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五章針鋒相對

第六十五章針鋒相對

    樓下有人?我頓時吃了一驚,周雅不是說我們到這里來是安全的嗎?怎麼現在還有人知道這里?

    這個時候,來這里的,會是誰?

    不會是野田尚雄那個日本老孫子吧?

    我開始緊張了起來。

    周雅示意我不要動,可我還是掙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這個時候,我還在床上躺著,萬一來的真是野田尚雄,那老子豈不是等死?

    雖然我受傷了,可我絕對是不會坐以待斃的。

    周雅一只手扶著我的身子,一只手拽著筷子刀,我們兩個就這樣站在房間的門口,過了一會,好像並沒有什麼動靜。

    我輕聲的說了一句,"雅姐,沒人啊?"

    周雅搖搖頭,"我很確定,樓下。一定有人!"

    說完,她皺著眉頭。"林敢,車庫里面有車,咱們先下去,待會,你從後門直接去車庫,將車開出來,到前門等我。"

    我嗯了一聲。

    周雅又問我能不能堅持?

    我咬咬牙,說沒事!

    周雅拉著我正要往外面走,我似乎想到了什麼,我拉著她的手,示意她等等。然後從旁邊的櫃子里面拿出了一個棒球帽。

    這是我躺在床上的時候看見的。

    我將帽子遞給了周雅,"雅姐,你戴上這個吧,快天亮了!"

    周雅看著我,抿了抿嘴,似乎又被我的小舉動給感動了一番。

    我捂著胸口,拽著周雅給我的汽車鑰匙,我們一步步的慢慢往樓下走。

    這個時候,天,剛剛開始放亮,外面靜悄悄的,而樓下,更是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

    我輕聲問周雅,要不要開燈?

    周雅搖搖頭,說不用。開了燈,反而麻煩,這點黑暗,對她來說,完全不受影響。

    我們已經下到了第一層的樓梯休息台,借著外面的微弱亮光,大致可以看清楚一樓客廳里面的一切。

    周雅示意我盡量別發出聲響,然後她在前,我在後,輕輕的沿著樓梯,一步步的往下面走。

    這個過程,我非常的緊張。我生怕突然冒出一個人突然沖向我們。

    幸好,一切都是自己嚇自己,我們順利的到了一樓,周雅朝著旁邊後門的方向指了指,那里打開門之後,就能直接到達車庫。

    到時候,我將車開到前門,周雅再從前門出來上車。

    計劃是好的,只不過,我真的不知道這屋子里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人,如果有,周雅,她能夠順利從前門出去嗎?

    這個時候,我不敢多想,我拽著鑰匙,慢慢的走向後門,周雅一直盯著我,直到我即將走到後門的旁邊,她這才對著我點了點頭,然後,朝著前面的客廳輕輕的走了過去。

    我有些不放心,我將手放在後門的門把上,可還是忍不住轉過頭,我看見周雅一步步的走到了客廳的中央,就在她繼續要往前面走的時候,兩道寒光突然從黑暗中閃現,朝著她就奔襲了過去。

    我幾乎本能的一聲大叫,"雅姐,小心!"

    也不知道是我喊的及時,還是周雅提前就有了準備,她整個人一矮身子,迅速的一躲,然後朝著旁邊的沙發就越了過去。

    那兩道寒光的速度也是一下子快到了極點,幾乎片刻就再次沖向了周雅。

    我听見兩聲清脆的金屬踫撞聲,然後,客廳的燈,一下子就亮了。

    眼前的情形,頓時讓我目瞪口呆。

    燕雀反身站在周雅的身後,而右手的匕首已經是準備無誤的橫放在了周雅的咽喉,過了一會,我看見王大仙從旁邊走了出來,然後,我又看見了甦傾城。

    "小賤人,沒想到吧?"

