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余生皆是喜歡你 > 第2425章 (2455章)交鋒

第2425章 (2455章)交鋒

    以前听到男朋友三個字,安蕊心口都會下意識一緊。

    但現在,她似乎沒什麼感覺了。

    “沒有。”安蕊大方的回應。

    沈庭看著安蕊細白漂亮的臉蛋,“安小姐這麼好看,追你的男生應該不少。”

    安蕊身邊確實一直不缺追求者,但能讓她看得上的,倒是一個都沒有。

    “事業還沒起色,哪有心情想感情的事?”安蕊自我調侃了一句。

    三人已經走到了山莊,陳情和同事,讓山莊老板將飯桌擺到了院子。

    桌子上已經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農家菜。

    大家陸續落坐。

    安蕊坐在周立左邊,陳情坐在他右邊。

    陳情是今晚的壽星,自然是主角。

    大家一起喝酒的時候,除了開車的人,其他人都倒了酒。

    安蕊也不例外。

    她跟著其他人一起敬陳情酒。

    周立見她連著喝了三杯,低聲道,“少喝點。”

    安蕊擺擺手,“沒事,我現在挺能喝的。”

    周立皺了皺眉,不再讓安蕊喝酒,讓山莊服務員倒了杯果汁過來。

    周立又給安蕊剝了蝦殼,將蝦肉放到她碟子里,又用公筷夾了魚肉,將刺挑出來夾給她。

    安蕊並沒有發現什麼,他夾一點她就吃一點,時不時跟坐在她另一邊找她說話的沈庭說上幾句話。

    陳情看到這一幕,不禁皺了皺眉。

    周立是不是傻,只顧著給安蕊夾菜,都不知道自己多吃點。

    陳情夾了點菜到周立碗里,周立朝她看去,她瞪了周立一眼,“壽星夾的菜,你總該吃吧!”

    周立沒再說什麼。

    安蕊吃了個蝦子後,這才發現,周立一直幫她夾菜,她連忙夾了幾個花甲到周立碟子里。

    陳情的聲音響起,“安小姐,你不知道周立不吃海鮮的嗎?”

    安蕊一怔,連忙說了聲對不起。

    她將夾到周立碗里的花甲夾到了自己碗里。

    周立說道,“不是不能吃,少吃點沒事。”

    還有兩三個花甲,被他留在了碗里。

    陳情見此,氣得半死。

    最後回去的時候,陳情沒有坐周立的車。

    沈庭來到副駕駛邊上,透過敞開的車窗看向安蕊,“安小姐,我們加個微信吧?”

    安蕊笑著道,“行啊。”

    兩人互加了微信後,各自離開。

    一路上,周立都相當沉默。

    安蕊朝他沉默內斂的側臉看了眼,“你怎麼不說話?”

    周立抿了抿雙唇,“你和沈庭很聊得來?”

    “還好吧,沈醫生挺陽光隨和的。”

    周立嗯了一聲。

    又是一陣長時間的沉默。

    似乎想到什麼,安蕊說道,“恬恬和顧漾應該快訂婚了,到時你會去的吧?”

    “嗯,他們發邀請函給我的話,我會去。”

    “肯定會給你發的,我們每年高中同學聚會,大家都會提到你。”

    周立唇邊露出淺淺的笑,“我也很想念高中同學。”

    車子開到小區,各自回了家。

    半夜的時候,躺在沙發上睡覺的安蕊,听到對面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

    安蕊迷迷糊糊的走到門口,透過貓眼朝外面看了一眼。

    這一看,睡意頓時消失殆盡。

    陳情趴在對面門上,像是喝醉了。周立將前打開,她朝周立懷里撲去。

    周立扶住她手臂,兩人不知說了什麼,陳情走進去,將門關上了。

    安蕊的心,一下子收緊。

    睡意,也消失殆盡。

    過了幾分鐘,周立扶著爛醉如泥的陳情,走了出去。

    下半夜,安蕊沒有再睡著過,一直听著外面的動靜。

    她可以確定,周立沒有再回來過。

    安蕊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心情。

    低落中,又有些失望。

    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像沈明修那樣?

    她還以為周立是特別的!

    不過他沒有女朋友,單身,就算和陳情發生點什麼,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她在這里對他失望個什麼?

    接下來幾天,安蕊沒有再遇到過周立。

    沒有了沈明修的阻撓,安蕊又恢復了正常的工作。

    忙起來的時候,沒日沒夜的,轉眼就到了周末。

    安蕊接到安母的電話,“蕊蕊,周末回來吃個飯吧,媽媽親自下廚。”

    安父安母住到了郊外,他們住不習慣安蕊給他們租的小區,回到了當年一棟兩層樓的老房子。

    雖然舊了一點,但裝修後,還是能住人的。

    且前後都有院子,比小區高層要舒一些。

    “好的,媽媽。”

    …………

    安蕊的腳已經好了,她自己開車回去的。

    經過市區別墅區的時候,她將車子調了個頭,進了別墅區。

    她將車開到了安家以前的別墅大門前。

    這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有著很深的感情。

    也是爸媽發家後,買的第一棟別墅,後來掙了更多的錢也沒有換地方。

    安蕊從車上下來,眼眶微微泛紅的看著別墅。

    她一定要掙更多的錢,將這棟承載著她和父母無數回憶和感情的別墅,重新買回來。

    安蕊看了將近一分鐘,轉身,準備離開。

    這時,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安蕊?”

    安蕊回頭,看到一道穿著墨綠色低領長裙的女人朝她走來。

    女人膚色白淨,長得清純可人,但眉眼之間,又流露著女人的媚惑。

    安蕊微微眯了下眼眸。

    “柳可可?”

    盡管她現在對沈明修已經沒有了任何男女之情,但當年收到的那段視頻,實在印象深刻,或者說是心理陰影,她怎麼都不會忘記柳可可動情時那副妖媚惑人的樣子。

    “安蕊,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柳可可風情款款的走了出來,她上下打量了安蕊一番,“听說你進娛樂圈了,沒混出什麼名堂吧,衣著都是小牌子。”

    安蕊微微勾了下唇角,“我不靠男人,自然不像你,穿著大牌也擋不住一身狐狸的味道。”

    柳可可臉色微變。

    兩人曾經交鋒,柳可可自認為是勝者!

    即便沈明修沒有跟她交往,但她也做了沈明修一晚的女人。

    “你嘴上厲害沒用,你是來看以前你家別墅的吧?不好意思,這里已經被我買下了。”

    安蕊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頭,“被你買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