手機里面一陣沉默,甦傾城似乎被鎮住了。

    只不過。只是一會,就立馬傳來了一陣咆哮,"小賤人,你敢!"

    "你再罵一句?"

    周雅挑釁的回應道。

    "小賤人,小賤人,小賤人......"

    甦傾城的聲音,潑婦一般的傳了過來。

    "好,你給我听好了!"周雅一把將手機開了外音,然後,用一種很曖昧的眼神對著我笑了笑。

    我剛想問她想干嘛呢,這女人突然一把就扯著我的褲子,往下面狠狠的一拉。

    我穿的是那種運動褲,並不需要系皮帶的那種。

    這娘們突如其來的一扯。頓時就將我的褲子給扯到了膝蓋上。

    我嚇的就是一聲大叫。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並不是只有女人在遭到侮辱的時候會驚聲尖叫。他娘的男人同樣也會。

    "喂,你干嘛?"

    我死死的盯著周雅。

    周雅依舊壞壞的望著我,然後對著手機,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小婊子,听見了嗎?"

    "小賤人,你告訴我你在哪?我要你的命,林敢,林敢,你沒事吧?"

    甦傾城緊張壞了。

    我趕緊說道︰"傾城,我沒事。雅姐鬧著玩的。"

    "誰跟你鬧著玩?"

    周雅估計又是听到我叫傾城兩個字不爽,這娘們再次爬了過來,這一次,她竟然要動手扯我的內褲,臥槽。

    我嚇的趕緊往床里面躲。

    周雅誓不罷休的追了過來,還真就扯了我好幾下內褲,我死死的拽著,用盡全身的力氣,才保守住了自己僅剩的一點節操。

    最後,折騰來折騰去,我扯動傷口皺起了眉頭,周雅這才作罷。

    她從床上爬了起來,整理了一下頭發,然後,再次拿起了手機,"小婊子。有種你再叫我一聲小賤人,我立馬就將你男人給辦了,你信不信?"

    "你......"

    甦傾城,真的就不敢罵了。

    "這才乖嘛,你放心,你家小男人沒事,這幾天,就暫時住我家了,不過,我不動他,我可不保證他會不會動我哦!"

    說完,周雅一把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笑眯眯的看著我,"真過癮。"

    我一陣苦笑,女人,何必為難女人啊。

    周雅的電話掛斷沒一會,又開始響了起來,周雅拿起來一看,笑了笑,"你家小婊子又打來了?"

    說完,按了接听,"喂,你還有什麼事啊?"

    "我要跟林敢說話。"甦傾城的聲音傳了過來。

    周雅咳嗽了一聲,"不好意思,我們馬上要洗澡了,鴛鴦浴,就這樣,掛了!"

    說完,一把掛斷電話,不但如此,還直接給按了關機。

    我想,甦傾城在電話那頭,應該會吐血吧?

    我有些緊張的看著周雅,心跳加速,這女人呢,說的這樣的露骨,不會真的要對我展開什麼資本主義的攻勢吧?

    周雅見我緊張,笑了起來,"喂,你想什麼呢,小壞蛋,還當真啊?"

    我撇撇嘴,"你剛才不玩真的嗎?我褲子都差點扯沒了。"

    周雅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好一會才擺擺手,"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我就是想氣氣那個小婊子,好了,吃飽了嗎?"

    我點點頭,喝了一碗湯,我感覺好多了。

    周雅幫我將碗端走,再次回來的時候,又從旁邊的櫃子里給我找來了一條毛毯,她給我鋪好,然後說道︰"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靠在床上,看著周雅。

    她見我有事,問道︰"怎麼了?"

    "雅姐,我還不想睡,我想問你點事情。"我盯著她。

    周雅是個聰明的女人,一下子就明白我想問什麼,她看著我,"你真的不需要休息?"

    我搖搖頭。

    "那好,你想問什麼,我都會回答你,其實,你如果不問,我也是準備待會跟你講的,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對你隱瞞一點一滴的事情。"

    周雅認真的看著我。

    我點點頭,在腦海中思索了一番,這才說道︰"雅姐,你當初故意接近我,就是為了得到我的信任,從而為以後打開幽冥圖做準備,對嗎?"

