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八十二章行刺計劃二為人生難得小失意せ的玉佩加更

第八十二章行刺計劃二為人生難得小失意せ的玉佩加更

    野田尚雄今天晚上會來鳳樓,而這兩個人又說到了什麼唐大哥。

    如果他們口中所說的人真是唐傲的話,那豈不是今天晚上唐傲要刺殺野田尚雄?

    王大仙跟我說過,唐傲,是鄔家寨的大當年。是土匪,嫉惡如仇的他刺殺野田尚雄,還真是他能干出來的事。

    我趕緊側耳傾听。

    那兩個人繼續說話了。

    "唐大哥說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宰了野田尚雄那條老狗,所以,我們一定要將事情辦好!"

    "放心吧,這里沒什麼人,就一個燒水的老頭,放好東西,咱們趕緊離開!"

    "知道了!"

    兩個人在那里木柴堆里了一會,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我趕緊蹲在木柱子的後面。

    那兩個人左右看了一眼。然後又快速翻牆離開了。

    我好奇到了極點。

    確認他們來了之後,我這才快步的走了過去,我來到那些木柴堆旁,翻看了一會,突然,我看到了兩樣東西。

    是槍,兩把手槍。

    這兩個人,竟然將槍藏在這。

    難道說,就是為了刺殺野田尚雄的?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想了想,我還是將槍放了回去,娘的。不管怎麼說,唐傲也是中國人,干掉了野田尚雄,那豈不是好事?

    這樣一想,我心里就舒坦多了。

    我慢慢的從木柴堆里面走了出來,突然,我看了看圍牆,娘的,那兩個人剛剛就是從這里翻出去的。

    他們能翻,我為什麼不能翻?

    翻出去之後,老子就去找燕雀。找王大仙,也總比在這里燒洗澡水強吧?

    想了想,我左右看了看,剛準備翻上去逃跑,突然,我心里一愣,不對,我不能走,娘的,今天晚上,唐傲會在這里刺殺野田尚雄。

    那個日本老孫子的死活自然跟我沒有關系,可甦傾城呢?斤引樂巴。

    萬一誤傷到了她,那該怎麼辦?

    我慢慢的又從木柴堆里面退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個人一聲大吼,"小子,想逃跑是不是?"

    我一看,是那個壯漢進寶。

    我見他就不爽,我慢慢的走了過去,"進寶哥,沒有啊,我在搬柴火。"

    進寶盯著我,過了一會,這才說道︰"你最好別打逃跑的主意,要不然,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好了,先吃飯吧!"

    說完,他指了指旁邊的火房。

    意思是讓我在那里吃,我點點頭,剛準備走進去。

    進寶突然又轉過頭看著我,然後說道︰"對了,今天晚上,你先住柴火間,另外,我提醒你一句,今天晚上,有大人物會來,你可千萬不要亂走,听見了沒有?"

    我心中一愣。

    大人物,難道,今天晚上野田尚雄真的會來?

    聯想起剛剛那兩個人說的話,我覺得大有這個可能。

    "小子,你發什麼愣呢,听清楚了沒有?"

    進寶,又嚇了我一句。

    我趕緊點頭,然後到了旁邊的伙房,伙房里面只有幾個老頭,案板上擺著幾個菜,我拿起碗,也不打招呼,直接就吃了起來。

    話說回來,鳳樓的伙食還是不錯的,不過,我感覺我們這幾個人吃的,應該是別人吃剩下的。

    吃完飯之後,我完全沒有心思,在燒水房燒了一鍋水之後,我躡手躡腳的就往甦傾城的屋子里面走。

    到了門口,我發現甦傾城的房間里面亮著燈。

    我往左右兩邊看了看,見沒人,就慢慢的推開門,一把就溜了進去。

    屋子里面靜悄悄的,我慢慢的往前面走,剛走沒一會,我就愣住了。

    我看見甦傾城站在床邊,正在換衣服呢。

    我頓時就多看了兩眼。

    甦傾城一開始沒發現我,不過,後來還是感覺後面有動靜,她猛的轉過頭,一發現是我,頓時又準備一聲尖叫。

    我趕緊走上前,做出了一個別說話的手勢。

    甦傾城這才安靜了下來,然後,冷冷的看著我,"怎麼又是你?白天偷看我洗澡,現在,又偷看我換衣服是不是?"

    我趕緊搖頭,說道︰"傾城,你誤會了。"

    "別叫的這樣親熱,好像我跟你很熟一樣!"甦傾城提醒了我一句。

    我心想,娘的,這傾城兩個字,還是你讓我叫的呢。

    不過,現在根本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我盯著她,問了一句,"你告訴我,今天晚上,是不是野田尚雄會來?"

