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七十七章再見傾城

第七十七章再見傾城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我不知道該如何來緩解自己心中的那份驚訝。

    我本以為來到這個年代,至少擁有些許的先機,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那樣的無法預料。

    "媽的!"

    王大仙突然輕聲的罵了一句。木丸亞技。

    我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

    王大仙依舊不爽,這老東西帶著一個黑色的狗皮帽,咬牙切齒,"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也太他媽沒眼光了吧?老子,才值五十大洋?"

    我一下子傻了。

    娘的,折騰了半天,王大仙這個老不死的原來在糾結這個啊,怪野田尚雄給他的身價太低?

    不過,仔細一看,我立馬就理解了王大仙的不爽。

    燕雀的懸賞,是八百大洋,我的。竟然到達了一千。

    而王大仙,這個所謂的玄門第一風雲人物。竟然,只有區區的五十。

    這不是活生生的打臉嗎?我想,這要是我,我也會不爽到了極點吧。

    娘的,好歹也是江湖叫得出名號的人物,五十大洋,這說出也太掉價了。

    王大仙越看越不爽,幾乎都要沖上去大喊著自己就是王海林了。

    燕雀見他激動到了極點,趕緊將他拉住。

    王大仙罵罵咧咧,"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別落在老子手里。要不然,我扒了他的皮,剁了他的牛 璧模 迨 笱....."

    我雖然心中充滿了謎團,可此時,還是差點忍不住笑了起來。

    只不過,我還是無法猜透,為什麼我跟燕雀的畫像會畫的那麼像,好吧,就算燕雀是宜城的風雲人物,可我呢?

    我剛剛來到這個年代,總不可能光憑幾個照面就能夠將我記得這麼清楚吧?

    還有,我的懸賞,竟然高達一千大洋,這一點。我怎麼想都想不通。

    難道野田尚雄僅憑我從屋頂掉下來,就猜到了我驚天動地的身份?

    這不科學!

    我百思不得其解。

    王大仙還是罵罵咧咧,不爽到了極點,看情況,再不拉住,都要直接去跟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理論了。

    就在王大仙還在喋喋不休的時候,燕雀突然將他一拉,然後,壓低了聲音,"快走,有人來了!"

    我猛的一驚,我朝著前面看了過去。有幾個日本兵在遠處緩緩的朝著這邊靠近,我趕緊撤回了目光,不過,就在我撤回的一剎那,我猛然就發現了一個人。

    這人,穿著一件破棉大衣,縮著脖子,站在天橋底下一個米店的下面死死的盯著我們三個。

    我定眼一瞧,娘的,這個人,竟然是賀奔。

    我大吃一驚,賀奔還是用那種眼神死死的盯著我們,然後,突然快步的朝著那走過來的幾個巡街的日本兵走去。

    我猛然驚醒,"不好,有人發現了我們,趕緊走!"

    我的話還沒說完,我就看見賀奔已經走到了那幾個日本兵的面前,然後,朝著我們三個的方向就是一指。

    這個王八蛋,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漢奸。

    "大仙,是賀奔那個狗娘養的。"燕雀也發現了賀奔,大罵了一句。

    "還罵個屁啊,趕緊走!"

    王大仙厲聲的說了一句,我們三個人頓時就跟受了驚的兔子一樣快速的朝著旁邊的一條巷子里面鑽了進去。

    身後,十幾個日本兵鬼哭狼吼一般的沖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大喊著日本鳥語。

    王大仙年老體邁,只是跑了一會,就有些跑不動了,等到穿過了第二條巷子,完全就是我跟燕雀架著他往前面走。

    後面,日本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清晰。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除非我們丟掉王大仙,否則,我們絕對不可能逃走。

    只不過,丟下這個只值五十大洋的王大仙,這我跟燕雀是絕對做不到的。

    想了想,我猛的一咬牙,我指了指前面分叉的路口,說道︰"燕雀,待會到了前面,你帶著大師往左邊走,我稍後一步再往右邊,引開他們!"

    "還是我去吧!"

