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易局 > 第二十四章激怒高維人大作戰

第二十四章激怒高維人大作戰





    “乾!乾! ∼”魔翼獸被嚇得魂飛天外並且叫出的聲音都變頻了,立即振翅讓落下來的龐大身軀偏離移出白二的刀鋒範圍接著往後撤去,又一屁股坐在了哼哈獸的腦袋之上。

    只听得哼哈獸“哼!哈!”兩聲慘叫,掙扎著甩開魔翼獸的大身軀。

    魔翼獸非比凡禽,它並不慌張與膽怯,調整好姿勢再次欺身上前使鋼啄來迅速與白二對戰。

    白二刀法變幻莫測,招出拍、掃、撥、掠,另一只手抓起鮫人漁網所制的披風當作盾牌。

    空氣中夾雜著魔翼獸的巨翼扇動,白二則像置身于狂亂的颶風里,至使他不得不連續施展梯雲縱功夫。

    很快雙方一大一小不對等式之間纏斗了幾個回合。

    虛實相背,強弱分列。

    刀鋒所至是功夫又增添的膽量,白二突然撒手一扔將刀背重重磕在哼哈獸的厚肉上,哼哈獸實在受不了疼痛,使出最後的蠻力哆嗦著坐起來,恰巧將魔翼獸推了一個大趔趄。

    白二敏捷逮住此回所創契機將手中的披風系戴順勢套上了魔翼獸的脖子,緊接著手上使勁用力拽牽,絲繩被牢牢鎖拴在了魔翼獸開炸羽的脖頸上。

    “犯在我的手下,就乖乖听話再帶上本天驕小爺∼飛吧!”說著此話白二抓住披風上的網孔,飛身上縱騎上巨獸。

    白二此次發燒想法是為了徹底征服魔翼獸,也為了利用機會錘煉自己的功夫。

    這一連串的動作將魔翼獸急得身形直打轉,無可奈何小魔王已經粘黏在它的脊背之上。

    白二雙腿勾在魔翼獸的翼肩上,用腳後跟去輕點魔翼獸的兩翼之下極泉穴。

    “就快些走吧,到空中去折騰一番啦!”

    “乾!乾!”聲振林木;響遏行雲,猶可形容九天玄鳥落塵來。

    兩聲刺耳的怒啼之聲後,魔翼獸馱著白二展翼向空天飛去。

    就在空中霸王的帶領過程里,白二將自己的身體當作巡航之器、渡劫之船,心與軀就在強大功夫里成功化作了他的二子分身,二子分身能夠相輔相成鑄就量制應身。

    量制應身牢牢附著在魔翼獸身軀之上,強制到魔翼獸同樣也化幻成為白二的另一個“分身之體”。

    “呀∼呀∼呀∼”……

    “啊!天子皇上被怪獸給帶走了!”

    “上仙徒弟藝高人膽大,他現在又實現騎上巨鳥飛往天空!”

    “我們是喜還是憂呢?他這是到底要上哪里去的?”

    “這件事情誰能知道呢?他是不是僅僅一時興起想征服巨獸?”

    “也許他在想讓巨大的怪異鳥帶著他勇闖空天戰艦救出類皮怪吧!”

    “這樣的事情哪能實現呢?”

    “現實再來看巨獸已經被他馴服成為乖乖獸了!”

    “這換轉的手法越加高深莫測了吧?”

    “天子皇上是怎麼運用天人合一的元嬰境界之功做到這樣的?”

    “不是狗帶嗎?”星態此話不言而喻,出語驚人!他跟隨白二學到的語境已然是出神入化。

    ……

    此番匪夷所思一般的功夫操作終于令深空里戰艦上高維人露出了神秘真面目。

    “完了!此刻遇到的還是人嗎?魔翼獸又給征服了!”

    “我腔膛里的心髒快拴不住了,正被後面的一口老血抵著,在跟著同時向上涌動!”

    “你快消消氣吧!要自知我們已是凌駕于一切宇宙人的最高階靈長人類呢!”

    “是啊!可我此刻為什麼就這樣一時失態了呢?還不是∼因為那小子竟然騎上我們的最強玄鳥魔翼獸在遨游太空!”

    “就像如此的體格能力,我們星高維人都還做不到的呢!”

    “這個星球出現多首異人我就開始感覺奇怪,下面的那個人騎上魔翼獸又像合作一體一般,想想不足為奇了!我們對待此事現在能有啥辦法呢?”

    “瑞哆,魔翼獸快要竄上來了!”

    “發咪,它不是枉費心機嗎?我不願魔翼獸就這樣輕易地被累死!我們是否放下空天戰艦把魔翼獸給接上來?”

    “瑞哆,你在說胡話嗎?魔翼獸若是上來了,那位天子皇上也不就跟著上來了嗎?”

    “瞧我的好了,我直接摧毀他去!捻死他還不是如捻死一只臭蟲一樣輕易,我們倘若要是再懼怕他,還怎麼稱為星人呢?”

