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四章沒有心跳感謝CHENGPAPA的玉佩打賞

第六十四章沒有心跳感謝CHENGPAPA的玉佩打賞

    我跟周雅久久都沒有說話

    的確,這件事情,太過詭異,太過匪夷所思,看到野田尚雄的出現。就已經讓我足夠的震驚了,可我沒想到,這一切,只不過是我震驚的開始。

    過了差不多有五分鐘,周雅又重新說話了,"當我發現野田大佐這些不尋常的舉動之後,我還是不死心,我覺得,這其中,一定有問題,于是,我更加仔細的去觀察,我一共偷听了他十二次的那種詭異對話。最後我發現,在他說話的時候。雖然聲音都是他一個人發出來的,但是,有一種聲音的語氣跟語調,特別的像以前的野田大佐,就好像是,他在跟以前的野田大佐對話一樣。"

    "你的意思,是以前的野田尚雄,在跟現在的野田尚雄交談?"

    我死死的壓抑住自己心中的那份震驚。

    "沒錯,就是這樣,而且,從語氣上判斷。以前的野田大佐,似乎控制住了現在的這個人,我甚至懷疑,他現在頭疼的毛病,就是以前的野田大佐造成的。"

    周雅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皺著眉頭,不由的問了一句,"雅姐,有沒有這種可能?在他的身體里面,其實住著兩個靈魂,一個是他,一個,是以前的野田尚雄?"

    "我不知道!"周雅搖搖頭,"我也曾經這樣猜測過,只不過,听他們對話的語氣跟內容似乎又不是這樣,就好像以前的野田大佐還在幽冥圖里面。而現在的這個人,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以前的野田大佐給操控。"

    "難道說,他奪取幽冥圖的目的,其實是以前的野田尚雄指示他這麼做的?"我好奇到了極點,"讓他奪取幽冥圖,然後救出里面的自己?"

    "我也是這麼想的。"

    周雅點點頭,"只不過,如果以前的野田大佐還在幽冥圖里面,他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另外,最重要的一點。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兩個野田大佐,如果真的野田大佐在幽冥圖里面,那現在的這個人,又是誰?"木序亞巴。

    "他有沒有可能是別人冒充的?"

    我再次問了一句。

    "不可能,根據我對他的試探,我感覺,他,也是野田大佐,只是跟以前的有些不一樣而已,而且,這種不一樣的感覺,我根本說不上到底是哪里!"

    周雅的話說完,我徹底的就懵了,今天晚上出現的,是野田尚雄,而幽冥圖里面,竟然還有一個野田尚雄,而且,這兩個,從身體跟思維,竟然還是同一個人。

    這怎麼可能?

    這根本就說不通。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事實上,我現在腦海中有著無數的問題跟謎團,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去詢問周雅。

    周雅又沉默了一會,最後,又死死的盯著我,"林敢,除了這件事情以外,我還發現他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

    "我發現,現在的這個野田大佐,他,他沒有心跳!"周雅的臉色突然變的慘白。

    "你說什麼?"

    我全身就是一顫,"沒有心跳?沒有心跳,那他娘的還是人嗎?那他不是人,又他娘的會是什麼東西?是活尸?"

    "他沒有心跳,那,那,那他是什麼?"

    我震驚的看著周雅。

    "我也不知道!"周雅緊皺著眉頭,咬著牙,"一年前,野田大佐的私人醫生偷偷的告訴我,他說,他在給野田大佐檢查身體的時候,突然發現野田大佐竟然沒有心跳,當時,他震驚到了極點,就在私人醫生告訴了我這件事情之後的第三天,他就被人殺了,我懷疑,是現在的這個野田大佐親自動的手,他身上,肯定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個王八蛋,他到底想隱瞞一些什麼?

    "我越來越感覺不對勁,我假裝奉他的指示來到中國,找尋你跟幽冥圖,其實,我是想偷偷的讓你打開,我想進去看看,野田大佐到底還在不在,不過,這件事情他似乎有所警覺,他不放心我,就親自來到中國,然後跟蹤你跟甦傾城,最後在雲霧山的時候,也是他,讓我追趕你們,那個時候,我就多了一個心眼,我感覺,他找到你,再打開幽冥圖,肯定會發生一些無法掌控的事情。"

    "什麼事情?"

    我盯著周雅。

    "如果我沒有預料錯的話,他千方百計的打開幽冥圖,應該是想進入里面然後殺了里面真正的野田大佐!"周雅咬著牙,一字一句。

    我徹底的听傻了。

    現在的野田尚雄,要去殺幽冥圖里面真正的野田尚雄?

    可是,按照現在這個野田尚雄的那番自言自語,好像他是附著在以前的野田尚雄身上而生存的啊。

    真正的野田尚雄死了,他能活嗎?

    盡管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跟周雅的推斷跟猜測,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感覺一種無法言語的詭異撲面而來。

    我不知道幽冥圖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今天晚上出現的野田尚雄,又是什麼?

    只是,有一點應該可以確定,他,肯定不是人,娘的,誰見過人還沒有心跳的?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本來在雲霧山的時候就想放你們離開,不過,當時他給我發來了指示,讓我趕緊追趕你們,我為了不讓他看出懷疑,就只能開著車追趕,後來到了倉庫,我越想越害怕,這個時候,他剛好開始頭疼,我不再猶豫,我決定救你出去,我知道,只要你打開幽冥圖,他肯定會要你的命,另外,我也不確定,打開幽冥圖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

    周雅死死的盯著我。

    我終于一切都弄明白了。

    只不過,弄明白了周雅為什麼救我,那其他的謎團呢?我根本就毫無頭緒。

    "雅姐,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我看著周雅,問了一句。

    周雅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的確,換作是我,現在也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說完這一句,周雅舒緩了一下表情,笑著說道︰"好了,先別想那麼多了,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事情,是挺麻煩,不過,還是要一件一件的去解決,我說的對吧。"

    我嗯了一聲,"雅姐......"

    "又怎麼了?是不是怕那個小婊子擔心?"周雅,似乎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心事。

    我有些不好意思。

    "這幾天啊,你就待在我這,我就是要讓她難受難受。"說完,她慢慢的俯下身子,盯著我。

    這種盯,不是普通的那種,而是一個女人看男人的那種表情。

    曖昧,溫柔,似乎,還帶著一絲挑逗。

    "雅姐......"

    我再次緊張了起來。

    周雅突然就笑了,"小壞蛋,又在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對不對?放心吧,我不會吃了你。"

    我呵呵的笑著,掩飾著自己的尷尬。

    "不過看你的表情......"周雅又將臉往我身邊湊了湊,"你似乎,巴不得我吃了你啊,對嗎?"

    我的心跳不由的就再次加速了起來,這女人,真的會要人命。

    我有些驚慌失措。

    周雅慢慢的將臉往我的臉旁邊挪,我幾乎都能聞到她的吐氣如蘭了。

    我緊張到了極點,可就在她的臉即將踫到我的臉的時候,她突然就笑著退了回去,然後,很有味道的對著我眨巴了兩下眼楮,"小壞蛋,想的美!"

    說完,就輕輕的拉開了房門。

    不過,房門打開的一剎那,我看見她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

    "雅姐,怎麼了?"

    "樓下有人!"周雅說完,將手摸向自己的頭發,然後,又變戲法一樣的摸出了一把筷子刀,拽在了手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