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卻天錄 > 0016,厲鬼艾梅

0016,厲鬼艾梅





    孤魂野鬼,能躲藏的地方只有人間和陰間,像費小郁這樣溜上仙山的,絕對屬于鳳毛麟角……不對,不對,鳳毛麟角這詞,在人間用用還好,在仙界用,就詞不達意了。如果一定要用一個成語來表達這層意思,那只能造一個,比如︰古巫之毛、古妖之角。

    工臧提供他的經驗,說剛死的女鬼,最喜歡呆的地方是她的死亡地,其次是生前牽念的地方。

    因此,找到女鬼受到明正典刑之地是本次搜尋的關鍵,而最了解這個的,無疑是之前押解她的鬼卒了。

    然而,地獄鬼卒,少說也有萬兒八千,怎麼找回當時的那幾個?蘚說容易,我要來了他們的聯系方式。

    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詞︰“大日昭昭,地獄昏昏,三界之內,我要尋人。乍遐乍邇,或浮或沉,真靈下盼,速見其身。奕Υ鑀カ旰欏    br />
    夕誓疑惑︰“師叔還教這些咒語?”

    蘚說︰“那個叫洪生的鬼卒教的,說這樣他就能收到信息。”

    “最後一句是什麼玩意?”

    “鬼卒的個人寶號。希望我不要念錯了,叫來別的鬼卒那就不好了。”

    “區區鬼卒,還什麼‘寶號’?直接說‘號’,別踐踏了這‘寶’字。”

    “師姐不要這麼說,人家也是正正規規在天庭掛號的仙吏,只不過是工地點在地獄……”

    “呶,你說的地下工者來了,是不是他?”

    果然,一長大鬼卒從土地下面現身來見。

    “是。”蘚一眼就認出了這名鬼卒,“有勞趕來。”

    “仙人終于來了……”鬼卒洪生見到蘚,還有一點小激動。

    “這幾日山上百事糾纏,來遲了,望祈見諒。那事還沒有泄露吧?”

    “雖然沒有泄露,但離泄露也不遠了。”

    “這話怎麼說?”

    洪生說︰“不知道仙人听沒听說,最近一段時期,一則靈節公主的傳言沉渣泛起。”

    “靈節公主?”蘚突然想起當語帶他來到人間一酒吧,那個不知是人是神的蜈蚣女跟自己開玩笑時說的話。

    “靈節公主到底是什麼梗?”

    當時他問過當語,當語回答說是個恐怖的鬼。但很快就去了澡堂子,之後再也沒有交流過這一話題。

    “靈節公主是古代的一個惡鬼。傳說她是皇帝的女兒,因為犯事被皇帝腰斬,變成厲鬼,從地獄中逃脫,為害人間,有不少的凡人、陰鬼和妖怪遭她毒手。地獄管不動,上報天庭,天庭派下驅邪使,帶領雷部各將軍、法師、元君、真人,大動干戈。雖然抓了不少惡鬼,但沒有確切證據證明這其中就有靈節公主。然而,靈節公主就此消失,再未現身。”

    “這鬼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竟能消失幾百年,還有人記起她?” 夕誓問。

    “手段殘忍唄,而且不隱藏罪行。到後來更形成一種模板,凡她所為,尸體至少分成八塊。那些孤魂野鬼就喜歡這種明目張膽挑戰天規的,因此編了很多她的傳說,她的名頭就更響了。”

    “為什麼一定要分成八塊?”費小郁不解。

    “大卸八塊嘛。八塊是至少的,有時候還會出現九塊、十塊的,可能是她分尸的時候出了岔子,一不小心給分多了。而且每一例,腰都是要斷開的。”

    “因為她自己斷了腰的緣故?” 夕誓問。

    “想必是的。”

    “所以你們覺得她又重新出山了?”

    “恰恰相反,正因為靈節公主特殊的分尸手法,讓我懷疑,新近犯案的,並不是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盡管手段也一樣的殘忍。”

    “說說新近的血案。”

    “連環血案,一共幾十樁。但大多是小案,只有兩樁是大案。”

    “都是血案,怎麼又區分大案和小案?”

    “受害者是貓狗一類的小動物,那是小案。受害者是妖和鬼,那就是大案。”

    夕誓冷笑︰“原來是這麼個分法。那麼人呢?”

    “人命案,自然算是大案。但不幸中的大幸,到現在為止,此案尚未死人。”

    “先講講那兩樁不重要的大案,然後詳細講講那些小案。”

    “啊?”

    “是死了一只鬼和一個妖是吧?”

    費小郁插話︰“師姐,為什麼鬼是用‘只’,而妖是用‘個’?”

    夕誓笑著道歉︰“對不起,對不起,習慣了,忘了尊駕。以後說起鬼,我都論‘個’。”

    洪生說︰“鬼是新鬼,妖卻是個老妖,是一只修煉了四百年的貓妖。”

    “修煉四百年的貓妖?”

    “是的。死法慘無人道,全身筋骨盡斷,兩只眼珠子也不見了。對了,這案發生在艾梅逃脫的當天。”

    原來逃跑的厲鬼叫艾梅。

    “至于另一名受害者——那只新鬼,是一只漏網的孤魂野鬼。判斷成鬼期不超過一個月,案發時間為艾梅逃脫之後第三天,魂飛魄散之前受到極大的創傷,以至于現場收集到殘留信息慘不忍聞。”

    “總之,都是一個‘慘’字。”

    “是的。”

    “但都不是大卸八塊型的。”

    “是的。”

    “因此,你內心已經認定,我們要追捕的那個叫艾梅的,才是這些血案的元凶。”

    “仙人說的全對,我是不信靈節公主復出的。”

    費小郁又插話︰“鬼也會死嗎?”

    “會,”鬼卒科普一下,“輪回轉世都不是真死,真正的死是魂飛魄散、永不超生。殺死一只鬼是極難的,就算是小的,說是沒權限處死鬼類,但其實是,如果沒有閻王爺特賜的獄水 等神器,根本就殺不死一只鬼,頂多是讓他們受些皮肉之苦。”

    “為何鐘馗卻能?”蘚問。

    鐘馗為地府判官當中的著名人士,人傳他能夠生吞活鬼。

    “不能不能。鐘判官只是將肚子當成活鬼的監獄,等到了地府之後,將他們從肛門排泄出來。鬼在鐘判官肚子里游歷一番,一般都會變得溫順許多。”

    費小郁腹中一陣翻江倒海,想要嘔,卻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嘔出來。

    連夕誓也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知識,但了解得越多,問題反而越多︰“既然處死鬼那麼難,艾梅這樣一個新鬼,她如何能夠讓別個鬼魂飛魄散?更如何弄死一只修煉了四百年的貓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