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二章輪回1938一

第七十二章輪回1938一

    趙冰死死的盯著我,眼神中,有一種很復雜的表情。

    我心里十分的感激,趙冰,這是為了幫助我。而傷害了自己,我感覺挺對不起趙冰的,不過,現在根本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我拽著武侯兵符,慢慢的爬了起來。

    我的手掌已經滿是鮮血,當鮮血觸踫到武侯兵符的一剎那,我感覺那種力量又再次的回到了我的身體。

    我冷冷的看著賀奔。

    這家伙一聲冷哼,"林敢,你不要再耍花樣了,好好的幫我們打開幽冥圖,要不然,你今天,一定會死在這里!"

    我笑了笑。"我死了,你還能永生嗎?難道。你想這樣一直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下去。"

    說完,我慢慢的走向賀奔。

    賀奔那張沒皮的臉顯得十分的古怪,他盯著我,我走到他身前,突然一拳頭朝著他的胸口狠狠的就擊打了過去。

    我這一拳,來的十分的凶猛。

    加上賀奔根本不知道我現在手上已經握有武侯兵符,所以,沒有絲毫防備的情況之下,被我結結實實的打了一個正著。

    賀奔的表情從一開始的不屑,突然就變的震驚,他悶哼一聲。身體直接就倒飛了出去,然後一把就撞擊到了旁邊的木桌上。

    賀奔一咬牙,再次將身體彈了回來,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你......"

    "我怎麼了?"我裝傻充愣,趁著所有人愣神的功夫,又再次沖向了野田尚雄。

    我為自己精心布置的這個計劃感到有些興奮,而剛剛,我發現武侯兵符的實力竟然比在別墅的時候還要強悍,看到這一點,我的自信心又再次的回到我的身體。

    野田尚雄也沒有想到我會在瞬間爆發出了這樣強悍的戰斗力,幾乎一愣神的功夫,我已經到了他的跟前,他舉起短刃直接朝著我就劈了過來。

    我迅速的一躲,直接一拳頭就砸在了他的手腕上。

    野田尚雄大吃一驚,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短刃掉地。我不再猶豫,抬起腳,凶狠的踢向了他的褲襠。

    娘的,要狠,老子就玩最狠的。

    我想大家小時候都看過一部老電影,叫鷹爪鐵布衫,那電影里面的一個老頭全身上下完全刀槍不入,可是,他最大的罩門,也就是弱點,就是在褲襠。

    我在想,既然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全身上下都能瞬間治愈。那褲襠下面呢?是不是也一樣?

    萬一被我蒙對了呢?

    即便是蒙不對,娘的,老子給他來這麼一腳撩陰腿,我感覺,那種滋味肯定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或許是出于男人對于褲襠保護的天性,野田尚雄見我踹來,臉色一變,迅速的就是一陣後退。

    我也不敢耽擱,蹲下身子,一把扶起了周雅,"雅姐,咱們走!"

    "想走,你走的了嗎?"

    野田尚雄陰狠的撂下了一句,隨即,幾個鬼刀流的黑衣人瞬間就將我圍了起來。

    這些黑衣人,在周雅別墅的時候已經有一個被我打成了重傷,可即便如此,有七個人,也不是輕易能夠對付的。

    周雅捂著肩膀的傷口,喃喃的說道︰"林敢,你自己走吧,你帶著我,是走不了的。"

    "雅姐,我如果一個人走,在別墅的時候,就沒必要跟著他們一起來了,你說呢?"我咬著牙。

    "別跟他們廢話了,上!"

