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一百五十一章最後一個錦囊

第一百五十一章最後一個錦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公子真天人也!”穆百萬听完金師爺轉述,如醉如痴。很多困擾他胸中多年的難題,仿佛醍醐灌頂,一掃而空。

    以穆百萬的敏銳,當然能夠發現,這其實是一次真正的顛覆,也正是他這幾年來一直期待的屬于豪商的曙光。

    定湖省到荊楚省的南北長渠,確實是一項大工程,但穆百萬的眼光,卻從這項工程延伸開去,看到了更久遠的未來。

    有路則有權,這不是小小的過路費的問題,而是商人有權收過路費的問題!穆百萬不屑的瞧著金師爺與潘大人,有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

    這些讀書人高高在上,每每誦著聖人之言,卻哪里懂得實務與人心?他們蠅營狗苟,無非想要保住自己的官位,只要能平復省內流民之事,其余盡皆不問,稱得上是鼠目寸光。

    這就是像捅破了最後一層窗戶紙,讓士農工商四民之中最沒地位的商人突然有了機會,通過道路的延伸,去尋找屬于自己的權力。

    這與釋租文章中的地租概念一樣,是劃時代的理念。原富十三篇,僅僅拿出兩篇,就讓穆百萬看到了一個光輝燦爛的未來。

    還有十一篇,能夠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想至此處,穆百萬感到自己的心髒怦怦直跳,毫不猶豫有了決斷。

    他大包大攬道︰“大人不必多說了,此次以工代賑,成此大業,在下願盡力而為,核算工程與費用之事,自有我商號中的帳房幫忙。←百度搜索→【愛書屋】至于外界的商人,我自會為大人聯絡!不用再要大人操心。”

    如此有效果?連金師爺很意外,穆百萬竟然有這麼高的熱情。其實他自己算下來,覺得商人確實能夠掙錢,但畢竟曠日持久,所以商人未必願意做這種生意。也只有穆百萬這種豪商才會一點兒都不在乎。

    但金師爺沒想到,穆百萬居然如此主動,也讓潘大人喜出望外,果然還是靠著葉行遠的錦囊妙計!

    與此同時。葉行遠與唐師偃策馬奔馳于山道之中,突然間心有所感,勒住馬匹。只覺得識海之中的宇宙鋒劍靈震蕩,仿佛是又得了什麼加持一般,金光閃爍。一道道靈力從劍身中涌出,反哺于葉行遠自身。

    “怎麼了?”唐師偃看葉行遠臉色迷惘,關切的問了一句。

    葉行遠搖了搖頭,望向省城方向,如果時間沒有算錯,這時候自己安撫住流民的消息應該到了省城。那潘大人也應該開始計劃的第一步,開啟第一枚錦囊了。

    不料居然再一次引動了天命,穆百萬想必準備全力投入了,這才讓風雲變幻,乃至于劍靈都受到了感應。

    “風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瀾之間,我突然覺得我這小蝴蝶一扇翅膀,似乎要引起一場大風暴了......”葉行遠喟然嘆息,他不是沒想到打開潘多拉魔盒的後果,但這也是別無選擇。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時代的趨勢,商人有了錢,自然會去追求地位和權勢,只是在嚴格的聖人天條下,他們幾乎沒有出頭的機會。

    而這次過路費的設置。是葉行遠給他們開了一扇小小的天窗,也等于是指出了一條道路。至于以穆百萬為代表的商人們,能夠走到什麼地步,卻真的已經不是葉行遠可以預料得了。

    唐師偃似懂非懂。卻也能感覺到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望著葉行遠的背影,胸中不知為何油然而生一種高山仰止之感,就像是幼年時初次見到蒙師一般。

    第二日,布政使衙門正式發文,公告天下。說明以工代賑,開建南北長渠,以及配套的道路。

    而其中所需要的錢糧,從省內大戶人家募集。作為補償,未來十年之中,投資的商人可以在道路上每隔百里設一關卡,收取過路費用。費用的標準以人頭與貨物同時折並計算,每年商人與布政使衙門核算確定。

    這法子新奇,一時引得江州城中眾人議論紛紛,有些迂腐的讀書人覺得這有違天下為公的聖人教訓,甚為不滿。

    有人說,“這法子成何體統?布政使衙門是窮瘋了,殊不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修了道路,這路便成了這些賤籍商人的了麼?”

