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六十九章艱難的選擇再次感謝CHENGPAPA的玉佩打賞

第六十九章艱難的選擇再次感謝CHENGPAPA的玉佩打賞

    听著甦傾城說的這番話,我的眼淚根本控制不住,拼命地往下涌,我死死的拽著拳頭,這一刻。我人生第一次動了殺機。

    我想殺人,我想干掉眼前的這個日本老孫子,我想將他碎尸萬段。

    "傾城......"

    我捂著甦傾城胸口位置的傷口。木央尤弟。

    "林敢,你不用擔心,我死不了,我還要你做我男人呢!"甦傾城臉色慘白,皺著眉頭,我知道,她在極力的忍耐著。

    燕雀一直站著我的旁邊,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一切,那幫黑衣人明顯感覺到了燕雀的壓力,一個個不再上前,只是警惕的看著我們。

    "大仙。把藥箱拿過來!"

    燕雀突然大喊了一聲,這個時候我才發現。王大仙這個老東西,還躲在車里呢,他有些畏懼,打開車門之後唯唯諾諾的,燕雀再次出聲,"別擔心,我在這,沒人敢動你,誰敢動,我要誰的命!"

    王大仙這才哦了一聲,趕緊跑向了旁邊的雜物間。

    果然。有燕雀的坐鎮,沒有人敢動。

    事實上,野田尚雄也明白,燕雀,他說的出,做得到,就憑他的實力,要殺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絕對沒有問題。

    至于野田尚雄自己,他雖然有自愈的能力,但是,我相信,他的身上肯定也有弱點,要不然,他就會直接朝著燕雀沖過來了,反正他不會死,對吧?

    王大仙很快就拿來了醫藥箱。我輕輕的扯開甦傾城的衣服,趕緊給她上了一些白藥先止住血。

    這個時候,我發現周雅也已經堅持不住了,果不其然,隨著賀奔跟其他黑衣人的加入,周雅的壓力大增,在硬扛了幾分鐘之後,被賀奔一腳踹在了地上。

    賀奔像個瘋子一樣的將周雅從地上拽了起來,推到了野田尚雄的跟前,野田尚雄饒有興趣的看著周雅,然後,突然一個耳光狠狠的給甩了過去。

    "你知道背叛我會是什麼下場?"

    他陰冷的說了一句。

    說完。這個王八蛋又看著我,"林敢,你果然讓我很驚喜!"

    我咬著牙,死死的盯著他,"野田尚雄,我不管你是誰,有朝一日,我一定殺了你。"

    "是嗎?那也要你有這個實力才行,別以為燕雀來了我就拿你沒辦法。"他陰冷的笑了笑,"我剛才就說過,這個世界上,感情,永遠是人最大的弱點。"

    說完,他伸出一只手。

    我不知道他要干嘛?

    一個黑衣人給他遞過去一把短刃,他緩緩的接了過來,拽在手上。

    "林敢,看著你心愛的女人受傷,心里很難過吧?"他瞥了一眼甦傾城,"其實,這還不是最難過的,現在,我就告訴你,什麼叫著最難過,最難過的是,你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女人受傷,而你,卻完全無能為力!"

    說完,他反手一把扯住了周雅的頭發,然後將她瞬間就給拽了過來,接著,手中的短刃閃電一般就刺進了周雅的肩膀。

    "啊......"

    周雅悶哼一聲,死死的咬著牙。

    我整個人渾身就是一顫,我全身的肌肉都給崩的緊緊的,我沒想到,他竟然會二話不說就直接動手。

    鮮血,順著周雅的肩膀瞬間就流了下來,浸透了她的衣服。

    野田尚雄猛的一把又將短刃給拔了出來,然後沙啞的笑著,"怎麼樣?是不是現在更難受?我告訴你,乖乖听我的話,跟我走,那麼,她就不會受到任何的痛苦,要不然,我就一刀一刀的捅下去,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能堅持多久,哦,對了,千萬別懷疑我說的話,我這人,做的出,做得到!"

    說完,他再次揚起了短刃,"我數三聲,接下來,就看你的選擇了,一!"

    "野田尚雄,你這個老孫子,你腦袋被驢踢了吧,川口雅子是你的人,你用她來威脅我們,你是不是有病啊?行,你有種,你捅啊,反正跟我們沒關系,對吧?"

