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易局 > 第五一章虛心學藝

第五一章虛心學藝

    “這小畜牲,這麼快向我蘭妹伸出咸豬手!”說著這話白二以更快的速度把突然襲來的這個猩猩左右手反剪拉住。

    “吱!吱!”猩猩急得想咬,怎奈何兩手被白二反扯著,沒想到它的迅猛栽倒在更迅猛人的手上。

    “哎呀!這是只猩猩。從哪跑過來的?”小蘭嚇一跳,看見已被白二擒住就回了過神。

    “呵!是我養的,這個猩猩生性頑皮好動,曾被我擒住時知道求我放他,這樣我就把它養上了,它也跟上我不走了!”

    “哦,原來是這樣!”白二將手往前一送接著松開了它,猩猩立馬得到了自由就乖乖地翻身坐在了地上,少即灰溜溜地走開了!

    這個突發事件令得隱士也很詫異,贊嘆的目光看向白二。

    “這一招就能看出小娃有能耐來了,你的伸手挺敏捷的,平時這只猩猩可都是我的利索小幫手。”

    “在江湖上行只為了防身練兩下子的,小伎倆了。”

    “出招恰到好處,不容易的!”

    “沒有啥!我看到你這位隱士生活品位蠻高的,有猩猩陪伴著也算不寂寞了!”

    “總歸不如小娃們機巧、會說。走,帶你們吃點好東西!”

    “你想眾人啦?去不去三岐山?和我們一塊?”

    “不去,我這生活得挺好的!”

    “好勒!謝謝美意款待,嘗一嘗你有些什麼好吃的!”白二不再戒備他是好人或是壞人,這已經對這個大人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隱士帶著他們走到了自己居住的居所,拿出了更加新奇的果物,丹圓、楊桃、孩果,這些果品不脫離木酸之氣然而卻後勁正甜。

    他們又來到了隱士起居的地方,居所別有洞天。都收拾得干干淨淨,床鋪上有獸皮與絲結皆放置的規規正正,洞門也有備用大圓平石能夠遮擋。也難怪此人依賴這地方隱居不去了。

    可是大敵當前來著,隱士巨人們卻表現著離群索居,像一盤散沙一樣子。

    “看著大人的吃和住非常非常地講究,神情也表現得逍遙閑暇樣子!”

    “的確不錯,生活中就需要追求些品味才值得!”

    “照你說的這種生活我都不想走了,勝景閑居令人留戀,可是平時倘若遇到龐大野獸來襲你會怎麼辦呢?”

    在進化發展中不是哪個“上帝”的有意識,就存在巨大的動物襲殺小動物,造物主不會去憐惜某種小動物的生存。

    人,拋棄常規書本上的說法恐龍比人類早兩億年,人生命體應該早已有洪荒級時代初原人,相對來說在大多數個體上不佔優勢,這種說法好像是上古人類與比他們龐大幾十倍的恐龍同期進化著,可是他們在群強林立中怎樣能夠存活就是令人無法想象的最大秘密了,這之間追究下去就會發現隱藏了天大的秘密。

    “呀~吱吱~”這時遠處傳來了剛才那位猩猩的慘叫之聲,淒厲無比。三個人听到後一也慌了神了。

    “走!看看,快去救猩猩!再慢了一步它就更慘了!”白二立刻狂奔出接著朝向聲音方向縱去,轉眼之間來到了事發地。

    猩猩的頭皮被咬掉一塊搞得血流滿面,一支胳膊叼在肉食動物嘴里,看形象這只凶獸身體上有一塊塊的白花點是長著細長犬牙的鑿齒豹。

    猩猩的掙扎絲毫沒有用,除非它需要斷了這支胳膊才能夠掙脫了。

    “我來了!嘗嘗劈天、砍地兩招!”說完話後白二的絲鞭如毒蛇飛信一樣舔上了鑿齒豹的身上。

    “啪!啪!”脆聲炸天,鑿齒豹被結結實實地挨上了兩鞭,皮肉立刻松散著綻開了!

    “嘔!嘔!”鑿齒豹吃痛著嗚咽了兩聲,松開了血腥大嘴,它看到玉樹臨風的白二嚇得弓身後退。這高手過招一兩勢定輸贏,忒沒有戲份看頭!

    隱士和小蘭也緊趕慢趕來到了現場,猩猩躺在血泊中,鑿齒豹已經敗逃了。

    三個人一齊蹲下給猩猩檢查身體,猩猩頭皮已經是少去一塊,手臂上被鑿齒豹的鑿齒扎到骨骼,氣息上也已經奄奄一息。

    “這回這個猩猩跑離得太遠了,它的不慎出了性命危險,這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

    “憑這件事可以分析這只猩猩有些小心眼了!以為大人因為我們的到來不重視它了,所以生氣要去逃,卻差點送入鑿齒豹的腹中了!”

    “你分析得有些道理,可它這樣半剌子命轉眼沒了!”

    “真是難測的禍福了,因為我們來到原因猩猩遭此厄運使我們也非常地傷心著!”

    “唉咳,話說回來你們也沒有必要再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推了,照我看人猿殊途,猩猩僅是不得靈秀機變,就有了此災!”

    “來看看吧,我們該怎麼能夠去救活它好了!”

    “咱們將它抬回去,路上要放輕放緩些手腳了!”

    “我想問傷成這樣了還有救了嗎?”

    “希望渺茫吧,頭疤這樣的傷口不容易恢復了!”

    ……

    白二、小蘭、隱士竭盡了他們最大的能耐挽救著猩猩,這次平白妄發的事故又引起他們的唏噓感慨。

    潮聲轟鳴,天邊雲霞如血。白二手牽著小蘭在輝芒之中找到一個平台準備舒氣練功。沒想到隱士他也是個武痴,後腳也跟著摸上來了,他們三個各自抬臂出拳,白二此時精神異常飽滿,他用眼楮余暉感受著隱士的每招每勢。

    他感覺隱士自創的這套拳法里始終有一種體系圍繞著,這種感覺從未遇到,他便深深記住後體會著。

    閑暇之余,必是大談武學境界感受,痴迷派對上痴迷則無話不談。

    “哈哈!我還沒趕來時你就打跑鑿齒豹了嘍!”

    “打了兩鞭子讓它退了!看到你所練之拳如行雲流水也必有心法密詣了!”

    “我一直在獨處中追求一種境界,也算是拿著去練練伸手。”

    “武學的境界,長見識,但願听你說說,我也希望填補填補自己武藝這方面不足之處了!”

    “小娃好學,值得表揚。”

    “隱居江湖能在清閑雅居之中追求著什麼樣的武學境界呢?這很令人好奇!”

    “我對舒坦境界無法自拔!”

    “怎麼個舒坦法?”

    “用具柔軟,衣著絲滑。”

    “平時練習武法中也體察身體各方面哪有什麼不適!”

    “奇了!舒坦也會成了武學要密!”

    “舒坦是第一要訣,舒坦可作為第一興趣品味,假若不舒坦的情況活上百年又有什麼意義呢。”

    “把舒坦也當做智慧,可以拓展想法用到感悟生活上。”

    “不懈開智改變著境況使自己舒坦。因為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佔八九。”

    “作為舒坦的武學本意,就是如入無人之境的,適應各種境界遭遇!”

    “面對自然界的許多強者面前,這樣是否舒坦,這是最高境界了。”

    “如何去練習呢?”

    “舒坦功法意義怎麼來舒服就怎麼來,你幻想置身在各種困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