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章幽冥圖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第七十章幽冥圖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野田尚雄見我最終妥協,很愜意的將周雅推給了旁邊的一個黑衣人,然後雙手拍了起來。

    "林敢,我就知道,你是一個憐香惜玉的男人。七十多年前,你是,現在,你更是!"

    我心里一愣,看來,這個家伙真的記得野田尚雄的所有記憶,我有些搞不明白了,他明明就是野田尚雄,可為什麼還會存在另外一個?

    這其中,到底發生過什麼?

    "林敢......"

    王大仙見我真的豁出去了,整個人就慌了,"林敢,你真要跟他們去?"

    "大仙。我沒的選擇!"

    我搖搖頭,無奈的說道。

    "燕雀。你看這小子......"

    王大仙看著燕雀。

    燕雀一臉的冷靜,打斷了王大仙的話,"好了,大仙,這是林敢的選擇,我們要尊重,換作是我,我也會這麼做的。"

    說完,燕雀又看著我,"林敢,你放心去吧。我們會照顧好傾城姐,另外,我向你保證,如果你出了事,我一定為你報仇,摘了他腦袋,我說到做到!"

    燕雀指向了野田尚雄。

    野田尚雄一陣冷笑,"天下第一高手燕雀,說話,就是不一樣!好了,林敢,咱們走吧!"

    我點點頭,緩緩的走到了野田尚雄的身邊,周雅緊緊的盯著我,"傻瓜,你這是找死!"

    我搖搖頭。"有些事,明知道是死,也要去做,你說呢,雅姐!"

    說完,我一把推開那個黑衣人,將周雅扶了過來。

    "好了,咱們走!"

    野田尚雄跟在我們身後,一行人快步的往門口走。

    走了兩步,我回過頭,我看見甦傾城在不住的看著我,她的眼淚。流的臉頰上到處都是。

    "傾城,我會回來的!"

    我喃喃的說了一句。

    甦傾城點點頭,突然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林敢,我有些後悔了,我不要你離開我,嗚嗚......"

    我心里一痛,這一刻,甦傾城可愛的就跟一個小女孩一樣,我發現,做她的男人,真的很幸福。

    我背轉身,扶著周雅。

    周雅咬了咬牙,想說什麼,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林敢......"

    甦傾城在後面大喊了一句。

    我死死的忍住,我咬著牙,一步一步的走到別墅的門口。

    別墅的門口停著三輛車,我打量了一眼,直接朝著最中間的那輛走了過去,我發現,趙冰,就站在那個地方。

    我加快了腳步,扶著周雅,不經意之間,扯動了一下周雅的傷口。

    周雅疼的哎呀一聲,我假裝問她怎麼樣?然後趕緊輕聲說道︰"雅姐,待會,你擋著我。"

    "你要干嘛?"

    周雅皺緊了眉頭。

    我沒有說話,扶著周雅繼續往前面走。

    待到走到趙冰身邊的時候,周雅假裝疼的站不起來,身子一軟,我趕緊蹲下身子,從口袋里面將武侯兵符給掏了出來,然後緊緊的拽在手上,我慢慢的扶起周雅,周雅心神領會的將我的身子給擋住。

    我瞧準機會,直接將武侯兵符一把就塞到了趙冰的手里。

    趙冰一愣,他只有一只的血紅眼楮死死的盯著我,然後全身都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我不由一驚,我突然想起來了,趙冰,他跟肥尸都不敢觸踫武侯兵符。

    我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按照我的想法,我是想將武侯兵符交給趙冰,然後,在關鍵的時候,再讓趙冰交給我,這樣的話,我逃出的希望就會大了很多,要不然,野田尚雄忌憚我有武侯兵符,估計一到目的地就會跟上次一樣給我來個搜身。

    因為我很清楚,趙冰上次故意讓我逃走,他肯定是已經恢復了人性,雖然我不知道在他的身上發生過什麼,但是,他一定會幫我,可是,我完全忽略了一點,趙冰,他已經不是人,所以,他對武侯兵符,有天生的畏懼性。

    我還記得上次在龍門街打肥尸的時候,我一拳頭過去,肥尸整個臉上頓時就跟火燒一樣。

    而現在,我將武侯兵符放到趙冰的手里,他,會不會是一樣的感覺呢?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看見趙冰整個面孔都開始扭曲,他一定是承受了極大的痛苦,他死死的忍住,隨後,我看見他慢慢的撩起了自己身上的那件湖人隊的球衣,將武侯兵符慢慢的包裹了起來,這才慢慢地恢復了正常。

    我頓時就松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已經是走了過來,"怎麼了?雅子?扛不住啊?"

    周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轉過頭。

    "林敢,我看這樣,你跟我坐一輛車!"