    王大仙大大咧咧的說道。

    野田尚雄搖搖頭,沒有跟王大仙辯解,而是冷冷的再次一聲,"二!"

    "臥槽,你他媽有病吧?"

    王大仙又罵了一句。

    我死死的拽著拳頭,這一刻,我知道,這絕對不是在演戲,如果野田尚雄一大早就想利用周雅將我抓回去,就根本不會發生周雅救我的事情,這根本說不通。

    周雅,是因為知道她不是真正的野田尚雄,這才背叛的。

    我咬著牙,我死死的盯著。

    "三!"

    野田尚雄說完,又是一刀朝著周雅的傷口位置再次刺了過去。

    傷口復傷口,那種痛苦,也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夠知道。

    這一次,絕對比剛才的那一刀還要痛苦的多。

    只不過,這一次周雅卻連哼都沒哼,她只是死死的咬著牙,冷汗,順著她的額頭拼命的往下流。

    野田尚雄再次將短刃給拔了出來,"林敢,第三刀了,你考慮好。"

    "林敢,別听他的,他要殺他自己的人,關我們什麼事,我們走!"

    王大仙幫我扶著甦傾城,我卻是根本挪不動自己的腳步,一絲一毫都不行。

    周雅,她救過我,而現在,我就這樣離開,我根本無法原諒自己。

    "看來,你還是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

    野田尚雄用力的一拽周雅的頭發,這一次,依舊是朝著那個傷口的位置,狠狠的刺了過去,這一下,這個王八蛋刺的凶狠到了極點,直接穿透了周雅的肩膀。

    巨大的痛苦讓周雅再也忍耐不住,她咬破的嘴唇,大喊了一聲,"林敢,你走啊!走啊!"

    "雅姐!"我大喊了一聲,我的心,仿佛被什麼東西給狠狠的刺了一下。

    "不要管我了,你們快走,她說的對,她的確比我更愛你!"周雅淒冷的看我。

    野田尚雄無恥的笑了起來,他吸了一下鼻子,"林敢,第四刀了,你考慮清楚了!"

    說完,他將短刃在手中把玩了起來,死死的盯著我。

    他在等待我的選擇。

    "林敢......"

    甦傾城突然在旁邊叫了我一聲。

    我轉過頭,她臉色慘白,"我想問你個問題。"

    "傾城,你說!"

    "如果在他手上的,是我,你會救我嗎?"

    甦傾城露出一絲苦笑。

    我用力的點點頭,"我會!"

    "那好,那你去救她吧!"甦傾城咬著牙,眼淚一下子就滑了下來。

    "傾城大妹子,你說什麼胡話呢,讓林敢去救那個日本娘們,他去了,還能有命嗎?"

    王大仙徹底的激動了起來。

    "可我知道,如果他不去救,在以後的日子里,他會生不如死,對嗎?"甦傾城看著我。

    有人說過一句話,這個世界,找一個愛你的女人,難,可是,要找到一個愛你的,又懂的女人,就更難了。

    甦傾城,或許就是我生命中的那個女人。

    "臭婊子,我不要你可憐,帶著你的男人,趕緊給我滾!"周雅大聲的罵了一句。

    甦傾城笑了笑,"小賤人,我不是可憐人,我只是知道我男人的心,與其讓他在以後的日子里都忘不了你,還不如賭一把,你說呢?"

    周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嘴唇顫抖著,眼淚撲朔而下。

    "第四刀了,林敢,你準備好了嗎?"

    野田尚雄絲毫沒有跟我開玩笑的意思。

    說完,慢慢的揚了起來。

    "等等!"

    我咬著牙,轉過頭看了一眼甦傾城,接著,又看了一眼周雅。

    "林敢,你不會真去吧?你去了,可能就是死啊,這個王八蛋,他不會放過你的。"王大仙緊張到了極點。

    我再次看著甦傾城,盯著她那張蒼白的臉,我想說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甦傾城伸出手,撫摸在我的臉上,然後,猛的一咬牙,大聲說道︰"要去就去,別他媽婆婆媽媽的,是我甦傾城的男人,就他娘的給我頂天立地一回!你死了,我給你守寡,你要是還能活著,我甦傾城伺候你一輩子,去!"

    那一刻,我動容了,我用力的抱著甦傾城,說了三個字,"對不起!"

    說完,我看著野田尚雄,"恭喜你,你贏了!"

    ps:

    晚上還有一更,我真的很給力了,你們呢?再次求一切。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