    野田尚雄一聲令下,所有的黑衣人頓時一哄而上。

    而幾乎在同時,賀奔估計也是對我剛才的一拳耿耿于懷,他揮了揮手,肥尸,帶著三四個活尸也一起朝著我這邊快步的走來。

    跟那幫黑衣人一交上手,我就知道,我還是將自己想的太厲害了。

    這武侯兵符雖然實力強悍,而現在,似乎也被我覺醒了不少,但是,我缺少的,還是臨敵的經驗。

    所有人一擁而上,不用那些活尸出馬,我已經是扛不住了。

    險象環生之下,我只能是咬牙堅持,不過,那些黑衣人已經得到了野田尚雄的死命令,他們很清楚,只要我不死,他們能夠在我的身上造成任何的傷口,當然也包括斷了一條腿一條胳膊。

    所有的攻勢一股腦兒的撲面而來,我再也扛不住了,周雅身受重傷,根本幫不到我任何一絲一毫的忙。

    或許正是因為意識到了這一點,她突然一下子從我的身旁掙脫,然後大喊了一句,"林敢,你快走!"

    "雅姐!"

    我剛剛想去拽著周雅,身旁的黑衣人再次殺到,我逼的連連後退,我徹底的絕望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是絕對不可能逃出生天的,別說帶著周雅,即便就是我一個人,或許都不行。

    更何況,野田尚雄跟賀奔還沒有動手呢。

    我突然瞥向了不遠處的幽冥圖。

    娘的,我怎麼將這一茬給忘記了?

    他們不想讓我死,是因為需要我打開幽冥圖,我很重要,但是,有一樣東西,似乎更重要吧,那就是幽冥圖。

    那畫,就是用紙做成的,如果,我利用它來威脅野田尚雄跟賀奔,會不會就能讓他們就範呢?

    想到這一點,我不動聲色,我且戰且退,裝作力不從心,而事實上,我也的確是力不從心,我慢慢的靠近了那張放著幽冥圖的桌子。

    我發現,賀奔自始自終就死死的盯著我,根本沒將注意力放在幽冥圖的上面,或許在他看來,現在這種情況,是沒人會打,也沒人敢打幽冥圖的主意的。

    我距離那張桌子越來越近,終于,等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的一剎那,我猛的甩開前面的兩個黑衣人朝著幽冥圖就快步的奔了過去。

    我听見野田尚雄大喊了一聲,"賀奔,小心幽冥圖!"

    可是,他說的再快,也已經是晚了,我飛快的沖到幽冥圖的跟前,一把將這幅畫拽在了手上,我快速的揚了起來。

    "都給我讓開,要不然,我毀了它!"

    賀奔的臉色一下子就懵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我剛剛都接觸到了幽冥圖,而現在,竟然會打它的主意。

    事實上,一直以來,我都完全被幽冥圖里面到底有沒有一個真實的世界這種觀點給帶動,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打它的主意。

    我就是想知道,我到底能不能打開,而它里面,是不是真的就跟王大仙等人說的一樣。

    但是,在這一刻,我轉換了一個念頭。

    而偏偏就是這個念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林敢......"

    賀奔一下子就慌了。

    "都他媽給我讓開,要不然,我真的毀了它!"

    我咬著牙,死死的拽著。我緊緊的盯著每一個人。

    "都讓開!"

    野田尚雄一下子也沒了主意。木豐島技。

    賀奔更是亂了手腳,這麼多年,正因為有了這幅畫,他賀奔才變的是個人物,要是他娘的在以前,他就是一個漢奸。

    這個王八蛋。

    所有的黑衣人都退開了我的周圍,我咬著牙,一手拽著幽冥圖,一只手緊緊的拽著武侯兵符,我慢慢的走到周雅的身邊,"雅姐,我們走!"

    "林敢......"野田尚雄咬了咬牙,"你今天,是走不了的。"

    "我走不了,那你們就看著這幅畫給毀了吧!"我咬牙切齒,娘的,老子現在手上有籌碼,我怕個鳥啊我。

    "你要是帶著幽冥圖走了,那我們豈不是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嗎?所以,現在,你即便是拿幽冥圖威脅,我也是不會讓你離開的!"

    野田尚雄說完,那些圍攻我的黑衣人再次的圍了上來。

    這個老孫子,果然是一個難纏的角色,讓我離開,幽冥圖跟我都沒了,那他還玩個屁。

    所以現在,他只能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死活都不妥協。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