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七章背叛

第六十七章背叛

    等到兩人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王大仙跟燕雀也決定告辭。

    出門的時候,王大仙不懷好意的將我拉到門口,說道︰"這兩個女人,你可要好好對付。根據貧道這一百多年的生活經驗,我告訴你一點,林敢小友啊,這女人啊,最能掌控她們,讓她們服服帖帖的方法,就只有一個。"

    "什麼?"

    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上了她們!嘿嘿,只要她們成了你的人,就萬事好商量了。"老東西說完,笑了起來,這一笑,簡直就賤到了極點。

    我當時就愣住了,見王大仙還在對著我笑。

    我冷不丁就來了一句。"大仙,問你個問題。"

    "說!"

    "你還是處男嗎?"媽的。這老東西,自己還光棍一個呢,竟然給我傳導什麼收拾女人的經驗,簡直就是荒謬。

    我這一問,王大仙頓時面紅耳赤,最後憋了一句,"老道當然是處男,老道要保持百年純陽之體,這是玄門中人該有的風範。"

    我心說,得了吧,還玄門中人啊。你這個老東西,比誰都色。

    跟王大仙又有的沒的聊了一陣,王大仙交代我,這大白天的,應該沒什麼問題,等到晚上,他跟燕雀再過來,讓我自己也小心一點,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這一次竟然親自來到中國,那麼,就肯定存有勢在必得的心,所以,這一次讓我逃掉,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點點頭,感覺他這一次說的倒是挺正經。

    一整天,我就听見周雅在跟甦傾城吵。一個說有本事練練。

    一個又說,有本事去外面練練。木央農扛。

    听的久了,我倒是習慣了,中飯是周雅做的,吃完之後,我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了一個下午,傍晚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七點,不過因為是夏天,時間還有些早,外面的太陽還沒有落山。

    甦傾城拉著我說去外面轉轉,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周雅一听,徹底的沒轍了,這外面,她根本來不了啊。

    甦傾城十分的得意,扶著我到了別墅後面的小花園,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之後,甦傾城開始問我的傷勢怎麼樣?

    其實這休息一下午,我感覺自己的傷勢一下子就好了很多,按照一般的身體復原狀況,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武侯兵符的在起一定的作用,要是換作以前,我肯定不會相信這些事情,但是現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一些玄乎的不可思議的事情,我都會相信那麼一點。

    甦傾城見我真的好了不少,這才開心的笑了起來,不過,只是一會,又開始逼問我跟周雅的關系。

    我說周雅就是我姐,沒什麼的。

    甦傾城笑了笑,說這姐姐弟弟的,慢慢發展下去還得了?

    臥槽,這女人,還真是厲害,一語中的啊,不過,說完這句之後,甦傾城就開始靠在我旁邊,說下次找個機會,先跟我將事情給辦了,免得到時候節外生枝被周雅捷足先登了。

    我一听,嚇了一跳,娘的,這種事,能不能含蓄點說啊?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

    見我們兩個在小花園有些打情罵俏的感覺,周雅在別墅的後門突然大吼了一聲,說讓甦傾城趕緊進來,還要不要吃晚飯了,要吃的話,趕緊進來洗菜。

    甦傾城一听,雖然不爽,可還是只能屁顛屁顛的扶著我回去。

    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兩個女人就在廚房里面洗菜做飯,折騰到晚上八點,這飯菜才算是做好,端上桌子之後,我看了一眼,還挺豐盛的,剛準備開動,就接到了王大仙給我打來的電話。

    王大仙問了一下我這邊的情況,我說沒什麼,一切都好。

    王大仙又問,野田尚雄那邊的人應該沒出現吧?我說哪能呢,沒有,這老東西支支吾吾的,最後又問了一句,"那兩個女人呢?搞定了嗎?"

    "沒事了。"

    "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挺有辦法的,行了,我跟燕雀先吃飯,吃完飯我們就趕過去。"

    "嗯,那好。"

    我一把掛斷了電話。

    周雅問我是誰,我說是王大仙,問問這邊的情況。

    周雅點點頭,也問了一番我的傷勢,我說復原的效果比預期的要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武侯兵符的原因。

    周雅扯開我的衣服,還檢查了一番,然後說道︰"是復原的好快,恐怕過不了一個星期就能痊愈了。"

    甦傾城死死的盯著周雅,"喂,你亂佔便宜,男女授受不親,你們日本人不懂這個道理啊?"

    "我們日本人,就知道勾引人,我佔便宜?我還摸呢!"說完,就在我的臉蛋上摸了一把。

    "你......"

    好吧,這一次,周雅又佔上風了。

    不太平靜的將這頓飯吃完,已經到了晚上的九點,我再次給王大仙打了一個電話,問王大仙什麼時候能到?

    王大仙告訴我,剛剛出發,用不了多久就能到。

    我這才安心了下來,雖然周雅也是很有實力的,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更加的信賴燕雀,那小子,真是強悍到了極點。

    我們三個閑的無聊,就在客廳看著電視,大概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左右,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誰啊?"

    "應該是王大仙他們到了吧?"我說了一句。

    周雅站了起來,慢慢的向著門口走去,我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轉過頭,我看見周雅貼著門朝著貓眼里面看了一眼,然後突然就跟受了驚的兔子一樣飛快的後退了回來。

    我當時就吃了一驚。

    "雅姐,誰?"

    周雅轉過頭,看著我,我發現她臉色慘白,身子也在不住的顫抖,她指了指外面,"野田大佐......"

    "什麼?"

    野田尚雄怎麼來了?

    一听到野田尚雄,甦傾城也緊張了起來,周雅只是片刻的驚慌,隨即,就從挽起的頭發上抽下了筷子刀,緊緊的拽在了手上,我趕緊掏出手機,剛剛撥通燕雀的手機號碼,外面的敲門聲又再次的響了起來。

    "喂,林敢,什麼事啊?"

    手機里面傳來了林敢的聲音。

    我壓低了聲音,"燕雀,野田尚雄來了,快來救我們!"

    "什麼?"

    我听見燕雀驚呼一聲,然後就是一陣汽車引擎劇烈的咆哮,我知道,燕雀已經在飛速的趕來,我沒有掛斷電話,我將手機放在沙發上,死死的盯著門外。

    周雅,緊緊的拽著筷子刀,看上去,也一下緊張到了極點。

    而甦傾城,則是飛快的從自己的小腿上抽出了手槍,她可是槍不離身的。

    "咚咚咚!"

    敲門聲,第三次的響了起來。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我知道,現在我們三個,絕對緊張到了極點。

    第三次敲門聲響起之後,半晌都沒有反應,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客廳的落地窗突然發出一聲巨大的砰!

    接著,窗戶碎裂,幾個黑影閃電一般的從外面閃了進來。

    他們手握短刃,身作黑衣,正是野田尚雄手下的鬼刀流高手。

    我幾乎本能拽緊了拳頭,事實上,在听到周雅說外面是野田尚雄的時候,我已經是將武侯兵符緊緊的拽在了手里。

    那幫黑衣人成一字排開,過了一會,我看見野田尚雄跟賀奔從外面走了進來。

    外面,似乎還有人影,我估計,是肥尸跟趙冰他們。

    "林敢,咱們又見面了!"

    野田尚雄看著我,說了一句,然後,又死死的盯著周雅,"雅子,你工作的第一天,我就告訴過你,感情這東西,永遠是世界上最致命的弱點,你,為了他,背叛了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