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四章司令部,有狗為書友溫暖的午後時光打賞玉佩加更

第七十四章司令部,有狗為書友溫暖的午後時光打賞玉佩加更

    這是一棟老式的房子,應該是前清時期留下來的,房梁距離地面,他娘的最少也有四五米高。

    這突如其來的雙腿落空,我整個人差點魂都沒了。

    人在這種情況之下。本能的就啊的一聲,然後,很干脆的就掉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命不該死,這掉下去之後,我竟然沒什麼太大的反應,我只是感覺屁股有點痛。

    我旁邊散落了一地的瓦片。

    我轉過頭,我發現野田尚雄王大仙還有周雅三人都面面相覷死死的盯著我。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看動物園里面的猴子。

    我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這他娘的是個什麼情況,現在的我,可不是以前那個香餑餑林敢,搞不好,野田尚雄是會要了我的小命的。

    至于周雅,現在的周雅。也絕對不是那個跟我親親我我的雅姐姐。

    還有王大仙,他娘的。這個老東西,現在認識我才怪。

    一系列的念頭全部都從腦海中涌了出來。

    我知道,我現在,危機重重。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從房梁上竄了下來,朝著野田尚雄就沖了過去。

    我大吃一驚,看來,所有的一切,真的開始按照王大仙那天說的發展了,這房梁上竄下來的人,身材。容貌,幾乎跟燕雀一模一樣。

    草,他就是燕雀。

    這小子,估計一開始就想刺殺野田尚雄,只不過,被我突然從房頂上掉下來給打斷了計劃,現在,見到野田尚雄已經有了警惕,就只能豁出去了。

    畢竟,現在如果不行動,就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機會。

    野田尚雄此時也處于呆滯的狀態當中,直到燕雀沖到跟前,這才慌了手腳,不過,這日本老孫子還算是有些本事,抬起雙腿。一腳就踹向了面前的木桌。

    燕雀一手一把匕首,反手握著,一腳將木桌踹成了兩半,然後,再次竄了過去。

    這小子,速度快到了極點,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野田尚雄的跟前,野田尚雄慌亂的站起身子,還沒等站穩,燕雀又是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然後。整個人猛的一躍,手中的匕首閃電一般的朝著跌倒在地的野田尚雄刺了過去。

    我突然預感到了什麼,我猛的從地上爬了地上,右腿一蹬,朝著燕雀就沖了過去。

    果然,就在我即將沖到燕雀身邊的時候,剛剛還嫵媚無比露著大白腿的周雅突然一甩頭發,從里面拽出了筷子刀凶狠的朝著燕雀的後背心就是一個沖刺。

    我大喊了一聲,"小心!"

    然後,一甩身子,幾乎在周雅擦著燕雀身子的一剎那,將這個小子給狠狠的拽了過來。

    我們兩個一個翻身,半蹲在地上。

    周雅死死的盯著我們,將筷子刀橫在身前。

    燕雀轉過頭看著我,也不知道是感激還是不爽。

    剛才,我破壞了他的計劃,但是,剛剛,我的確救了他一命。

    野田尚雄驚魂未定,這個王八蛋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他快速的從口袋里面拔出手槍,剛準備扣動扳機,燕雀右手的匕首閃電一般的就甩了過去,野田尚雄只能一個躲閃,隨即,嘴巴里面讓出了一大串的日本鳥語。

    "走啊,護衛隊來了!"

    王大仙在那邊招呼了我們兩個一下。

    果然,門外的院子里面響起了一連串的腳步聲,我趕緊站了起來,燕雀跟在我的後面,拉著王大仙,我們三個快速的沖到窗口,然後,燕雀打頭,抱著腦袋一把就沖了出去。

    木窗被撞擊的四分五裂,到了外面我才知道,娘的,我們三個,只不過是出了房子,卻還在一個大院子里面呢。

    "這邊!"

    王大仙又說了一句,然後帶著我們兩個快速的沖到了東面的一扇圍牆下。

    "從這里爬出去,快!"木豐系技。

    王大仙緊張到了極點。

    後面,不斷響起日本兵大聲吶喊的聲音。

    我跟燕雀不敢遲疑,一個箭步躍上圍牆,然後一翻身就竄了上去,剛準備往下跳,圍牆下面的王大仙頓時大喊了一句,"喂,我還在這呢?"

