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醫仙在上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治病救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治病救人





    醫仙在上正文卷第一百二十三章治病救人楚元陽立在那看了許久,直到沈亦埋下酒壇離開後,她方才慢悠悠的回到洞府內。

    第二天一大早,鄭蓉蓉穿著一套湖綠色的連衣長裙應約而來。

    洞府內,楚元陽雙手擺弄著裝有數百根銀針的銀針包,听到走近的腳步聲,頭也沒抬一下,淡淡開口“坐”

    這數百銀針還是當時與絮曼音蘭香等人下山時采購所得,當時只是覺得喜歡,便在靈器鋪買了下來,而銀針包是自己親手縫制,雖看著針線粗糙,但勝在實用。

    從鄭蓉蓉的脈象及她的身體反應來看,是患了心疾之癥無疑,通俗來說就是先天性的心髒病。

    在科技發達的二十一世紀,這類病可以通過心髒移植手術達到治愈效果,但在這個沒有金屬儀器設備的年代拿什麼做心髒移植

    因此只能通過中醫扎針在結合藥物治療,方可痊愈。

    目前為止,她依舊不能保證成功,畢竟,從未試驗過。

    “鄭師姐,你把衣衫都解開,仰面躺在榻上。”擺弄好銀針後,楚元陽伸手指著不遠處的踏上道。

    鄭蓉蓉雖心下疑惑,但也依舊照做,很快的退卻所有衣衫,只留下一件湖綠色的抹胸及一條薄薄的裹褲。

    “抹胸也一並解了”楚元陽走到一邊的洗臉盆旁,伸手洗洗清洗毫無污垢的手指。

    鄭蓉蓉听聞,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抹胸正中間上的牡丹花,蒼白的的面上泛起絲絲緋色,局促半晌,還是伸手緩緩解開抹胸衣帶,任由潔白無瑕的肌膚袒露在外。

    “鄭師姐,一會兒我問你什麼,你答便是。”楚元陽挽起寬大的袖口,兩指並攏執起一根細長的銀針。

    鄭蓉蓉看了一眼冒著寒光的細長銀針,赴死般緊閉雙眼的點點頭。

    手指輕放細碾,銀針順著手指的力道,緩緩刺入細膩的皮肉之中,最終只留下短短的一節尾部,這時楚元陽運起靈力,順著銀針注入鄭蓉蓉的穴道內。

    “如何”楚元陽沉聲問。

    鄭蓉蓉顧不得羞恥之心,感受了一番,才道“心口有些發麻”

    楚元陽伸手又抽出一根銀針,如法炮制般的又扎入她的另一個穴道。

    “這樣呢”

    “心口有些麻癢,像是有什麼東西往外流”鄭蓉蓉有些害怕的道。

    楚元陽點點頭,伸手輕點了幾下她胸口的幾處大穴,繼續佔執施針。

    “痛,鑽心的痛”

    “脹,感覺心口像要炸開了般。”

    “楚師妹,我我不行了好難受,呼吸不了了,像是病發了”

    “。”

    楚元陽一連在鄭蓉蓉胸口整整扎了九九八十一根銀針,這才收手。

    看著已經累的虛脫的暈過去的鄭蓉蓉,楚元陽把銀針細細收好後,轉身出了洞府。

    鄭蓉蓉的病屬于最常見的先天心髒發育不良而導致成的心髒病,需要疏通她全身經脈,令筋脈逆行流淌,再通過銀針封住心口大穴,從而達到刺激心髒的第二次再生功能,令其重新生長。

    最後結合枯梵陳以及其他幾樣治療心髒病的草藥,煉制成丹,讓她服下,不出意外,不消一月,她的病便可痊愈。

    現下要做的,便是去藥圃煉制丹藥。

    “今日倒是來的挺早”剛進入藥圃,就听見風離歌帶著譏笑的聲音。

    楚元陽清楚風離歌說的是反話,平日里她一般是不等天亮便來藥圃報道,今日因給鄭蓉蓉施針,晚了兩三個時辰,並未理會風離歌的冷嘲熱諷,直直的走進藥圃采摘草藥。

    好在她現下是內門弟子,並且妙長老給了能夠隨意使用藥圃內草藥丹爐的權利,要不然,還真沒有這麼順利。

    正在樹蔭下篩選珞離子的風離歌,見她擼起袖子,采完幾株草藥後便直直的進了茅草屋,眸光閃了閃,從石凳上起身,端著一盆珞離子跟著進了茅草屋。

    而茅草屋內楚元陽把洗淨的草藥整理好,一樣一樣的放進丹爐內,緊接著,聚靈開始煉丹。

    風離歌在把珞離子放進藥櫃抽屜的同時,眼神盯著楚元體來說,是盯著她卷起袖子的手腕上。

    “珞離子,給我一些”楚元陽沖著風離歌的手仰了仰顎。

    “自己拿,我可不是任你隨意使喚的小童。”風離歌嘴上雖如此說,但雙手卻是合緊,捧著一把珞離子走到她身旁。

    楚元陽伸手適量的取了一些,輕喝一聲,碩大的丹爐蓋子迎聲而起,待珞離子扔進丹爐內,丹爐便“砰”的一聲,自動蓋上。

    “你手上的”風離歌語氣雖隨意,神色自若,但從眼神看,並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般輕松無所謂。

    楚元陽斜了風離歌一眼“風師兄指的是這銀鐲子”

    風離歌轉身把手中剩下的珞離子又放回藥櫃的抽屜內“這鐲子可是個寶貝,戴在你手上真是可惜了,也不知是在哪個倒霉鬼手中誆騙所得。”

    楚元陽了解風離歌的為人,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想問問,她這鐲子怎麼來的,可他話說的太過難听,她不願搭理。

    鐲子是玄燁所贈,其用不過是能夠很好的隱藏自己的氣息,若帶著這鐲子故意收斂氣息,那麼,除非修為超過合體,不然很難發覺佩戴之人的存在。

    當時她不知,待事後,本準備取下來還給玄燁,可他卻說這鐲子是女兒家的東西,他拿著也沒多大用處,非得贈給她,並且一直巧妙的指出,此物並不貴重。

    現下風離歌卻說是個寶貝,那麼玄燁硬塞給她的目的是什麼

    “此物名為隱跡,不但能夠隱藏自己的氣息,並且還具有一定防御用,乃是不可多得的上品聖器”風離歌見她一臉驚訝不像假,便繼續道“據我所知,此物曾出現在妖修媚姬身上,而媚姬的修為,可是在內府期,我可不認為,以你的修為能打得過媚姬。”

    楚元陽並不想回答他,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哦緊接著,就沒有下文了。

    上品聖器,這手鐲還真是十分貴重,現在她越發的好奇,玄燁到底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丹藥出爐,藥香彌漫,一爐二十粒,顆顆圓潤飽滿,色澤棕紅。

    “呵,運氣不錯,竟出了二十粒一品上等丹。”風離歌伸手夾起一粒丹藥,用指腹托著,細細的把玩“這丹藥看著甚是怪異,用來做什麼的”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