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八章我比她,更愛你

第六十八章我比她,更愛你

    周雅死死的拽著筷子刀,听著野田尚雄的話,她的身子在劇烈的顫抖。

    過了一會,周雅冷笑了一聲,"我沒有背叛野田大佐。因為,你根本就不是他,我沒說錯吧?"

    我趕緊朝野田尚雄看了過去,我發覺,他的臉色猛的一變。

    幾乎在同時,賀奔這個混蛋也朝著野田尚雄看了過去,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沒有找到小孩子的肉,賀奔又成了哪個沒有皮的怪物,一看之下,就讓我惡心到了極點。

    賀奔的臉色看不出來到底在想些什麼,不過,我相信,他現在肯定也有些狐疑。為什麼周雅會說出剛才的那番話?

    "雅子,你說什麼?"

    野田尚雄在片刻就將臉色恢復了過來。然後死死的盯著周雅。

    "你不用裝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野田大佐。"

    周雅一字一句。

    "笑話,我不是野田尚雄,那誰是?"野田尚雄笑了起來,"好了,不跟你們浪費時間了,其實,我今天早上就想對你們動手,不過,燕雀那小子在。我把握性不大,但是現在嘛,你們還是乖乖听話的好。"

    "你怎麼找到這里的?"

    周雅有些不甘心。

    "當然是跟蹤燕雀他們來的了,我知道,你們逃離之後,肯定會聯系他們,所以,只要跟著他們,就一定能找到你們,在你們中國,這叫著什麼?這叫著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對吧?"

    野田尚雄沙啞的笑了起來,笑的特別的癲狂。

    娘的,我後悔到了極點,早知道,我就不給甦傾城打電話不通知燕雀他們了。

    只不過話說回來。我早晚還是會跟他們聯系,而只要我跟他們聯系,野田尚雄的人就一定會跟蹤而來。

    說白了,他們找到我,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

    而現在,只不過是讓這個時間來的早了一些而已。

    "林敢,你先走!"

    周雅將筷子刀橫在身前,大聲的說道。

    "不自量力,今天,你們誰都走不了,賀奔,這個叛徒就交給你了。"說著話。野田尚雄直接朝著我就走了過來。

    "王八蛋,你不怕刀是吧,我倒要看看,你怕不怕槍!"

    我身後的甦傾城突然厲聲的說了一句,接著,就猛的扣動了扳機。

    三聲槍聲。

    三顆子彈全部都打在了野田尚雄的腦袋之上,兩顆在臉頰,另外一顆,則是在標準的眉心。

    甦傾城的槍法,可不是一般的準。

    野田尚雄的腦袋上,赫然就多出了三個血洞,尤其是眉心的那一顆,簡直就觸目驚心到了極點。

    子彈,都是通過火藥的激發,然後,經過高速的旋轉到達目標的。

    所以,一般的傷口,其實都要比子彈的大小大的多。

    野田尚雄眉心的血洞尤其明顯,不過,只是一會,在鮮血還來不及流出來之前,我就看見,那個血洞,在飛速的愈合著,由大變小,最後,完全就沒有一絲一毫的痕跡。

    野田尚雄扭動了幾下脖子,陰冷的盯著我們,"說過了,你們的這種小把戲,對我沒用。"

    說完,朝著我就直接奔了過來。

    我想也沒想,猛的站起,大喊一聲,"傾城,你先走!"

    然後,幾乎本能的就抬起胳膊,朝著野田尚雄就擊打了過去。

    野田尚雄的速度非常快,只是,他似乎已經習慣了自己的那種不死之軀,看見我的拳頭,根本就沒有躲閃,我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野田尚雄的身子一個踉蹌,然後死死的盯著我。

    我頓時就愣住了,我沒有想到我在沒有鮮血觸踫武侯兵符的情況之下,竟然也能夠打出這樣剛猛的一拳。

    難道說,武侯兵符覺醒到一定的程度,根本就可以跟身體融合到一起?

    我感覺自己一下子就來了信心。

    野田尚雄咬著牙,"看不出來啊,再給你一點時間,恐怕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了,只不過,你現在,仍然沒有任何的機會。"

    說完,他再次朝著我奔了過來。木央農巴。

    幾乎在同時,我再次听見了三聲槍響。

    野田尚雄的腦袋上,又出現了三個血洞。

    甦傾城,根本就不死心。

    只不過,所有的一切,都幾乎在重演,野田尚雄腦袋上的傷口,依舊以那種肉眼可及的速度在快速的愈合。

    "傾城,沒用的,你先走!"

