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六章過去未必是過去

第七十六章過去未必是過去

    有了王大仙的這幾句蹩腳無比的日語,我們三個人可謂是暢通無阻。

    王大仙在前,我跟燕雀就跟在他們的後面,一路上,我們高扛著長槍。不急不慢的朝著宜城的老城門走。

    野田尚雄的司令部位于宜城南郊,距離老城門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只要進了城,到時候宜城里面魚龍混雜,再想找到我們,那就不是那樣容易的事了。

    燕雀看上去對日語倒是挺有興趣,還在問王大仙雅蠛蝶是什麼意思,王大仙解釋不來,說燕雀到時候娶了一個日本老婆就知道了。

    我問燕雀為什麼要問日語。

    燕雀說,要是他會日語,他就能夠直接闖到日本司令部殺人了。

    娘的,說來說去。這倆人都一個鳥樣,一個只知道裝逼好色。一個呢,一天到晚就想著殺人。

    在雪地里面我們又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是看到了宜城的老城門,看到這里的時候,我有一種久違的熟悉感。

    這個城門,即便是七十七年以後也在,只不過,早已經不是通往宜城的大門,而是作為一個市區的重點保護項目,古城牆嘛,現在。只要是帶了古的東西,都要被保護起來。

    老城樓上站著四五個守城的日本士兵,一個個嚴陣以待,見我們過來,說了幾句日語。

    王大仙對答如流,沒過一會,就有人給我們打開了城門。

    王大仙輕聲的說了一句不要慌,然後我們三個就這樣大大方方的進入了宜城城內,到了里面之後,老東西又帶著我們在宜城城內七拐八拐的轉了好幾個圈,最後,在一棟小木房子前停了下來。

    燕雀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人之後,我們三個趕緊閃了進去。

    一進去,燕雀就不爽的脫掉了那件日本的棉絨軍大衣,王大仙則跟一條死狗一樣的癱在旁邊的椅子上。嘴里直喘氣。

    我問他們兩個,這是什麼地方。

    王大仙告訴我,說這里是陳百鳥的家。

    "陳百鳥?"我嘀咕了一句,陳百鳥這個人,我早就听王大仙說過,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而且,他也是當初從幽冥圖里面出來的人之一。

    按照王大仙當初的說法,現在的幽冥圖里面,就只有四個人,我。野田尚雄,林闖,還有唐傲,當然,一些日本兵,那根本可以忽略不計。

    我問王大仙現在怎麼辦?

    王大仙撇撇嘴,說還能怎麼辦?先休息再說,明天,再去龍門天橋打探消息。

    我一听,也實在沒有辦法,對于七十七年前的這些事情,我只是從王大仙的嘴巴里知曉一些,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又該怎麼應對,我完全做不到先機。

    王大仙這個老東西是真累了,跟我們兩個又扯了一會之後,就再也不想往下說了,這老東西指了指房子後面的一個房間,示意我跟燕雀住那,然後,他自顧自的走到了前間。

    我問燕雀,待會陳百鳥回來了住哪啊?

    燕雀笑了笑,說道︰"陳白鳥還敢回來啊,那家伙,欠了一屁股的賭債,現在還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我一听,這才釋然,跟燕雀來到後面的房間之後,里面只有一張床,還有一張小木桌,燕雀脫掉鞋就直接上了床,也不理我,就自顧自的睡著了。

    我坐在床邊,思緒萬千,剛剛在日軍司令部的時候,一切都來的太過突然,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跟感觸。

    而現在,當一切安靜下來的時候,我才感覺事情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我的想象範圍。

    我,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人,竟然來到了1938年的冬天,這對于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震撼。

    不過,這還不算,接下來,我即將要面對的東西,或許比想象的還要困難的多。

    我必須要找到回去的方法,另外,既然我來到了這個年代,我就必須每一步都步步為營,因為,一絲一毫的差池,或許都能改變未來,從而導致我永遠無法回去。

    這一點,我必須牢牢的記住。

    另外,就是我太爺爺林闖跟太奶奶潘玉的問題,到現在,我還沒有見到他們,我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能夠見到他們。

    但是,我一旦見到他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讓他們兩個走在一起,只有他們在一起了,才能夠有我。