    甦傾城笑了笑,挑釁的說了一句,然後又趕緊往我的方向看,見我傻著眼,快步走了過來,"林敢,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沒事。"

    然後,我又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你給我們打電話,我們就追蹤到這里了!"甦傾城得意的說了一句。

    然後,拉著我就往前面走。

    由于拉的比較急,一下子就扯到了我的傷口,我哎呀一聲。

    甦傾城頓時看著我,"你受傷了?"

    我點點頭。

    甦傾城臉色一緊,趕緊扶著我來到了客廳的沙發旁,我坐下之後,甦傾城又問我到底怎麼樣?

    我說沒事,然後讓燕雀放開周雅。

    甦傾城一听,頓時就不樂意了,"林敢,你叫我們放開她,是她綁了你啊?"

    我搖搖頭,"傾城,你們都搞錯了,是雅姐救了我。"

    "你說什麼?"

    這一次,不但甦傾城有些看不懂,就連王大仙,也是一臉的狐疑了。

    我讓燕雀先放開周雅再說。

    燕雀見我不像是在說假話,這才放開了周雅。

    周雅被放開之後,直接走向了一樓的儲物間,然後從里面再次拿來了那個藥箱,見甦傾城還待在我身邊,她不爽的就來了一句,"讓開!"

    "小賤人,你說誰呢?"甦傾城一把就火了。

    "我要給林敢上藥,怎麼?你想讓她死?"周雅狠狠的來了一句。

    甦傾城一听,這才趕緊讓開,其實剛才甦傾城拉著我之前,我從樓上下來就已經扯動了傷口,此時,鮮血已經浸透了紗布,周雅趕緊給我扯開衣服,然後重新的拿掉紗布,當看到我傷口的時候,甦傾城頓時就問了一句,"林敢,誰傷了你啊?"

    我咬著牙,"野田尚雄的人......"

    甦傾城就準備開罵,不過,在她還沒有說話之前,周雅已經是搶先說了一句,"林敢,你怎麼有話不說完啊,不好意思,甦小姐,林敢這一刀,是為我擋的。"

    說完,周雅還假裝十分動情的看著我,來了一句,"謝謝你,林敢!"

    這一番表演,頓時將甦傾城氣的火冒三丈,她看著我,詢問道︰"林敢,這小賤人說的,是不是真的?"

    或許是我這人天生不會說什麼假話吧,我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甦傾城當時就傻眼了,咬著牙,抿著嘴唇,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周雅則在旁邊得意的一邊給我敷藥,一邊包扎傷口。

    待到處理完畢之後,王大仙這才開始詢問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畢竟,周雅可是我們的敵人,可現在,卻似乎變成了我的恩人,這個轉變,他們可有些接受不了。

    我只能一股腦兒的將木材倉庫那邊發生的事情全部都說了一遍,最後說完,我又盯著王大仙,說道︰"大仙,還有件事,我要跟你說。"

    "什麼事?"見我一本正經,王大仙也認真了起來。

    我頓了頓,這才說道︰"我們見到的野田尚雄,或許,不是真正的野田尚雄!"

    "你說什麼?"王大仙被我這句話給徹底的搞懵了,"你說清楚點!"

    我點點頭,當下,將周雅跟我說的事情前前後後的再次復述了一遍。

    當我將整件事情說完,王大仙整個人就傻了,他喃喃出聲,"如果他不是野田尚雄,那他是什麼人?哦,對了,這個王八蛋,或許就不是人,連心跳都沒有,會是人才怪!"

    燕雀也迷糊了起來,看著王大仙,"大仙,他既然不是人,那他會是什麼?"

    "我怎麼知道?"木樂有巴。

    王大仙大聲的說了一句,然後點燃了一根煙,嘀嘀咕咕了好一會,最後,盯著我,"林敢,我覺得,所有的事情,一定是在我們這些人出了幽冥圖之後才發生的,也就是說,你當年留在幽冥圖里面,肯定發生過什麼,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你連個屁都不記得。"

    我感覺王大仙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個野田尚雄,而真正的野田尚雄或許還在幽冥圖里面,這其中,到底發生過什麼,是不會沒有原因的。

    可這個原因,或許也只有曾經的我才知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