    我厲聲一句,說完,我猛的一把扯開自己的衣服,我撕開自己胸口的紗布,然後,將武侯兵符狠狠的壓了上去。

    一陣劇烈的疼痛鑽心一般的傳來。

    本來已經愈合了一點點的傷口,經過這番擠壓,再次涌出了鮮血,那些鮮血,一觸踫到武侯兵符,就瞬間就快速的吸收了進去。

    只是一瞬間,武侯兵符就變成了血紅一片。

    我將它死死的拽在手上,我大口大口的喘氣,剛才那種撕裂傷口的疼痛,差點就讓我昏厥了過去。

    "林敢!"

    甦傾城大喊了一聲。

    "你先走!"

    說完,我護在她的身前,我看見賀奔已經沖向了周雅,而另外那些黑衣人也是瞬間的朝著我們三個靠近。

    "好啊,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實力!"

    野田尚雄一咬牙,猛的往前一沖,我直接跟他就對撞在了一起。

    我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跟野田尚雄踫撞在了一起,他整個人頓時就皺緊了眉頭,他有些意外。

    我咬著牙,"你現在,是不是也很驚喜?"

    說完,一拳頭朝著他揮了過去。

    野田尚雄快速的後退,只是剛才的瞬間較量,他似乎就明白,自己,竟然不可能勝過我,當然,我也不可能瞬間勝過他。

    我不知道我到底覺醒了多少武侯兵符的實力,但是現在,我真的充滿了信心。

    野田尚雄不敢遲疑,右手一揮,對著他的這個動作,那八個黑衣人頓時分成兩隊,一隊攻擊周雅,而另外四個,則直接朝著我奔了過來。

    以一敵五。

    只是一兩秒鐘,我就感覺力不從心,我不住的後退,身子完全都有些站不住了。

    甦傾城緊張的在後面看著,她現在,已經沒有了子彈。

    "林敢!"

    "傾城,你快走!"

    我知道,我跟周雅終究不可能是這麼多人的對手,現在,能走一個,是一個,我只希望再拖延一點時間,等到燕雀的到來。

    "我不走!我死也要跟你在一起!"

    甦傾城哭著喊著,依舊死死的站在我的後面。

    所有的黑衣人瘋了一般的沖了過來。

    野田尚雄似乎徹底的憤怒了,這王八蛋冷笑的站在一旁,"林敢,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命,不過,我今天要在你身上多弄幾個窟窿,我要讓你知道,不跟我合作的下場是什麼!"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那幫黑衣人更加玩命的展開了攻擊。

    我赤手空拳,雖然已經覺醒了一部分武侯兵符的力量,但是,終究抵不過四個黑衣人的同時攻擊,我的手臂,後背,都被他們手中的短刃給劃破了好幾塊。

    甦傾城在我的後面,大聲的哭了起來,"林敢......"

    我咬著牙,一把翻滾到了旁邊的沙發旁,我抓起了茶幾上的東西,茶杯,茶壺,口杯,還有茶葉桶子,齊刷刷的朝著那幫黑衣人就丟了過去。

    待到擁有了片刻的時間之後,我一把沖向甦傾城,將她死死的拽住,朝著後門的方向就沖了過去。

    現在,我只想救甦傾城,我望不了野田尚雄當初看著她的那種目光,如果她遭受到了什麼侮辱,我相信,我就對不起她說的那四個字,她說過,我是,她的男人!

    甦傾城被我拽著,身子一晃,差點就摔倒。

    我趕緊將她扶住,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我好不容易創造出來的片刻機會,在這一刻,又瞬間耽誤。

    那幫黑衣人瘋狗一般的撲了過來。

    我只听見甦傾城大喊了一聲小心,然後,她猛的一把推開我,當我再次轉過頭的時候,我發現,其中一柄黑衣人的短刃已經瞬間刺進了她的身體。

    "傾城!"

    我像瘋了一般的沖了過去,一拳頭狠狠的擊打在了那個黑衣人的胸口。

    我看見他一聲悶哼,胸口一瞬間就凹陷了下去,然後,身子倒飛,撞擊在了其他幾個黑衣人的身上。

    我用力的扶著甦傾城。

    那幾個跌倒在地的王八蛋,幾乎片刻就再次站了起來,然後,又瞬間撲向了我。

    就在這個時候,那扇本來就已經支離破碎的巨大落地窗又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響,一輛越野車,彪悍的直接沖了進來,車還沒停穩,燕雀一個翻身,從車里面沖出,一腳踹開再次撲向我的黑衣人,然後像一尊戰神一般的守護在我的身前。

    "林敢,對不起,我來晚了。"

    我咬著牙,我扶著甦傾城,她微笑的看著我,嘴角流著鮮血。

    "傾城!"

    我顫抖的叫了一聲,眼淚一下子就滑了出來。

    甦傾城依舊保持著那種恬美的微笑,"林敢,不要哭,我只是想證明......證明,我比她,更愛你,現在,你欠我兩刀了......"

    ps:

    晚上還有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