    一想到這些事情,我就感覺特別的操蛋。

    這他媽都是些什麼事啊。

    我心煩意亂的解開了日本兵的棉絨大衣,剛準備脫掉,我突然一把就摸向了自己的口袋。

    這一摸,我不禁嚇了一跳。

    我發現,武侯兵符,竟然不在我的身上。

    這個猛然的發現讓我全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我來到這個年代,對于以前發生的事情根本知道的不多,在失去先機的情況之下,我能夠依仗的或許就只有武侯兵符,而現在,武侯兵符竟然根本不在我的身上。

    我趕緊將身上的棉絨大衣快速的脫了下來,我抖了又抖,找了又找,最後,趕緊將大衣鋪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摸過去,可事實證明,武侯兵符,真的不見了。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

    我走出房間,又在陳百鳥的屋子里面找了一圈,可還是沒有發現。

    我仔細的回憶,從來到這里開始,我去過的地方,就只有日軍司令部,還有這里,除此之外,就只有這兩處之間的路上了。

    武侯兵符,到底掉在哪?

    在日軍司令部的時候,我跟燕雀王大仙從窗戶里面出來,我擊殺那只大狼狗,明顯擁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後來,在中途的那個破屋子,我擊昏最後一個日本兵,也肯定依仗了武侯兵符,那麼,接下來的時間里,我們就一直在路上走。

    難道,武侯兵符掉在了路上?

    我的冷汗再次往下涌,這要是掉在路上,大雪茫茫的,要找,談何容易?或者說,他娘的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我整個人徹底的傻眼了,我坐在陳百鳥堂屋的椅子上,我心有不甘的拽緊了拳頭,朝著旁邊的桌子狠狠的就砸了過去。

    這一砸,那木桌子突然一下子就四分五裂。

    我驚的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拳頭,我現在,根本沒有武侯兵符,可我,卻似乎擁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

    我猛的想起來了,在日軍司令部還有那個破屋,我好像根本也沒有握著武侯兵符,難道說,武侯兵符已經跟我融合到了一起?

    我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冷靜,可是,我怎麼想都想不通。

    我感覺,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或許一件一件的會出乎我的預料。

    我緊張到了極點,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又會不會跟王大仙他們經歷過的七十七年前不一樣呢?

    我不知道答案到底是什麼。

    我整個人開始胡思亂想,折騰了好一會,才回到房間,燕雀已經睡著,我只好脫下鞋躺在床上,不過,我怎麼都睡不著,直到快天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眯上了眼楮。

    第二天,我們三個很早就起了床,不過,我們並沒有出去,大上午的,出去太扎眼。

    直到下午,王大仙才讓我跟燕雀準備一下,然後帶著我們兩個一起出了門。

    在宜城城內轉了一圈,滿大街都是巡街的日本兵,我們三個不敢耽擱,小心翼翼,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了龍門天橋。

    到了這里之後,我才發現,這所謂的龍門天橋位置,其實就是以後的宜城古鎮龍門街,怪不得王大仙會在那里開店,原來,他以前就在這里混過。

    只不過,過去的龍門街可要比現在的龍門天橋繁華的多,但是,即便如此,在這個年代,還是依然十分的熱鬧。木丸亞圾。

    就跟王大仙說的一樣,這里,其實就是一個大雜燴,是一個三教九流出沒的地方,什麼樣的人都有。

    我們三個不敢大意,打量了一番之後,朝著人群最多的地方緩緩的靠近。

    待到我們走近,我才發現,這里,是一個公告欄,而此時,上面,已經是貼上了三張畫像。

    這三張畫像,自然就是我,燕雀,還有王大仙。

    從陳百鳥家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一個場面,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王大仙跟我說過,我們大鬧日軍司令部之後,第二天,野田尚雄就開始全城通緝我們。

    而且,王大仙當初還說過,這三張畫像,除了他之外,我跟燕雀,畫的那是一點都不像。

    可是現在,當我將眼楮挪到那三張畫像上的時候,我整個人就是再次的一驚。

    因為,那三張畫像,不管是我,還是燕雀,或者是王大仙,都畫的惟妙惟肖,就好像將我們三個人的面容牢牢的印在了上面一樣。

    王大仙說畫像不像我們,而現在,竟然就跟照片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現在的七十七年前,未必就是以前的七十七年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