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一百三十五章義氣和背鍋

第一百三十五章義氣和背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信愕然不已,這群評判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但至少也不是不學無術,無論什麼樣的文章到他們嘴里總能點評一二吧?怎麼連一句話沒有,這到底什麼情況?

    他忍不住慢慢挪到評判席位上,探過頭去看文章。掃了一遍後,卻也是如同墜入雲里霧里,這下才明白了那些老家伙的感受。還是那句話,根本看不懂啊,怎麼噴?

    葉行遠寫完之後,靜靜的退到一邊,看著眾人窘態,暗自好笑。原本還算熱鬧的一場文會,就因為這篇文章,突然變得有點萬馬齊喑,場面上很詭異的安靜下來。

    不只是幾位請來當評判的老前輩,其余先睹為快的士子看完後,也都是皺眉思索,一時難以說出什麼。

    唯有唐師偃依舊傲然而立,可心中卻一點兒底也沒有,不由得暗自嘀咕,葉行遠到底替自己寫出了什麼玩意兒,為何眾人都是這種奇怪的反應?

    可是他的任務是矗立在這里裝逼,又不好搶文章來看,所以只能干著急,心里像貓抓似的。

    李信面色不甚好看,皺眉沉思良久,心中不信這是唐師偃教出來的東西。他當年沒少與唐師偃打過交道,對唐師偃的學術水平還是很有了解的,六七年間就能進步到這種程度?

    莫非自己籌備文會的時候走漏了風聲,所以唐師偃請了高手當槍來對付?抑或只是巧合?但無論如何,這文章只怕是唐師偃自己,也未必就能說得明白!

    如此李信便咬牙轉頭向唐師偃問道︰“這位小兄弟文章深奧,吾輩不得其解,還要請唐賢弟講解一番!”

    此刻唐師偃終于可以確認,葉行遠方才寫出來的文章肯定高妙,所以真把這些人都震住了。屋】

    對這個結果,唐師偃心中又驚又喜,難道真是能者無所不能。沒想到葉行遠居然還有這兩手,寫出的文章甚至讓李信親口承認看不懂!

    李信可不是個謙虛的人。而是個強詞奪理之人,但凡他能說點什麼,必然不會放過。這承認看不懂,肯定是真的完全看不懂。想到這兒唐師偃就憋不住笑。

    李信越尷尬,唐師偃越爽快,便大笑道︰“此中田租策論,不過淺顯數條,有何不明之處?李兄主持文會。想必自有見解,又何必過謙?”

    李信一心想逼著唐師偃露馬腳,又搬出了聖人的話,逼問道︰“聖人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我確實不知,莫非唐賢弟不肯教誨?”

    這話可不好接,唐師偃雖然不動聲色,但心里卻犯愁。文章是葉行遠自己寫的,他哪懂這些?又能教別人什麼?當然最關鍵的是,眼下該怎麼打發掉牛皮糖般的李信?

    正無計可施時。卻听葉行遠一聲長笑,語氣不屑的對唐師偃道︰“前輩先前說省城人才濟濟、群英薈萃,想不到我按著前輩教導,只寫了點皮毛之論,滿堂高士竟無一人能解?

    之前這李前輩姿態倨傲,我尚以為遇到了什麼高人,可是一試之下不過如此!回想起來真是裝腔作勢,開口俗氣令人作嘔,簡直侮了這十里桃花!吾羞與為伍也!到此酒已經夠了,你我不如歸去?”

    唐師偃愣了愣。沒想到葉行遠突然如此尖酸刻薄,宛如上古狂生,將全場人物都鄙視了一通,更點著李信冷嘲熱諷。

    此時全場嘩然。此子實在太狂妄了!這點年紀,就敢視省城無人!

    但葉行遠毫不在意,他就是個過客,把省城人得罪光了也不要緊。對他這樣的讀書人而言,漢江府是他本鄉本土,京城是他飛騰之地。就算將來做地方官也是去外省,所以生命中注定不會和省城又太多交集。

    見無人答話,葉行遠又扯了扯唐師偃衣袖。唐師偃忽的心領神會,明白葉行遠意圖了,隨之也大笑道︰“樽中之美酒常有,坐而論道者卻無。賢弟既然要走,這桃花會也沒什麼興味,我們且去街邊酒肆,再沽濁酒謀醉!”

    趁著這伙人沒反應過來,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唐師偃心中七上八下,生怕自己被人戳穿,腳步飛快,話還沒有講完,人已經走到堂前甬道。

    李信想攔,只猶豫了一下便沒攔住,只能瞧著兩人揚長而去。幾位評判像是斗敗了的公雞一般,都無人開口。

    滿場士子傳看葉行遠文章,只覺得道理精微深奧,一部分人在苦思,另一部分人也只覺得意興闌珊,再無自己作文的心情。

    這場文會就這麼被攪和了,李信氣的跳腳,但這時候卻也不敢再拿出自己所作的文稿。萬一被比下去了,豈不是自取其辱?