    說完,野田尚雄往前面一指。

    我點點頭,"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說完,我扶著周雅,快步的走到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前,野田尚雄親自給我拉開車門,我跟周雅立馬就鑽了進去。

    野田尚雄一揮手,所有人也快速的上車,隨即,三輛車快速的駛離了別墅區。

    剛出了門口,車,又再次的停了下來,坐在副駕駛位的野田尚雄猛然一回頭,然後看著我,"林敢,我看,你還是先將武侯兵符交出來吧!"

    娘的,我就知道,他肯定沒忘記這一茬。

    我笑了笑,"你覺得,我會將武侯兵符放在身上嗎?"

    野田尚雄不相信,立馬叫我下車,然後又叫一個黑衣人搜了我身上一圈。

    確定沒有了之後,他顯得有些狐疑,想想也是,在別墅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離開過他的視線,可武侯兵符,怎麼就不見了呢?木央撲血。

    我為了打消野田尚雄的狐疑,笑了笑,"武侯兵符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交給你,我自己栽在你手上,也就認了,可武侯兵符,燕雀,他一定會保管好的。"

    野田尚雄盯著我看了一會,最終打消了心中的疑惑。

    在他看來,或許我在跟甦傾城說話的時候,早就將武侯兵符交給了燕雀。

    他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我會將武侯兵符交給一具活尸。

    而那具活尸竟然還存有人性。

    回到車上之後,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同時,我心里也真的感激趙冰,上次,是他救了我跟周雅,而這一次,他再次給了我可能翻盤的機會。

    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跟其他的活尸不一樣?又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了人性。

    這個謎團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盤旋,一路上,我什麼都沒想,事實上,我也根本制定不出任何的計劃,因為,我不知道野田尚雄要帶我去哪,我也不知道,面對我的到底是什麼。

    最關鍵的一點,幽冥圖?呵呵,那東西是什麼玩意,我可不知道,就更別提說怎麼打開了。

    如果說野田尚雄現在知道我心里的這種想法,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氣的吐血。

    三輛車七拐八拐的走了好幾個小時,我看了一眼汽車里面的時鐘,都已經晚上的兩點多了。

    我知道,野田尚雄這是故意在轉圈,為了不讓燕雀等人追蹤到。

    差不多又往前開了半個多小時,三輛車終于在一個廢棄的工廠前停了下來。

    眾人下了車。

    賀奔從另外一輛車上下來,來到我們的跟前,野田尚雄問了一句,"這里沒事吧?"

    "放心吧,他們跟不上來,這里,絕對安全,安靜!"賀奔陰冷的一笑。

    娘的,安靜,是準備等老子打開幽冥圖,再掛了老子嗎?

    "進去吧!"

    野田尚雄揮了揮手,所有人都朝著廢棄工廠的鐵門走去,到了里面,賀奔帶著我們進入了一個大的房間,然後按亮了牆上的電燈,這里,應該是以前的一個車間,荒廢了之後,還有不少的東西落在這里。

    賀奔叫人胡亂的打掃了兩下,野田尚雄最後才說了一句,"好了,不要耽擱時間了,把幽冥圖拿出來吧!"

    賀奔笑了笑,"野田大佐,剛剛在那別墅的時候,我好像听見雅子小姐說你不是真正的野田大佐啊?"

    野田尚雄一愣,隨即不屑的說道︰"賀奔,我是誰,你還不認識嗎?"

    "我只是有些懷疑!"賀奔明顯的警惕了起來。

    "好吧,既然你懷疑,我也不想多做解釋,只不過,我是誰,跟打開幽冥圖,有直接的關系嗎?我早就說過,咱們這一次,是合作,我負責搞定林敢,你負責拿出幽冥圖,打開了之後,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咱們,各取所需,不是嗎?"野田尚雄死死的盯著賀奔。

    賀奔陰冷的看著野田尚雄,思索了一會,這才點點頭,"你說的沒錯!"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野田尚雄,已經有些等不及了。

    賀奔點點頭,喊了一聲,"肥尸!"

    我看見那胖子快步的走來,從肩膀上取下一個畫筒,賀奔接過,打開畫筒,從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幅卷好的畫。

    我看的真切,那,就是一幅畫,也只是一幅畫而已。

    我輕聲問了一句,"雅姐,那就是幽冥圖?"

    周雅嗯了一聲,輕輕的點了點頭。

    賀奔叫人將前面的桌子打掃干淨,然後將那卷畫輕輕的放在上面,最後,看了我一眼,"林敢,下面,看你的了!"

    我看見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我,這一刻,我竟然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

    ps:

    今天第五更,明天起,保底三更,如遇土豪打賞玉佩,加更一章,打賞皇冠,加更十章,還是那句話,你們有多熱情,我就有多激情,大不了玩命嘛,多謝各位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