    後來衙門趕緊出了一個補充公告,說是有功名者可以免除這過路費,隨身攜帶的貨物,也可適當減免費用。

    這是穆百萬與潘大人的妥協,依潘大人的意思,本來該是所有讀書人都免費,有功名者帶人帶貨同行,更是應該盡數不收。

    穆百萬哪里肯同意?要是按照這法子,過往商隊一定都會找個秀才投獻,他這路上關卡還能收得到什麼錢?

    如今因為秀才免稅,鄉里投獻之風極重,糧稅都不容易收,官府是硬撐著沒法子,他是唯利是圖的商人,哪里肯開這個口子。

    潘大人和金師爺好說歹說,力陳若是不給讀書人一些優待,就算是一省藩台也沒本事將這新政強壓下去,才讓他勉強同意了現在這個條件。

    有了這補充公告之後,那些憤憤不平的讀書人才收斂了些,更趨向于在理論上辯駁此事。穆百萬當然又花了些錢,招募些水軍,為這新政說話,一時間省內爭論不休。

    大部分的意見,都認為這以工代賑,救治流民還是好事,修建南北長渠及驛道,也是歷朝歷代以來的期待,但開這個過路費的口子,終究有些難言之處。

    最後還是金師爺赤膊上陣,親自苦口婆心解說,以聖人言論中的“權”“變”之說,才勉強壓住了省內的輿論,終于將這工程推動到了實質的階段。

    這幾天潘大人也是焦頭爛額,種種層出不窮的問題和細節讓他應接不暇,要不是葉行遠第二道“優待讀書人”的錦囊,只怕光是輿論就無法平息。

    如今到了最後一步,也就是從商人手中拿錢的日子,這是潘大人最擔心,也是最期待的最後一步。

    對他來說,只要從商人手中得到錢糧,他就可以撒手不管了。只要能夠解決流民之事,他已經算是保住了頂上烏紗,至于後面的南北長渠之事,那純粹是錦上添花,到底能不能實行,那就看穆百萬為首的那群商人能力了。

    所以今天潘大人是最緊張的日子,他手中托著葉行遠的第三道錦囊,卻還是愁眉不展。葉行遠提出策略,安撫流民,留下的兩道錦囊又恰到好處,在潘大人看來簡直是神機妙算,這就不自覺的有了依賴性。

    他當然相信第三道錦囊一定會奏效,但是又怕在召集商人的現場又出什麼意外,那可再沒有第四道錦囊救命了,到時候如何是好?

    金師爺搖扇笑道︰“大人勿憂,算算時間葉公子今日也該回到江州了。若有什麼意外,葉公子能趕得及救場。”

    潘大人聞言大喜,這擔憂就減了幾分,拆開錦囊後又是一張紙片,上面寫著“招標”二字。

    招標?這是什麼東西,潘大人與金師爺面面相覷,都是不解其意,只有穆百萬在旁邊遠遠窺見,拍腿大笑道︰“葉公子果然是高明!我是做老了生意的,竟然也只想著憑交情拉人進來,卻萬萬沒想到這路權之利,根本不該如此經營!”

    他懊悔的搖了搖頭,惱道︰“怎不早開這錦囊,若是早想到葉公子這主意,我又何必拉下這張老臉去找人,平白欠下許多人情!”

    歸根結底,還是對這種官商勾結的大工程沒什麼經驗,所以才找不準自己的定位,穆百萬覺得自己拉人入伙,是讓人幫忙,所以才會低聲下氣。

    但是葉行遠這“招標”二字一出,他立刻就感悟到其中的深意!這是官府的工程,這是未來的路權,對于有眼光的商人,本來就該是趨之若鶩之事,何必自己要去放低姿態?

    與此相反,他更應該高傲些,只偷偷放出些風去,讓人主動來求自己,才是正經!

    潘大人與金師爺到底對生意不熟,便不恥下問,向穆百萬請教。穆百萬就用自己的理解,向兩人解釋其中的奧妙。

    招標之法,無非就是設立一個準入機制。這不是募捐,不是向商人要錢,而是要給你們商人一個機會,你們若不提出條件,就沒有機會來參與其中!

    從一開始,這件南北長渠的大事就該這麼運營!穆百萬一邊說一邊贊嘆,葉行遠在從頭就將這些細節想的清清楚楚,真是天降奇才!

    穆百萬解釋的明白,潘大人也是拍案叫絕,此心中大定,昂首闊步的走向了前廳。(未完待續。)

    ps︰  這幾天時間實在不穩定,今晚先更一章,然後晚上繼續寫,明早八點前再補一章。然後明後天爭取再寫五章左右,盡量補回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