    臥槽,這個老東西,色心倒是挺大,怎麼實力這麼俗?

    我有些不爽,罵了一句,"老色鬼,你爬上來啊?"

    "老朽年老體邁,老朽力不從心啊......"

    我老你大爺!

    王大仙有些欲哭無淚了。

    這老東西,本來就年紀一大把,加上穿了一件厚厚的棉袍子,現在那里爬的上來,我看見後面的日本兵即將就要趕到,這個時候,我也緊張到了極點。

    燕雀一咬牙,一個翻身,跳了下去,我伸手在上面拉。

    不過,這個時候,日本兵已經趕到,我看見燕雀拽著匕首又沖向了日本兵。

    娘的,不能再等了,我必須將這個老東西給送上來。

    我咬著牙,也算是豁出去了,一把縱下圍牆,我看見燕雀就跟一直矯健的猴子一樣,在日本兵的中間快速的奔襲,穿心,割喉,這小子也真是狠辣到了極點,一個小護衛隊的日本兵,在幾分鐘之內就被他殺了個七七八八。

    我不敢耽擱,將老東西快速的抱了起來,叫了一聲,"老色鬼,你用力啊!"

    "老朽......"

    "我老你大爺,別說話,趕緊上!"

    臥槽,我他媽也算是倒霉透頂,竟然還頂著這個老東西的屁股往上面推,想想在火葬場的時候,推著周雅上去,那感覺簡直完全不一樣。

    王大仙這個老東西,可能真的是年老體邁,折騰了半天,總算是勾到了上面的圍牆,我幾乎是用頭頂著他的屁股,然後用力的往上推,老家伙氣喘吁吁的,可還是上不了。

    這個時候,燕雀已經殺光了那批日本兵,這小子將匕首一把咬在嘴邊,然後兩個蹬踏,風一般的上了圍牆,接著一把將王大仙給拽在了手里。

    現在,是我在下面頂,燕雀在上面拉,老東西折騰了半天,總算將半個身子探了上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後面突然就響起了一陣狼狗的叫聲。

    我轉過頭一頭,你大爺的,後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竄出了七八條狼狗。

    王大仙在圍牆上大喊了一句,"小心,司令部,有狗!"

    臥槽,我簡直想問候他十八代祖宗了,你媽的,有狗,你他媽以前給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怎麼不說,現在,狗都要到我的面前了。

    我咬著牙,那幾條大狼狗瘋了一般的沖了過來。

    現在,我再想緩沖一下爬上圍牆已經是不可能了。

    我只能死死的應對,那幾條狗是經過訓練的,十分凶狠,我听見燕雀在上面喊了一聲,"兄弟,殺雞儆猴!"

    我一下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不過,已經來不及多想了,看著眼前那條最先沖過來的大狼狗,我突然竄了上去,不退反進。

    它一下子就撲向了我的面門,我一矮身子,用手一下子就拽住了它的前腿,然後猛的一折,那大狼狗慘叫一聲,調轉狗頭,又咬向了我的面門,我左手一把就格擋了過去,抵在它的咽喉,用力的一掰,然後一腳踹向了狗群。

    那大狼狗被我這折騰的幾下頓時就沒了呼吸,在地上一顫一顫的消耗著著生命的最後生機。

    "兄弟,好樣的,趕緊上!"

    燕雀喊了我一聲,我這個時候才發現,隨著那最先的大狼狗死亡,其他的狗,竟然不太敢靠近,我不敢耽擱,後退了幾步,然後猛的一沖,一把就勾上了圍牆。

    燕雀將我拉了上去,還沒等我調整好身子,大院子里面,又是一連串的腳步聲響動了起來,燕雀皺著眉頭,喊了一聲,"跳!"

    說完,就一把跳了下去。

    我也準備往下跳,這個時候,王大仙竟然站在圍牆上哆嗦了一句,"小兄弟啊,這有點高啊!"

    我現在看著他就有氣,日本兵都追來了,還有點高?

    我想也不想,直接一腳就踹在了他的身上,老東西呀的一聲慘叫,直接就掉進了雪地里。

    見王大仙下去了,我也趕緊一躍而下,這個時候,院子里面,又響起了一連串的槍聲。

    "走!"

    見所有人都下來了,燕雀招呼了一聲,拽著王大仙,我們三個沿著茫茫的白雪,快速的朝前面奔行。

    今晚,是雪夜,更是血夜!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