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三章輪回1938二

第七十三章輪回1938二

    我咬著牙,"你就不怕我毀了這圖?"

    野田尚雄一字一句,"我當然怕,但是,我更怕我手中沒有任何的籌碼。你懂嗎?"

    "那你想怎樣?"我死死的盯著他。

    "我不想怎樣,我說過,只要你幫我打開幽冥圖,一切,都好說!要不然......"野田尚雄幾乎就在咬牙切齒了。

    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估計誰都是騎虎難下。

    我不想妥協,野田尚雄,同樣也不想妥協。

    我扶著周雅,死死的拽著幽冥圖,而在我們的周圍,則是那七個黑衣人,還有賀奔手下的活尸。

    局勢,一下子就微妙了起來。雙方,都有些僵持不下了。

    就在這個時候。野田尚雄突然說了一句日本話,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說什麼,而在他說完,那七個黑衣人猛的就朝著我沖了過來。

    我大吃一驚,我趕緊問周雅,"雅姐,他說了什麼?"

    "他要殺了我!"

    周雅咬著牙,喃喃的說道。

    娘的。

    這個王八蛋,到底出什麼牌,怎麼突然就要殺了周雅。

    我還沒反應過來,七個黑衣人已經殺到。他們,果然是朝著周雅凶狠的攻擊了過去,我左躲右閃,由于雙手都沒有空閑,我根本就被動到了極點。

    突然,野田尚雄又說了一句。

    娘的,還是一句日本鳥語。

    我已經沒有時間去問周雅他到底是說什麼了,不過,周雅已經是幫我翻譯了過來,"小心,他要搶圖!"

    我頓時就明白了,這個老孫子,他是特意讓黑衣人攻擊周雅,讓我分心,然後趁著我騰不出手的功夫,又突然變成了搶圖。

    臥槽。他這是學我的戰術啊。

    我一下子就慌亂了起來,而那七個黑衣人得到了野田尚雄的指令,完全就跟瘋了一樣,齊刷刷的朝著我靠近。

    雙拳還難敵四手呢,更何況,還是十四條胳膊?

    我左躲右閃,周雅這個時候,再次掙脫了我,一把就跌倒在了地上。

    我叫了一聲雅姐,還沒做出其他的反應,這幫人已經是一窩蜂的圍了上來,其中一個已經是拽到了幽冥圖。他狠狠的一扯,我拿捏不住,幽冥圖直接就到了他的手里,我徹底的豁出去了,我玩命的撲了過去,雙手亂抓,又一把搶了回來。

    雙方,頓時變成了一個你爭我奪的局面。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不對勁,我發現那幽冥圖竟然在我的手中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它,好像一下子活了。

    我猛的一驚,還沒等我做出任何的反應,它突然就從我的手中掙脫,然後高懸空中,一下子,就自己展開了。

    我驚訝到了極點,這個時候,我終于看清楚了幽冥圖上的一切。

    它,就是一副普通的畫,上面,有山,有水,有花,有鳥......

    只不過,只是一瞬間,那畫上山中的樹林就隨風開始擺動,水,開始流淌,鳥,也開始飛翔......

    我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扯動我的身體飛快的朝著幽冥圖靠近。

    "林敢......"

    周雅大喊了一聲,我目瞪口呆,我轉過頭,我看見野田尚雄,賀奔,還有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然後,我整個人就朝著幽冥圖快速的沖了進去。

    ......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安靜了下來,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只是感覺到冷,我睜開眼楮,我發現天竟然在下雪。

    我趕緊坐直了身子,不過,這剛一坐起,我的身體頓時就失去了平衡,我本能的將手一扒。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娘的,我竟然在一個房子的屋頂上。

    我吃驚到了極點,這他媽的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只記得我好像被幽冥圖給吸了進去,然後就到了這里。

    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縮著脖子,我發現剛剛被扒拉開的瓦片竟然有一絲的縫隙,一束光從里面透射了出來,我趕緊俯下身子,我將縫隙又拉開一點,往里面看。

    我看見這是一棟老房子,房子的里面坐著三個人,兩個男人,一個女人,中間,是一張小方桌,上面有酒有菜。

    過了一會,東面的那個男人說話了,"王大師,這一次專門請你過來,實在有些冒昧。"

    我一听,這聲音,竟然是野田尚雄的。

    我吃驚到了極點,我听見他對面的那個男人也說話了,"承蒙大佐厚愛,貧道受寵若驚!"

