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一章打不開的詭畫

第七十一章打不開的詭畫

    我扶著周雅,見所有人還盯著我,就只能將周雅送到旁邊的一個木桌子旁。

    周雅緩緩的坐在地上,斜靠著桌子,然後緊緊的捂著傷口。用一種極為擔心的眼神看著我。

    我轉過身,看著不遠處桌子上的幽冥圖,那真的就是一幅畫,一副卷起來的畫,我無法想象這幅畫里面,難道真的有另外一個世界?

    一想到這一點,我的心,就再次的狂跳了起來。

    好奇,緊張,未知的忐忑,促使我緩緩的往前靠近。

    "林敢,你還等什麼?"

    賀奔冷冷的說了一句,這家伙。雖然已經沒有皮了,但是。我還是能夠從他那渴望的眼神里看到那種熾熱的期待感。

    我很清楚,他想進入幽冥圖,為的,就是永生不死。

    我瞥了一眼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我看的出來,他依然激動到了極點。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我打開那副神秘無比的畫卷。

    我知道,這個時候。我根本不可能拖延下去。

    事實上,經過了剛才那樣一番的轉圈,燕雀等人是絕對不可能找到這里的。

    我走向了幽冥圖,這個時候,其實我心里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站在敵人的立場上,我自然不想幫他們打開幽冥圖,但是,站在我個人的立場上,我卻是真的想試著打開一番,因為,人,對于未知的事物,都是充滿好奇的。

    沒有人,不想一探究竟。

    我站在木桌前,此時。幽冥圖,就放在我的面前。

    我看了兩眼,我發誓,那真的就是一副普通的畫。

    "好了,林敢,不要再耽擱下去了!"

    賀奔再次的說了一句,身子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我知道,他們,都在見證奇跡發生的那一刻。

    我努力的壓抑住了自己心中的那份緊張跟激動,我慢慢的伸出手,觸踫到了幽冥圖,圖。是紙制的,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材質。

    我緩緩的解開綁在幽冥圖上的一根紅繩,然後試著將畫慢慢的展開......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這畫,竟然打不開。

    也就是說,這畫,就這樣一直卷著,我想用手展開,可是,卻完全做不到,我不由的加重的一點力度,可那畫,依然那樣卷著,就好像,它根本就是一副展不開的畫卷。

    我頓時就愣住了。

    這世界上,還真的有打不開的畫?

    我有些不敢相信,又嘗試了一番,事實證明,這畫,真的卷的嚴嚴實實的,我完全就打不開。

    我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我又努力的嘗試了好幾次,可它,依然的紋絲不動。

    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將它慢慢的放在桌子上,我轉過頭,我發現賀奔跟野田尚雄都在死死的盯著我。

    過了一會,我說了一句,"不好意思,這畫,我打不開!"

    兩人頓時就是一愣,隨即,賀奔就一把沖了過來,他扯著我的衣領,身上,散發著一種腐尸特有的味道惡狠狠的盯著我,"林敢,都這個時候了,你不要跟我耍花樣!"

    "我沒有耍花樣,打不開,就是打不開!"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不可能!"

    賀奔整個人就激動了起來,"這個世界,除了你,沒人能夠打開幽冥圖,你說你打不開,誰信?"

    "信不信由你,事實擺在眼前,我也沒有辦法!"

    我冷冷的說了一句。

    賀奔咬著牙,"好,很好,你有種!"

    說完,賀奔猛的轉身,然後走到野田尚雄的面前,"野田大佐,當初我就說過,我出幽冥圖,你負責搞定林敢,現在看來,你好像搞不定他啊?"

    野田尚雄的臉上陰晴不定,他死死的盯著我,眼神有些古怪,過了一會,他走到我身邊,輕聲說道︰"林敢,我勸你老實一點,打不開這幽冥圖,你跟她,都不會有好下場!"

    說完,野田尚雄指著周雅。

    我心中一怔,這個時候,我忐忑到了極點,不過話說回來,你大爺的,不是我不想幫你們打開,是老子根本打不開啊?

    我相信,七十多年前的那個我或許能打開,但是現在,我真的對以前的事情一無所知,我根本不知道這幅畫的玄妙到底在哪?

    "我說過,我真的打不開,你殺了也沒用!"

    看著野田尚雄,我只能這樣無力的辯駁了一句。

    "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不過,其他人,我就不好說了!"

    說完,野田尚雄不再理我,而是直接走到一個黑衣人的面前,直接從他的腰上抽出了短刃,快步的就走到周雅的面前。

    "王八蛋,你還干什麼?"

