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易局 > 第二七章 幸福寶寶

第二七章 幸福寶寶





    “你不是下水游泳去嗎~遇到了鯤獸~又接著遇到了~危險!”小蘭著急說。

    “情況過程的確是這樣的,我看到的事實如此,我能證明!”媧女轉化語氣又道。

    “我也能證明的!”,“我們都能來證明!”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白二听他們都一致口徑偏向著他說,就愣住了。

    “可是有三個人被鯤獸吃下了!”白二悲哀的神情又說到。

    “救不回的事件,你不必自責!看見你始終盡著最大的努力撈救了其他人。”娥女竟然又大方得起來,這樣的解釋莫非說明喜愛上白二這小娃。

    “鯤獸返回海底是好事,它若蛻化為鵬可能就要有更大的危險出現了!”媧女補充說到。

    白二听後,心里想鯤這次選擇蛻化的地方太靠近三岐山了,結果是無法見到化鵬稀罕境讓人多少遺憾的了!

    世間的事總有許多的遺憾;生活的道路特充滿坎坎坷坷。

    子男、父男休養了約記一天的時光,他們也不見傷勢有好轉。三位王母深感憂心不由商量起來。

    “踫壓的硬傷很難養好,傷筋動骨還是需要特殊植物草類的調理。”媧女講到。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去做呢?”

    “哇女和娥女因為還要孕育後代的,就留下吧!我與娃們兵分兩路去才能最快時間尋找齊全藥材。”

    “這令人擔心,不安全吧!”

    “要麼只一路去?可是這樣一處向南折回來再一處向北太耽誤時間了!”

    “稟告祖王母大人,我就帶一路人,保管沒事的!”白二听到她們高聲說話的內容,就毫無顧忌地講到。

    “我已經听說你有本事,這一次事關重大一定要加倍小心。來!我們進里面來,看看山壁的畫上去認識所要尋找的東西。”

    眾人隨媧女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崖壁

    前,抬頭觀看上面劃刻著奇形怪狀的圖案。

    “白二你就帶著人向南面行走,這樣東西是你要尋找的!”媧女指著其中的一個圖案說到。

    “我們往西北方向去,尋找這兩樣東西。”說著又指向另外兩個圖案。

    “大家都認真看清並且要記住,記住後自由分成兩隊後準備出發!”

    眾人看著圖案努力記住後,就在猶猶豫豫中站好了隊伍。

    白二得到︰小蘭、三天、老火、賜蕖 熗  甯鋈恕>橢灰蛭 親勻恍湃偉錐  臘錐行┤佷巍br />
    其他六人歸隊媧女,他們認為媧女隨時可保護他們,這項選擇更靠譜。

    媧女對這個分隊結果很滿意,贊嘆白二有近半數信任他的人,很出乎預料。

    臨行前要好好吃它一頓,哇女和娥女已經在後山擺好宴席。全是酸枝浸泡豐富的海生物,說白了就是木枝與水鮮的大雜燴。

    本草經上講︰酸屬木,入肺經,是增加體內肺和量的。

    入鄉隨俗的飲食雖然不合口味,白二觀察到對待生物飲食的酸殺處理也是比較科學的,白二幾乎用饑不擇食的速度往嘴巴里送。

    他以陶碗中兩根酸木枝夾菜的姿勢靈活翻飛著,吃的本事令這里的人望塵莫及的啦,很快白二就是第一位結束了吃飯。

    瞧見有的人學習他的姿勢吃法總是也學不會。白二走出食堂,來山崖前沐浴著光芒去想些心事。

    前方還會有什麼坎坷的路白二一概不知,想想自己出發的目的是什麼?基于什麼樣的考慮令其赴湯蹈火?這樣的疑問會讓其全身冒著熱汗,而身處悶熱的氣候環境中不容他多想。

    人最想知道未來是什麼情景!人最想知道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情!人最想知道目前我要用什麼最佳狀態來迎接每一刻到來!

    白二來到一處溪澗口,接水漱口,洗洗手,洗洗臉,整整衣服。這些常規過程變得簡潔了。

    眾人也都用過了飯,紛紛擾擾跟隨陸續來到溪澗口,接水漱口,灑水嬉戲。

    出發前眾人將白二自然圍了起來,他已是這里矚目的小明星。

    哇女就像媽媽一樣低身撫摸著他的臉龐與他以示親近;娥女就像嬸嬸一樣低身撫摸著他的臉龐與他以示親近;媧女就像奶奶一樣低身撫摸著他的臉龐與他以示親近。

    “我們就要分路行走了,保重!”

    白二迷糊著神情沉醉在溫柔的擁抱,這麼拽炸天的親情,應該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寶寶了!

    白二自己去掐了掐很結實還俊俏的臉龐自我感覺下還是挺厚實的,笑了笑︰“一定會保重!”

    “弟弟妹妹們站好隊咱們走,兩位大人還等著藥材來調養好身體呢!”

    小蘭、三天、老火、賜蕖 熗 槳錐惱瀉艟鴕蛔峙趴 虐錐蚰廈娼br />
    媧女看著白二他們已經走遠的身影,她領著余下的六位娃轉身向西北方向行進,哇女與娥女戀戀不舍看著眾人全部已經走遠,各種回到洞房照顧傷員巨人。

    事分兩路,單表一方。白二領著的一波人離開三岐山後,直直奔正南方向而去。

    他們且行且找,原始的無性植物非常多,繁殖需要的是組織培養,就是母株攀延到什麼地方,枝條落地後再長出根芽,達不到這樣的程度就會是孤本獨株了。

    累了,他們就靠在一座山丘坡上休息。突然一顆面目猙獰的大人頭倒掛出現在他們上空。

    “喂!小娃子,我要把你們偷走!”倒掛大頭顱說話了,大家听到這悶聲悶氣的聲音著實下了一跳。

    白二起身看了看有一位巨人在搗鬼,此人可憎面目似曾相識。

    “壞人?你就是在白州出現的巨人嗎?”

    “不錯,我就是壞人,我在白州出現過,小娃你還記著我!”說著巨人將凶險丑陋的臉移到白二面前,“我暗中觀察你很久了!”

    “就听你說過你不喜歡小娃們嗎?”

    “是的,我曾經就是不喜歡!可是自從出現了小娃你,我發現我喜歡了!”

    “可是我改變主意了!不會跟你走了!”

    “為什麼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什麼事?”

    “我要采集藥材來救我們中受傷的大人!”

    “他們受傷死就死了、活就活了,管你屁事!可以不去嗎?”

    “不行!必須要做!”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不怕!情況需要我這樣去做!”

    “你不怕我殺了他們嗎?我去三歧山上能殺了他們四個人!”

    “我確實怕!咱們之間可以做一筆交易,你讓我救人,之後我就跟你走!”

    “你要反悔呢?”

    “你是大人能用很多方法動我吧!”

    丑陋巨人眼珠子一轉︰“就這麼說定了?”

    “就這麼說定了!提醒你別打偷我們的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