    甦傾城頓時就是一愣,"你怎麼知道?"

    她死死的盯著我。

    我看著她,"我怎麼知道,你就不用管了,我告訴你,今天晚上,會有大事發生,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大事,什麼大事?"

    甦傾城趕緊追問了一句。

    我思索了一番,感覺還是不能將唐傲會刺殺野田尚雄的事情告訴她,一來,我怕她擔驚受怕,再一個,現在我真的不確定甦傾城到底是個怎樣的人,萬一到時候她告訴那個鳳姐,而那個鳳姐又告訴野田尚雄呢?

    那豈不是唐傲白玩一場了?

    "你說啊,什麼大事?"甦傾城又追著我,問了一句。

    我皺著眉頭,"什麼大事,你就不要打听了,總之,你千萬要小心,听見沒有?"

    說完,我快步的就往門口走。

    剛走到門口,我正準備拉開房門,突然,房門一把就被推開了,我頓時就嚇了一跳。

    可是,一看見站在門口的人,我嚇的就更慘了。

    門口站著的,是那個鳳樓的老板鳳姐。

    鳳姐一看見我,頓時就換了一個表情,然後,問了一句,"你又來傾城房里干嘛?"

    我趕緊說道︰"我,我送洗澡水啊!"

    "洗澡水?"鳳姐冷哼一聲,"傾城下午剛洗過澡,怎麼可能又要洗澡水,我看,你居心不良吧?"

    "誰居心不良了?"

    我趕緊狡辯了一句。

    鳳姐死死的盯著我,她慢慢的朝我靠近,然後突然湊到我耳邊,一字一句的說道︰"小兔崽子,我真沒想到,你還真是一個狗膽包天的人。"

    我頓時一愣。

    我感覺這娘們話里有話。

    不過,我還是裝傻充愣,"鳳姐,我說過,我下午的時候,真的是不小心才闖進傾城房間的,我是被日本人追進來的。"

    "我說的不是這個!"

    鳳姐突然壓低了一聲,然後將我拽出了甦傾城的房間,來到走廊上,見四下無人,她冷笑的從口袋里面掏出一樣東西。

    是一張紙,她將那張紙慢慢的展開,我整個人頓時就是一陣冷汗直流。

    那紙,正是我被通緝的頭像。

    鳳姐將紙在我的面前抖了抖,"小兔崽子,日軍司令部,你都敢闖,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真是欲哭無淚了,我那娘的那里是夜闖日軍司令部啊,我完全是莫名其妙身不由己去那里的嘛。

    現在,要我解釋,我怎麼可能解釋的清楚?

    "不說是吧?行,待會我將你綁起來,就能領這一千大洋了!"鳳姐抖了抖手中的那張紙,冷笑著說道。

    我心中一驚,娘的,待會野田尚雄就會到,要是這個老雞婆真的將我交給他,那老子豈不是就完蛋了?

    我緊張到了極點,我感覺自己的身子都開始有些發顫。

    "怎麼樣?老實交代,你到底是誰?"

    鳳姐又冷冷的問了一句。

    這個時候,我惡從膽邊生,這個老雞婆,看來是見錢眼開不會放過我了,既然如此,我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搞定她,老子再逃走。

    想了想,我咬了咬牙,突然朝著鳳姐就撲了過去。

    這老雞婆身子猛的就是一閃,然後一把就扭住了我的胳膊,冷笑了一句,"小兔崽子,還敢對我動手?"

    我整個人就懵了,草,這老雞婆,原來是個高手啊。

    不過,這個時候,我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我猛的將身子一轉,掙脫了她的束縛,然後,又朝著她玩命的撲了過去。

    鳳姐沒想到我會玩命,慌忙的抵擋,不過,這老雞婆的確有兩把刷子,跟我纏斗了幾下之後,又一把將我困住,然後,死死的盯著我,不痛不癢的說道︰"還要打嗎?"

    "你放開我!"我厲聲一句。

    "不放又怎樣?"她挑釁的說道。

    "你真不放?"我咬著牙。

    "老娘說不放,就不放!"鳳姐一字一句。

    我當時就火了,狠狠的一扭身子,從她的雙手掙脫,然後,突然一把朝著她的胸前就擊打了過去。

    鳳姐這一下竟然沒有躲開,被我打了一個正著。

    這一下,老雞婆的臉色頓時就變了,她咬牙切齒,罵了一句,"小王八蛋,你敢襲胸?"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