    等葉行遠和唐師偃兩人去的遠了,才有人突然驚道︰“這位後生姓甚名誰,我們並不識得,文章上也未曾留下姓名......”

    有人揣測道︰“既然是與唐前輩一同前來,大約應該是漢江府人,不知是哪一位後起之秀,回頭要打探一下。”

    又有人說,“他之前已經說明,此文義理乃是唐兄所述,他不過是記錄三分皮毛而已。吾等直接找唐兄請教便是。”

    此言一出,眾人一起慨嘆。唐師偃離開省城六七年,原以為他放浪形骸,只流連花叢之間了,沒想到卻暗中刻苦攻讀,只憑這一篇文章,就可看出修煉成精了!

    若是省試文章也有這樣的水平,那唐師偃可就是中舉的大熱門了。還好此次恩正並科,錄取名額比較多,便是那唐師偃佔了一個,也無大礙。

    另外那年輕小子也不可小看,他不過十六七年紀,看著似乎前途無量,在場不少人都有了交結的心思。

    听著別人議論,李信心里不知是個什麼滋味,他費盡心機,結果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倒是成全了唐師偃的名聲。

    卻說唐師偃出了大門,與葉行遠上了穆百萬安排的馬車,急急回返。這時他才渾身松懈下來,出了一場透汗,竟是連內衫都浸濕了。

    葉行遠笑道︰“姜還是老的辣,前輩在會上的風範,在下都不勝心向往之。大約今日之後,省城士子必不敢小覷前輩了。”

    唐師偃到底是老江湖,別看現在後怕,但在文會上確實裝的不錯,就是葉行遠自己因為年齡不夠,大約也沒有他的效果。

    唐師偃擦著汗,苦笑道︰“這可真是繃苦了我了,連你寫的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還要裝腔作勢。老唐這次也是就靠憋著一口氣,超水平發揮了。”

    他又好奇道︰“賢弟文章究竟是什麼樣,為何他們這麼多人都無從開口?你還真是深藏不露,老唐如今越發看你不透了。”

    認識葉行遠的時候,唐師偃只是他一首小詩的粉絲,雖然頗敬其才,但也不過認為是年輕天才。但當之後葉行遠九詩動府城,唐師偃已經對他敬若天人,再之後葉行遠連過三關贏取花魁,又力奪府試案首,這實在是令人咋舌不已。

    即使如此,葉行遠的本事似乎還未曾見底,今日又露了一手,天底下還有這小子不會的東西麼?

    葉行遠漫不經心道︰“這不過只是些皮毛之論而已,待會兒我默寫出來,還望前輩記熟。以後必有人來拜訪前輩討論此文,在下不願拋頭露面,只想安心備考,這些事情就要勞煩唐前輩你了!”

    葉行遠早有定計,所以把話說得明明白白,非得把這文章蓋在唐師偃頭上,免了自己的麻煩。

    他很清楚,省城不比府城縣城,自己本來就因為周知縣事,引得省城官場很多人不快,所以現在他就想著太太平平過了省試,得了舉人身份再說,不想再多惹是非。

    講義氣要講,背黑鍋就得麻煩唐師偃去了。好在這鍋也不是不好,有了這個名聲,對唐師偃的省試都有幫助,對唐師偃向往的穆家招婿之事也是個籌碼。

    唐師偃蹙眉猶豫道︰“這...不好吧,似乎有欺世盜名之嫌啊。當時在文會之上一時從權也就罷了,我怎可貪賢弟之功為己有?此事萬萬不可!”

    他終究還是才子的性子,當然不願佔這個便宜。但葉行遠卻是另一番心思,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走通科舉之路,其余文名才名,無非只是錦上添花。

    所以葉行遠才毫不介意,在府學就用大炮轟蚊子,一口氣拋出九首絕妙的出塞詩。而今日這種文名他要不要更是無所謂,無非是為唐師偃出頭。

    見唐師偃還要推讓,葉行遠故意挑唆道︰“這只是為前輩不平。那李信何等囂張,難道前輩就不想要打他的臉?今日桃花文會,他必然早有腹稿,想要踩著前輩上台階。

    他做初一,我們便做十五。前輩盡管以這文章去壓他,他一日找不出我們文中破綻,便多一日抑郁!”

    提起李信,唐師偃果然就火冒三丈,想起來之前此人的言行,他咬了咬牙道︰“如此便多謝賢弟慷慨!我便欺世盜名一回,不狠狠還擊李信這混賬,我老唐也白活這三十幾年了!”

    果然還是激將法百分百中計的唐師偃,葉行遠微笑嘆息,不過至少這件事上,他不用出頭了。若是真能成全他與穆家小姐的美事,也算是佳話一樁。(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