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三章神秘身份二

第六十三章神秘身份二

    我驚訝到了極點,野田尚雄的出現,看來,的確是一件詭異無比的事情。

    我緊張的看著周雅。

    周雅緩了緩,說道︰"我還是從頭說起吧。當年,我跟在王海林等人的後面一起出了幽冥圖,出來了之後,那圖,就憑空消失了,我在宜城,等了野田大佐兩個月,還是依然沒有見到他出來,那個時候,我感覺他已經出事了,我給上級打了報告,上級給我分配了新的任務,就這樣。我在三個月之後,離開了宜城。事後的幾年,我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不會老了,而且,永遠保持在進入幽冥圖的那個年紀,當時,我非常的吃驚,我隱隱的感覺,幽冥圖,很不尋常。這樣一想,我就產生的了一個大膽的念頭,野田大佐,會不會還在那副畫里面?"

    我認真的听著。

    周雅繼續說道︰"產生了這個念頭之後,我根本沒心思繼續其他的工作,我開始調查幽冥圖的事情,可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消息,為了不讓大家發現我永生不死的秘密,我給自己制造了一次事故,假裝自己已經死了,這樣,我就更加方便的去調查此事,我從日本再次回到了中國,我輾轉反側。終于,我發現幽冥圖在賀奔的手里。"

    "雅姐,賀奔這個人,到底是誰?"

    我問了一句。

    "賀奔,跟王海林是同門師兄弟,當年,他曾經協助我們做過一些事情。"周雅說道。

    娘的,搞來搞去,這個賀奔是個漢奸啊,這個王八蛋。

    "發現幽冥圖在賀奔手里之後,我千方百計的打听賀奔的所在,不過。賀奔非常的狡猾,這個家伙,修煉過玄門禁術,要不斷的補充人血跟人肉才能夠生存,知道這一點之後,我就不斷在陰陽交接的地方尋找他,他換過很多地方,以前,他住過停尸間,住過亂墳崗的地洞,最後,又搬到了火葬場,反正,只要有死人跟活人的地方,就是他停留的所在,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想找到賀奔,當然,我也想找到你,只不過,當年的你,似乎在幽冥圖里面沒有出來。"

    周雅似乎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接著說道︰"我一直找尋賀奔,找尋幽冥圖,也順帶找尋其他人,就這樣,整整過了五十多年,我一無所獲,我有些心灰意冷,我從中國回到日本,當我回去之後,我突然發現,野田大佐,他竟然回來了,那個時候,我非常的驚訝,我發現他也跟我一樣,保持著這種永生的狀態,我連忙問他發生了什麼,他告訴我,他從里面出來了,而且,出來的還不止他一個人,還有你!"

    "等等!"

    我突然打斷了周雅的話,認真的說道︰"你意思是說,你發現野田尚雄回來的時間,是你從幽冥圖出來之後的五十多年?也就是說,大概在二十年前?"

    周雅點點頭,"我想想,確切的來說,是五十七年之後,差不多,二十年!"

    我猛的一驚,二十年,我今年也二十歲,那麼,按照野田尚雄的說法,他也知道我出來了,難道說,當年,我跟他一起從幽冥圖里面出來,他除了永生之外,還意外的擁有了那種治愈的變態能力,而我,則直接變成了一個嬰兒?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時間上,就完全對上了。

    "林敢,你怎麼了?"

    周雅見我發愣,問我一句。

    我搖搖頭,"沒什麼,你繼續說!"

    周雅嗯了一聲,"野田大佐出來之後,立馬召集了鬼刀流的舊部,鬼刀流,在我們日本屬于一個非常神秘的流派,使用的武器,也跟其他的流派不一樣,他們使用一種短刃,這種短刃的名字,叫著肋差!召集了鬼刀流之後,野田大佐想在日本組建自己的勢力,還讓我幫忙,不過,只是過了一個星期,他就突然找到我,他告訴我,日本的事,不需要我處理,讓我趕緊回中國,尋找幽冥圖,然後,還要尋找你的蹤跡,務必一定要找到。"

    "你當時沒問他為什麼?"

    我好奇了起來。木序協才。

    周雅說道︰"我問了,不過,他沒有說,他只是告訴我,一定要將你跟幽冥圖找到,而且,為了方便我行事,他還找了八個鬼刀流的高手協助我,就這樣,為了找幽冥圖跟你,我在中國又一直逗留了二十年,最後,這批八個人的鬼刀流高手都換了四批。"

    "照你這樣說,你現在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目的?"我盯著周雅。

    周雅嗯了一聲,"我不知道,不過,我隱隱的感覺野田大佐有些不對勁,我記得,那是三年前,我回到日本,到了他住的地方的時候,在練功房並沒有見到他,于是,我去了他居住的臥室,剛走到門口,我就听見他在里面說話,與其說是說話,還不如說是他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只不過,他這種自言自語,卻帶著兩種絲毫不同的口氣,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他一個人在分別扮演著兩個角色一樣,是不是?"

    我頭皮發麻,在倉庫那個小房間的時候,他不是表現出一樣的癥狀嗎?

    "今天晚上,你也听見了是不是?"

    周雅看著我。

    我點點頭。

    "沒錯,就是你今天晚上見到的這樣,就好像有另外一個他,在跟他說著話,而且,說話的內容,大致的意思,是另外一個人被關在什麼地方,讓他趕緊來救,要不然,就同歸已盡之類的。"

    周雅也是臉色慘白,"當時,我完全嚇傻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突然,我听見他說了一句話......"

    "他說什麼了?"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

    周雅渾身一顫,喃喃的說道︰"我不知道自己听錯了沒有,他好像是在說,他說,你要知道,我才是真正的野田尚雄,沒有我,你什麼都不是,只有我出來了,你才能夠好好的活著,你明白嗎?"

    我渾身冷汗直冒。

    他自己就是野田尚雄,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就好比我一個人待在房間,我用一種很夸張的語氣告訴我自己,我才是真正的林敢,要是外人听見,不感覺詭異才怪。

    這個野田尚雄,肯定有問題。

    或許正如周雅說的一樣,他,根本就不是野田尚雄。

    只不過,他不是野田尚雄,他到底又會是誰?

    我盯著周雅,"雅姐,後來呢?"

    周雅渾身發顫,"听到他說的話之後,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狐疑到了極點,我開始悄悄的觀察他,並且,經常用一些以前的事情去試探他,不過,我發現,我想錯了,不管我用什麼話什麼事情去試探,當年的事情,他都能對答如流,其中一些,還涉及到當年的機密文件,我終于確定,他就是野田大佐,這一點,絕對不會有錯,不過,我還是隱隱的感覺,他跟以前的野田大佐,似乎有些不一樣,至于具體在那里,我卻是說不上來。後來,我有發現他有治愈的能力以及頭疼的毛病,而且,我發現,只要他一頭疼,就必定說那些古怪無比的話,有時候,還要說上好幾個小時。"

    這他娘的,實在是太詭異了。

    野田尚雄,不是他本人,卻能夠記得他以前所有的事情,而如果他就是野田尚雄,他又為什麼會在房間里面說那些詭異的話?

    這個野田尚雄,他是怎麼出來的,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他千方百計的要我幫他打開幽冥圖,又到底是為了什麼?

    所有的一切,撲朔迷離,仿佛,又再次的陷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謎團當中。

    ps:

    今天,應該也有四五更,我很給力,你們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