    燕雀就想將王大仙交給我。

    我趕緊反對,娘的,我臨敵的經驗肯定沒有燕雀豐富,如果讓我帶著王大仙,萬一踫到日本兵,絕對要玩完。

    再說了,我對這里根本不熟悉,帶著一個人,早晚還是會被發現。

    所以,我寧願自己一個人冒險。

    見我有些堅持,燕雀不再多講,將小腿上綁著的兩把匕首交給了我,然後說道︰"林敢兄弟,多保重,咱們,後會有期!"

    我點點頭,示意他們兩個趕緊走。

    我站在分叉的路口,盡量將身子做出一個往右跑的動作,待到燕雀跟王大仙隱入了旁邊的小巷,我頓時嚴陣以待。

    過了差不多十多秒的樣子,巷子里面的腳步聲越來越響,當為首的日本兵探出頭的一剎那,我猛的朝著右邊的巷子就跑了出去。

    "嘎吉吉!"

    那些日本兵猛的用槍一指,直接玩命了一樣的朝著我的方向追來。

    我跑的並不是太累,不過,我不敢跑的太快,我怕萬一日本兵在分叉路口看不見我,頓時來個兵分兩路,我必須保證他們要看到我。

    果然,那幫家伙在路口猶豫了一番,不過,看到我的身影,最後還是全部都追了過來。

    我心中一喜,頓時就加快了腳步。

    只不過,剛剛跑完一條巷子,前面,頓時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我抬起頭一看,我草你大爺的,我前面,竟然又來了一個巡街的小分隊,這個小分隊只有四個人,不過,也足夠老子吃一壺的了。

    見到對面有自己的伙伴,後面的日本兵頓時一陣大叫,前面的四個日本兵一听,幾乎是本能的舉起了手中的長槍。

    娘的,這一刻,我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前有堵截,後有追兵,現在,估計就只有一個選擇了。

    那就是殺出一條血路,沖過去!

    這個想法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過,我猛的一咬牙,雙腿一蹬,在前面兩個日本兵還沒有來得及扣動扳機的一剎那,凶狠的沖到他們跟前,然後,猛的一矮身子,手中的匕首閃電一般的朝著他們的肚子捅了進去。

    兩個混蛋頓時一陣慘叫,我沒有絲毫的猶豫,將匕首瞬間抽了出來,然後我學著燕雀的動作,左右手同時出擊,朝著後面兩個的咽喉狠狠的一劃。

    血,像箭一樣的射了出來,濺了我一臉。

    這是我第一次殺人,而且,一次性還殺了四個。

    我的心中狂跳,震撼到了極點,可是,我還是本能的抽回匕首,在兩個日本兵的尸體還沒有倒下之前,就瘋了一般的沖了出去。

    "嘎吉吉!"

    身後的日本兵也徹底的瘋了,他們一路追趕,都沒有開槍,而現在,或許是同伴的尸體帶給了他們無限的憤怒,他們舉起槍,朝著我的方向就扣動了扳機。

    我抱著腦袋,在巷子中間快速的奔行。

    還好,前面又有一個轉角,我加快了腳步,一把沖了過去。

    到了那里之後,我才發現,我竟然跑到了一條大街上。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左右觀望,後面的日本兵眨眼即到,我罵了一聲娘,也不管了,朝著前面一棟比較大的房子後面就跑了過去,我很快就到了那棟大房子的後院,想了想,再跑下去萬一再遇到日本兵,那就真的完了。

    我一咬牙,拽著匕首,瞬間就翻進了圍牆。

    我听見日本兵也朝著這條巷子跑了過來。

    我不敢耽擱,我在院子里面打量了一番,根本沒有什麼好躲藏的地方,最後,我只能硬著頭皮朝著大房子里面跑了進去,我七拐八拐,前面似乎響起了說話聲,我不由的一驚,慌不折路,直接朝著旁邊的一個房間就沖了進去。

    沖進去之後,我趕緊又將門關上,只不過,當我靠在房門上往前面看的一剎那,我整個人徹底的就傻眼了。

    房間里面,有個木桶,木桶里面,裝著水,水里面,坐著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光著身子,在洗澡。

    而那個女人,我還認識,她,竟然是甦傾城!

    ps:

    晚上還有更新,為 ou._must~do-it兄弟的玉佩加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