    周雅沒有否認,"就是這樣。"

    "那你怎麼找到我的?"

    我再次問道。

    周雅笑了笑,"其實,找到你,也算是機緣巧合,我一開始找到的,並不是你,而是賀奔,你還記得你當初租住的那間房子嗎?我發現,只要住進里面的人,就沒有再出來的,發現了這一點,我漸漸的發現了賀奔的秘密,賀奔,就是利用火葬場里面的陰氣,還有那個出租屋里面的陽氣,來達到自己修煉玄門禁術的目的。"

    周雅緩了緩,繼續說道︰"我剛才也說了,住在那棟房子里面的人,就沒有一個再出來過,但是,你是一個例外,這讓我十分的驚訝,我當即就想到,你身上,肯定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抱著這個念頭,我就將你引了出來,果然,我發現你跟當年的林敢長的一模一樣,還發現了武侯兵符,當我發現這兩點的時候,我整個人差點就叫出聲來,因為,這個世界,只有你,能夠打開幽冥圖!"

    我終于明白當時周雅看我時候的表情為什麼那樣古怪了,我忍不住就問了一句,"雅姐,七十七年前,我們是不是就認識?"

    周雅點點頭,"沒錯,不過,那個時候,我們是對立的。"木序協巴。

    看來,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錯,我的確在七十七年前出現過。

    "那後來呢?"

    我再次問道。

    周雅思索了一番,"發現了你之後,我就開始部署自己的計劃,首先,我將你叫去火葬場,一來,是打探賀奔的所在,再一個,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以前的那個林敢,畢竟,這個世界上,長的像的人有很多,而武侯兵符,或許也有可能是意外得到的也說不定。"

    "這就是你突然在火葬場消失的原因?"

    我盯著她。

    周雅點點頭,"沒錯,後來王海林這個老道士介入了此事,你也展現了能覺醒武侯兵符的實力,我擔心你信了他的話,就千方百計的再次騙你出來,然後,還故意利用肥尸上演了一場苦肉計。"

    周雅不好意思的對我笑了笑,"後來,你完全相信我了,我就施行自己的下一步計劃,奪取幽冥圖,我知道,只要火葬場一旦暴露,賀奔,必定會轉移地方,而一直是他心腹的肥尸,就是最好的跟蹤對象,就這樣,咱們跟蹤肥尸,一直到了那個東門的批發市場,最後,又直接到了療養院,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王海林這個老道士也在後面擺了一道,但是,我更加沒有想到的是,賀奔竟然識破了我所有的計劃,這個混蛋,最後反而坐收漁翁之利,綁架了你。"

    我暗暗的心驚,這三幫人,真可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可我那個時候,卻完全就是一個愣頭青,什麼都不知道。

    "後面我跟蹤你們到了你老家的事情,你就全部都知道了。"周雅對著我,歉意的笑了笑。

    我點點頭,我將所有的事情整理了一番,然後緩緩的說道︰"雅姐,你接近我,還想奪取賀奔手中的幽冥圖,是不是,都是野田尚雄指示你這麼干的?"

    周雅嗯了一聲,"是的。"

    "那你知道不知道,野田尚雄要幽冥圖到底干嘛?"我盯著周雅,一字一句,"他已經永生不死了,而且,還擁有那種變態的治愈能力,按理來說,幽冥圖,應該對他沒有任何的吸引力啊?"

    周雅皺著眉頭,搖搖頭,"其實,我也不清楚,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要幽冥圖干嘛。"

    "你也不知道?"我好奇了起來。

    周雅點點頭,"是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事實上,我甚至都懷疑,現在的這個野田大佐,根本就不是他本人!真正的野田大佐,應該還在幽冥圖里面。"

    "你說什麼?"

    我大吃一驚。

    野田尚雄還在幽冥圖里面,那麼,今天晚上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又到底是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