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易局 > 第六十三章 德能兼備

第六十三章 德能兼備





    “哦,前面的人影沒有了!咱們不用緊盯著了!”

    “走吧,咱們轉入正路去迎接大部隊!”

    “正看著那里人影忽然之間又沒有了,莫名其妙的!”

    在五人耐心堅持的等待下,終于看到了從北面緩緩行來的大部隊影子。

    他們被一群鑿齒豹追趕著,為首的鑿齒豹的頭頂上戴有一條受傷的鞭紋,哇女、娥女在隊尾斷後,能人、伯人在兩邊護衛,中間保護著子男與父男各自懷里抱著新添的小公主,小公主顯然她們或許就是未來“王母”大業的接班人,其余少年們神情緊張著,打起十足精神戒備著。

    所有的與白二同齡的年輕人看到白二都非常地高興,他畢竟是他們心目中的優秀榜樣,曾經還受之于藝。

    “白二小娃,你怎麼跑前面去了,從你一去山頂再沒見你回返,原來你已跑到了前面迎著我們了!”

    “謝謝能人的關心,我是上了高山以後就迷路了,這樣繞了個大圈幸得大鳥把我們兩個馱了回來了。

    “什麼鳥啊!”

    “是一場巧遇鳳凰在練習飛翔,大風就把它們托舉著起來了!”

    “那里的風是大得離奇的!我們兩個人也被吹上了天,這樣的事絕對不是吹牛,這是真實存在,呢個威力程度沒法子描述!”

    “相信!相信!我們一直等著你的消息就怕是遇上一次大風或者是迷路了!這兩件事你們竟然都遭遇了!”

    “你一定是用上了我教你的功夫了吧!”

    “伯人,你猜得一點兒也沒有錯的,我已經把你的武功體系想好了一個名稱!”

    “我很好奇!那麼這個武功體系你給它起的什麼動听名字呢?”

    “醉心江湖!這是在至高知己境界中找到的絕勝方法。”

    “你將這武術技藝是如何運用來的?”

    “我以直接順應自然界的風流帶著飛出了山間。”

    “你已經把我的‘醉心江湖’武功發揮得登峰造極了!”

    白二心里想我只是在這個天地學習到了功夫的初原一代衣皮罷了,補充物的實質內容還是要靠我大中華武術。

    ……

    食肉動物多半也受過來自人類的神威,它們一直跟著,也一直因為忌憚沒有輕舉妄動。

    按照道理說它們都是一群用牙齒想問題的凶惡動物,只要拼命咬上去就行了,還用管顧著什麼呢?!

    這只頭上有疤的鑿齒豹看見了白二竟然飛快地搖著尾巴,顯得異常情緒高漲著。

    “呀蛋!看見你我就像看到我家的阿黃狗狗令我頓生憐憫心,都來給我排排個好好的長隊!”

    白二竟然不顧及危險去摸鑿齒豹的頭顱,這發生讓人群大感意外的事鑿齒豹飛快地搖著大尾巴,後面的鑿齒豹似听到命令一樣地排起了長隊。

    “白二哥,你在干嗎呢?這些鑿齒豹為什麼能夠排起隊,你又開始訓練異獸了!你怎麼訓練的它們?”

    “我訓練它啥的?這只有疤痕的鑿齒豹咬傷了猩猩,我揍了它一頓,它正在給我認錯呢!”

    “啥?是這家伙咬毀的猩猩的!”該到仲人詫異了“我來教訓它。”

    說中仲人拿起木棒就要打,這一打竟然惹出了鑿齒豹的獸性了!

    這只野獸沒有听仲人的話去接受棍棒教訓,反而扭頭攆著他咬,跟著兩個、三個。

    局勢沒法子收場了,眼看要僵持出人命來了!

    “他們都是畜牲類,都是運用牙齒想問題,還有什麼教訓的?!”

    說著話,白二向前還是擒賊先擒王,將一根手棒推進鑿齒豹王的鑿齒里面卡住,就像杠杠撬動一樣,將鑿齒豹王翻了一個滾身。

    其實這些動物不好惹,說不定情緒真的失控就獸性大發了!後面一只鑿齒豹不服氣張嘴向前,白二甩手一鞭子讓其閉上嘴巴,它的牙齒松動像火鑽一樣疼痛。

    “白二小娃,這該又使用什麼招式的?”

    “這是能人師傅的‘佛境至勝’鞭功!法力所到之處無不歸善!”

    “你也給我的武功系統起上名字了,這也太出乎我的意外了,這令我甭提有多高興了!”

    “傳授絲鞭就是教授我功夫的!”

    “不錯,這個‘佛境至勝’的名稱值得我好好去琢磨了!”

    “將這些鑿齒豹當寵物也不好,它們的牙齒太尖了,挺下人的!白二哥你說是不是呢?”

    “攆散了吧!它們走它們的路,我們走我們的路!”

    鑿齒豹停下腳步,他們與人類相隔了二里多遠的位置才敢繼續往前走。

    仲人“我們人群中要推舉一位能夠發號施令的統領來做公眾事情就方便了。”

    媧女“看出來了,你們這些隱士也不服從我了,統領名餃我讓出,但是就要選一位德能兼備的人擔當此重任的!我說你們幾個大人誰能勝任?”

    “別看我,我舉薦白二小娃!”

    “也別瞧我,我也舉薦白二小娃!”

    “你們誰還舉薦白二小娃?“

    “我舉薦!”,“我舉薦!”……

    “你們都舉薦,我也舉薦他,一至通過了!這是因為白二小娃雖然年齡小,既有能耐又是大家心目中的人選。”

    “呵呵!你們太抬舉我小娃了!既然這樣我們要同心同德渡過天大的災害,我也不推辭就沖在前面先帶領大家保護好自己的生命。”

    ”呵呵,沒有看錯人選,咱們听一听白二小娃這樣說的,表明著德能優秀啦。”

    “白二哥當選我舉雙手贊成,賜尬乙倉苯由罡械攪嘶 沓瀆肆α俊!br />
    “小娃們都有精神了,這榜樣的效果太好了!你們跟白二小娃學著點,我們大人也省心多了。”

    “皆大歡喜甚甚善,戰勝災難具備的信心首先是足了!接著是到達地方听白二小娃的指揮做些準備工作吧。”

    他們正在沾沾自喜地議論著,突然之間天色暗了下來了,山谷口刮起了風,天空中灰蒙蒙一片,一切都變得暗紅色。

    “這又是怎麼了?咱還沒有行至避禍的地方,天氣就起變化了!”

    “媧女,你來觀察觀察天貌陣勢,是不是天災這就到來了?”

    “我一直在觀察著陣列,發現與往時不同,往時的星陣向外開展,現在的星陣圖在內斂靠近,一個星體也不知道因什麼原因下墜了一層,災星標識的星體還沒有滑到危險標志的陣圖上。”

    “這樣能夠說明著什麼呢?”

    “危險還沒有來,可是天體為什麼出現退行的景象就不可而知了!也許這樣的現象再相加的災禍比以前更猛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