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易局 > 第五二章醍醐灌頂

第五二章醍醐灌頂





    這位隱士的舒坦學境也夠詭異的了!可以講這樣的武學境界令人聞所未聞,難測高深。

    白二心里話想說深刻了他就是追求一種脾氣,帶著倔強的意味。舒坦之脾氣包括向上、高潔、健康、獨尊的境界。

    “此武學境界雖然可以強健身體,但是用在某個時候也產生了弊端!”

    “喔!我感奇怪了!你說說看是怎麼回事?”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憂患中你能夠樹立這個‘舒坦’的志向,安樂中就麻醉了,找不到‘舒坦’的武學感覺了。”

    “不過,返過來說,有這種舒坦志向的人也可以成為人中龍鳳的!”說完這話後白二感覺自己忘掉的事情此刻都補回來了,感覺是跟著隱士心習舒坦,精神方面緊繃的某處神經全部得到放松了,讓意識里補回了缺失的全部記憶。

    “什麼是人中龍鳳?”

    “這就是指掌一國之主的領頭人!”

    “你這個說法有意識,果真能有人想這事情?這樣的事讓媧女去操那些心吧,我能夠顧活我自己就行了!”

    ”我說的意思你不但能夠領活著許多的人,這些人還有每天為你端茶倒水的呢!”

    “有這好事?不是做夢吧?除非都像小娃你這伸手能夠自保,然後再安排一個端茶倒水的,嘻嘻!”

    “也難怪你當不上皇帝,你怕小娃們出了意外會遭來責罵吧!”

    “你這說的可不是嗎?有一次我提議聚和了,卻出了一場獸災之害,那一次里別說小娃們,就連大人們都死去了幾個的!”

    “哦,我總算明白了事情內幕竟然原來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都是非常痛苦的往事不想再提了!我能離開也出無奈,現實能顧活自己就行了!”

    “你就要做你的臥龍吧,世事不問,獨得瀟灑。”

    “敢問隱士怎來也有名字稱呼嗎?”

    “不與外人相往來,醉忘于江湖,這方面我的稱呼就忘了!”

    “這就忒好辦了,你是我見到的第二個隱士,志向又不失有人中之志,就稱你仲人吧!”

    ”仲人~這名稱我琢磨著挺有意思的,喜歡,我就稱作仲人了!”

    ”你就答應了?”

    ”有名字挺好!再說你這麼聰明令我喜歡,你剛才說到我武功有什麼缺點?我虛心接受!”

    “學練你的舒坦神功,那麼就要我們的憂患意識永遠不可忘了是吧!”

    “嗯!說具體點!”

    “舒坦武學的最大弊端就是後續勁不足,例如皇帝為了舒坦這個志向登上寶座後,‘舒坦’造詣隨著地位的改變確實歸零了!續勁力全斷了!”

    “那又該怎麼樣?”

    “舒坦武學雖然威力強可是精進難,必須以苦為志;退中求進!”

    “你這說的每個字都似有很深的道理!”

    仲人覺得如醍醐灌頂,似一語驚醒夢中人!幾句話就如雷聲入耳。

    ……

    白二已經是恢復了記憶,想著與北面的大部隊報平安,詢問仲人有什麼辦法盡快能夠做到呢,仲人說可以用和樂器喚來青鸞,青鸞就能書信傳遞過去了。

    的確青鸞是最早的鳥類,原始祖鳥級別的,在這原始時代到處是天敵,它已經與人類建立了生存依賴關系,在人群中它是安全的,人類完全可以驅趕走它的各種野獸天敵。

    青鳥報信是謎一樣傳說,在自然選擇的強化刺激中青鳥到處去尋找有人類的地方去棲息或停留。

    人類所居住的有很少幾個地點,這樣無意識的它就把信給報了!

    禽類報信沒有啥訣竅,和器所奏響的聲音模仿青鸞鳴叫,青鸞與和器都已經不復存在,怎麼個聲響現代人誰還能推斷知道呢!

    這樣的事件思索明白就能知道,仲人他也有和樂器。報信也是能夠存在的,概率也非常高,所以很早期的通信成立了!

    不過在喚來的青鸞身上他們也首先得到了另一個消息,仲人看到一只青鸞的腿上綁著皮制的書卷,他就取下將帶有字跡書卷拿給白二看。

    書卷上的字說得很簡單潮汛快來了,動物遷徙攻擊漸至,三岐山難保存在。

    白二制作一個書卷,上面也寫著是三句話的意思白二、小蘭都很好;在南面隱士家;通知能人他們知道。

    白二挑選一只最健壯青鸞,他將書卷結實綁在它的腿上,再引導它們筆直向三岐山方向飛去。

    這里三岐山傳來的字條說著三方面的信息肆虐的大洪荒,巨無霸動物襲擊摧毀可住的任何地方,到哪里安身的問題無法解決。

    “仲人,現在我和你說話聊很投機,一下子全恢復起來了記憶!你的武學理念很好,每招每勢看著好像似回夢大法一樣,很夢幻的。”

    “那就練練吧!表現表現威力了!”

    “輾轉騰挪練習熟了後,可以找上一只巨無霸動物練練手的。”

    習練棍棒期間的招式變化實際效能是虛無的,最直接的辦法是讓意念存乎一個假想敵,假想敵的重量級別越大,每一招神奇夢幻般的招式所發揮的威力就越大。

    自從白二恢復了正常記憶以後非常著急了,他存乎的假想敵已經遠遠超過人類肉體承載的極限,是對付能在招式上再衍生的精鋼機甲。他必須現在做的事是要不斷突破自己的極限成就,與難曉真面目的機甲激烈一搏做準備。

    風雲變幻的時刻就要來臨,在這里還要必須知曉有多少能夠與自己同舟共濟的儲備力量,換句話說自己有多少潛在軍備能夠到時候利用起來的,孤膽英雄也不可單憑自己孤身作戰吧,未雨綢繆是生存權良好反應的第一需要。

    “仲人潮汛襲來這是怎樣的情形呢?”

    “那是猛烈的漫山遍野的洪水襲擊。”

    “洪水再大它一定不能會淹沒至所有的山尖吧!”

    ”你說的很對,即使再多的洪水也淹沒不了這里所有的山脈的,‘連山’的這地區是唯存的生命維繼線!可是那樣的山尖也上演著群獸因饑餓相互之間的屠戮洗禮!”

    “那麼,我也親身經歷過一次大狂風,有時候那里真是不能夠待得住人呀!”

    “的確有吹跑的可能,人類就必須想法在‘連山’上尋找智慧巧妙躲過洪災,所有的禽類都會被吹上天空,這其中包括鳳凰、青鸞等等。”

    “它們在天上就能夠相安無事了?”

    “它們飛卷在天空中饑餓渡過洪災的,大多數形體弱小的都將會被餓死!”

    “照你說的我了解了這期間的問題就是要在上演生命弱肉強食大競爭,小弱者誰有智慧誰也能夠生存著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