    是王大仙的聲音,我已經震驚到不行,我死死的盯著下面。

    我看的已經再清楚不過,下面的三個人,兩個男人,分別是野田尚雄跟王大仙,而另外一個女人,竟然是周雅。

    只不過,現在的周雅,不是我平時見到的那副穿作,此時的她,竟然穿著和服,跪坐在野田尚雄的旁邊。

    而野田尚雄,則是一身日本軍人的服裝。

    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所有的一切,都太過突然。

    我死死的盯著下面,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從桌子的下面拿出了一個畫筒,然後打開,從里面拿出了一幅畫,那畫卷著,野田尚雄直接將它遞到了王大仙的面前,"王大師,這就是幽冥圖,這里面,有一個大秘密,我听聞整個宜城,除了你,恐怕沒人能夠解開,所以,這一次冒昧請來,還請你多多幫忙!"

    "貧道,一定盡力而為!"

    我一听,這情節,這畫面,似乎似曾相識啊。

    我猛的一驚,沒錯,王大仙跟我說過,當初,也不知道那個孫子說他是宜城玄門第一,然後自己就被野田尚雄請到了日軍司令部,幫忙解開幽冥圖的秘密。

    難道......

    難道我回到了七十七年前?

    我整個人徹底的傻了。木豐島弟。

    我完全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實。

    而它,卻真的的的確確的發生著,我狠狠的擰了自己一下,痛,非常痛,這不是在做夢,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我狠狠的甩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拼命的讓自己冷靜。

    我再次看向了下面,我看見王大仙拿起了幽冥圖,然後,裝模作樣的看著,最後,嘖嘖嘖的眨巴了幾下嘴巴。

    "怎麼了?大師?"

    野田尚雄問了一句。

    "這事情,有些棘手啊!"王大仙用他那套慣用的說辭,緩緩說道。

    我死死的盯著下面,一下都不敢放松,同時,記憶里,我不斷的回憶著那天王大仙說過的話,他好像說過,那天,他被請到日本司令部,就是在這里遇到我的,而我,還會從屋頂上掉下來。

    而我現在,就在屋頂,難道說,待會,這房梁就會塌?我會掉下去?

    我不由的緊張了起來,我將那瓦片的縫隙又扒開了一些,然後,盡量的放輕自己的身體,這房頂距離下面可不矮,掉下去,絕對沒好果子吃。

    我正想著,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又說話了,他盯著王大仙,突然,笑了笑,"不急,不急,大師,你有一個晚上的時間,你放心,只要你幫我解開了幽冥圖的秘密,我一定重重有賞,到時候,大師,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要什麼,就給什麼?"王大仙嘿嘿的笑了笑,他緩緩轉了轉腦袋,盯著周雅。

    這老東西,都什麼時候了,還貪戀美色?

    周雅見王大仙看過來,微微的一笑,然後慢慢的就站了起來,最後,當著王大仙的面,慢慢的捋起了自己的和服,不一會兒,就露出了兩條性感又迷人的大腿。

    我看的一陣心曠神怡,剛準備在心里狠狠的罵一句王大仙這個老色狼,那知道,這個想法剛剛產生,我就發覺不對勁。

    我听見了屋頂發出一陣輕微的嘎嘎嘎的聲音,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身子頓時就是一輕,然後,隨著屋頂的瓦片一起朝著下面就掉了下去......

    ps:

    晚上還有更新,為書友溫暖的午後時光加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