    我快速的沖了過去。

    野田尚雄十分的不爽,轉過頭,朝著我就一腳踹了過來,沒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我一屁股就跌倒在地上。

    野田尚雄二話不說,一把揪住了周雅的頭發,將周雅從地上活生生的提了起來,然後,揚起了手中的短刃,"林敢,她的命,現在在你的手上,你看著辦!"

    "王八蛋!"

    我大罵了一句。

    "你罵也沒用!"野田尚雄冷笑了起來,"你最好快點,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一到,你要是還沒有打開幽冥圖的話,那麼,她的身上,又會多出一個窟窿。"

    說完,這個王八蛋,不再說話,只是耐心的等待著我的表演。

    "好!"

    我大吼了一聲,猛的站了起來,剛才,我是忐忑的走到幽冥圖的面前,而這一刻,而活生生就是沖過去,我再次抓起了那副神秘的畫卷,我用力的想將它展開,但是,不管我多努力,多掙扎,它好像本身就是無法展開的一樣,根本打不開。

    我幾乎都要瘋了,我死死的拽著幽冥圖,我轉過身,我看著野田尚雄,大吼了一句,"我真的打不開!"

    "是嗎?"

    野田尚雄一陣冷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這個王八蛋拽著短刃,再次高高的揚起。

    我丟下幽冥圖,像瘋了一般沖了過去,在野田尚雄的短刃還沒有落下之前,我死死的就一把握住了刀刃。

    野田尚雄古怪的笑著,他不斷的用力,短刃,劃破我的手掌,又慢慢的刺進了周雅的傷口。

    周雅,用一種苦澀的笑容死死的忍住,她看著我,冷汗,順著她的額頭滾滾而落。

    而此時,我的手掌,也是鮮血一片,觸目驚心。

    "林敢,你放手!"

    周雅咬著牙,擠出了一句話。

    我搖搖頭,我死死的拽著,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我知道,我真的盡力了,我完全操控不了局勢。

    "你們想死,還沒這麼容易!"

    野田尚雄抽回了短刃,又一腳朝著我的肚子踢了過來,我跌倒在地上,野田尚雄拽著周雅的頭發,讓她跪在地上,然後一字一句,"林敢,再給你一次機會,這一次,五分鐘,如果你再打不開,下一刀,我就劃在她的臉上,你可想好了。"

    "你大爺!"

    我爬了起來,朝著這個王八蛋就撲了過去,這一次,老子就是來玩命的。

    "不自量力!"

    野田尚雄放開周雅,一把掐住了我的咽喉,他緩緩的用力,我踉蹌的後退著。

    "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要耍花樣,今天,你要是不給我打開幽冥圖,你們,都會死的很慘很慘,當然,你會先看著她死,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死,這種感覺,不好受吧?"

    他咬著牙,凶狠的將我一推。

    我身子快速的後退,踫撞在了旁邊的木桌子上。

    我心中憤怒到了極點,不過,這個時候,我也很清楚,我根本沒有能力跟他對抗,除非,我能夠再次拿到武侯兵符。

    我咬著牙,我假裝不經意的轉了轉頭,我瞥向了趙冰,我發現,趙冰也在遠處看著我,而他,就站在賀奔的旁邊。

    我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我點點頭,"好好好,我給你打開!"

    說完,我緩緩的朝著幽冥圖走去,快走到旁邊的時候,我突然一個轉身,直接朝著賀奔就沖了過去,我一拳頭砸向賀奔,沒有了幽冥圖,我的實力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在賀奔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混蛋面前,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戰斗力。

    賀奔只是輕輕的一躲,然後就一把掐向了我的咽喉,他惡狠狠的盯著我,"林敢,你以為你還是我對手嗎?你還是乖乖的按照我說的去做吧!"木豐頁技。

    說完,這混蛋用力的將我一甩。

    我剛剛沖過來站定的位置,剛好就是在趙冰的前面。

    這,都是我算計好的。

    賀奔這一甩,我直接就借著力道,一個轉身朝著趙冰撲了過去。

    趙冰似乎也早就有所準備,不躲不閃,我跟他,瞬間就撞擊在了一起,翻滾到了地上。

    我用身子擋住其他人的視線,而此時,趙冰已經伸出手,將武侯兵符用力的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發現,趙冰的手,已經被兵符給湯的潰爛一片。

    ps:

    用黑岩app,隻果客戶端看書的兄弟注意了,app跟客戶端有時候會有漏洞,會出現章節延遲的問題,所以,大家看的時候,如果沒有看到新的章節,請刷新一下,如果還不行,請取消收藏這本書,然後再收藏一下,應該就能看到,如果也不行,就卸載一下,再重新安裝,那就百分百ok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