    “不對!我們星人要印證文明的,當務之急要研究他到底是為什麼如此的厲害,不正確嗎?”

    “噢,你是說咱們還要和他再斗智斗勇顯示下威風嗎?”

    “應該是,也標榜我們的偉大高格!”

    “想法也對,再不出手練練,我們的技擊技術都要生蚺F!”

    “這事情好辦,就讓他嘗嘗我人形星球的厲害!”

    瑞哆是一位細高個子星高維人,相貌有五長之秀。

    高維人的形體結構狀態都是被改變的異端了,瑞哆此刻使用的絕技是制造星球和操縱著自制的新星體。

    制造星球利用分子軌道理論,量子拉絲,原子變化反應,趨圓耦合組化等高能物理技術,在空天里形成一顆巨大的星球圓,確切說像似天羅地網。

    操縱星球技術是唯靠高維人借助奇異身形適應著高維技術狀態,瑞哆電線桿式的形體就可以完美融身在自己創造的星球里。

    然而他敵手的境遇若是遇到如此星球可能就要悶死在此創造星球圓團里,以達到絕無後患。

    “上面的空天戰艦生下了一顆蛋!”一直在關心中盯著上空的能人撇眼瞧見虛空里出現的異樣。

    “是嗎?我再來仔細看看∼這好妙幻的感覺啊!”光曉慌忙配戴好深空視鏡用他的大眼楮仔細觀察了起來,他看到了星人創造了一顆星球樣子的東西並且操縱著它凌空而起。

    “光曉,你又看到了什麼異樣?”

    “星態,為了適應高性能的系統,這些高維人改變了自己的形體,就在他們創造的星球體上出現了。”

    “什麼?這夠離奇的了!這是要干嘛呢?他們對待低階宇宙人首先選擇可以毫不留情的消滅掉的呀!他要和咱們的天子皇上再對戰嗎?”

    “呵呵!星態,以我的感覺應該是對戰吧,他們也有人性的軟肋——不能夠容忍低階星際人的能力有比他們突出的表現。”

    “但願你判斷這樣的事情是非常正確的,咱們天子皇上說‘奧秘就有超級霸膜也怕真功夫’的話,它們不願意看到低階人在功夫表現上超越他們的。”

    此刻唯是星態和光曉有資格在你一言我一語地瞎猜疑議論。

    ……

    白二為什麼比尋常人能夠成功?

    獎勵機制左右人類的思維,獎信罰必的思維才是人類的主要思考力,這也是人類思維主宰行為的重要因素,可稱為促進行為的戰斗機和潛規則。

    這也是人類的活動將毀滅或者成功在自己手中的證據!

    異曲同工的道理還有“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僅靠憑依娛樂與興趣的形式只有短暫為之,哪怕此事業為全人類謀取福祉這樣的宏大理想不受肯定,也會無法進行而導致消亡。

    我們社會實踐的第一句“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也以這種思考模式的正推獲得解釋。如果沒有原因支撐的解釋不會服眾的,反問則啞口無言。

    易經學說能有這種模式的反推停滯不前,甚至徹底遺棄。

    實情執行之後創造了各類理論的世界。

    名利、財富一切都是外在的,只有生命在希望,生命與希望這兩大主題,才是白二當前的心境際遇。

    騎在魔翼獸背上的白二早已遠遠瞧到空天上出現了一顆圓球,圓球在不斷地放大!

    量子成微點,點的篩動成線,線的篩動成面,面的篩動成體積,體積能量多少的篩動則成星辰。

    瑞哆以科技武器作用催動一顆量子縫隙產生星力,繼續固本培元他的新生星辰武器。

    “什麼高能武器呀?這是要星球大戰嗎?我天驕能否去破了它的星球罡氣呢?”

    魔翼獸與白二此刻被出現的星球自然吸附了過去,在靠近之處時看到奇怪星球狀態就像肆虐狂歡的氣流團。

    “哎呦!我們被吸附過去,我估計已經沒有什麼好辦法了。乖乖獸,現在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就靠你的表現了!”

    白二拂拂魔翼獸的脖羽,狡猾地向魔翼獸的耳旁吹風。

    此時朝向白二施展的高維技術就連k星人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白二已經無法施展高科技武器還擊了,因為若是再去炸毀所波及的範圍損人一千而自損八百!

    然而如何去琢磨承受這樣巨大的危險侵害呢?

    科學毫無攻擊之力可選,如卵擊石!就在頂端高維人面前秀什麼神跳?

    唯一可能的事情在傳統里尋找是否有突破之功,離奇化腐朽!

    白二同樣也在研究著對方。拿象比術數破解諸相,“天地之象分,陰陽之候列,變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

    白二正在細心觀察著高維人瑞哆的動靜舉止,發現他創造一顆初生的圓團,虛弱為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