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一百九十五章放人

第一百九十五章放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于是一出一進,葉行遠倒賺了二千七百兩銀子。京兆府便照原本的判詞結案,李成本已經心喪若死,自認這次就算不用殺人償命,怎麼也得丟官去職,沒了前程,那活著還有什麼興味?

    誰知道只在大牢轉了一遭,兩三天就原樣放回,只說是抓錯了,再無一句解釋,弄得他自己都稀里糊涂。明明承認了當街殺人,怎的換來無罪釋放?

    等出了大牢,葉行遠接他回了驛館,詳加解釋,又將銀子都交與他,李成這才知道京兆府腐敗昏聵糊涂,竟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乃是忠良之後,自記事以來就心念精忠報國,最恨官場黑暗腐敗事,如今卻因為官場的腐敗救自己的性命和前程,這種感受真是無法與外人言說。

    李成是個實誠人,這賣刀的銀子他是斷不敢受,硬要塞到葉行遠手里。他感激道︰“葉賢弟為我上下打點,這份恩情我豈會不知?這寶刀落在別人手里,若沒有賢弟據理力爭,哪能換到銀子?

    我明白得很,便是我這條性命也是賢弟你救回來的,這身外之物,豈敢再受?這些許銀子便請留下,你在京中考進士耗費極大,也須得多留些盤纏。”

    葉行遠笑道︰“我是與李兄義氣相投,方才伸手相助,只是舉手之勞,怎敢拿你傳家寶刀換來的銀兩?何況李兄原本就甚為拮據,這才不得不賣刀接濟兄弟,這些銀子還是你留著吧,我盡夠用了。”

    現在的葉行遠可不是當初,因為有三位大人的獻寶經費,加上唐師偃這個私人小金庫,他還真不把幾千兩銀子看在眼里。

    李成卻堅持不肯接受,被葉行遠說中苦楚,臉上只是一紅,勉強拿了零頭七百兩。“有七百兩銀,我們兄弟總能撐到交差,剩下二千兩要是賢弟不收,便是看不起我了。”

    葉行遠沉吟一陣道︰“那我便暫時收下。反正在京中我也打算做些生意,正要籌措本錢。既然李兄盛意拳拳,那這些銀子就當是你的股份,日後生意起來,自有你的分紅。”

    他頓了頓。又道︰“這次我們是迫于無奈,失了李兄家傳的寶刀,日後若有機會,我一定想方設法為李兄贖回。”

    李成只要葉行遠肯收下銀子,哪里管什麼講究,何況在他想來葉行遠一個讀書人又懂得什麼生意了?只要不賠本太過也就好了,哪里奢望什麼分紅,便不再說。

    至于家傳的寶刀,李成心中是甚為惋惜,但形勢比人強。他知道不讓出寶刀說不定就是性命之禍,哪里看不通透?更何況在京城受窮這許多日,他上街賣刀原本就已經起了割舍的心思,如今並不十分難過。

    葉行遠說要贖回,他反而開口勸道︰“賢弟莫要多生枝節了,如今閹人當道,那位尚膳監的王禮公公我也知曉,乃是秉筆太監王仁螟蛉義子,既然刀落在了他手上,咱們還是忍下來為是。”

    李成在京中多日。雖然他秉性忠直,並不會溜須拍馬,也走不通門路,但大概的人物關系還是比初來乍到的葉行遠清楚得多。

    葉行遠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這一個小小僉書就能在京兆府作威作福,原來背後有這樣的大人物。好在今日雖然得罪,但自己的底沒露,就算秉筆太監心中不爽,也會把矛頭指向背黑鍋的胡巡撫。

    葉行遠這次進京,送鴉神祥瑞。代表的是整個定湖省,這也就意味著不經意間定湖省官場上下就與他這小年輕綁在了一起。

    胡巡撫等人雖然想到了此節,但總想著葉行遠在省城表現的十分低調穩重,初入京中必然會謹言慎行,不至于會濫用這個身份。誰知道這小子膽大包天,居然才入京三五天,就連司禮監秉筆太監這種都已經得罪上了。

    若是事先知曉,定湖省三位大員絕不會如此托大。只可惜就算後來知道葉行遠猛龍過江,在京中鬧出好大風波,那也已經來不及了,悔之晚矣。

    葉行遠一路上卻已經想得明白,既然借著這個由頭入京,甚至不惜沾上清流讀書人最擔心的“幸進”二字,那當然要把一切資源最大化的利用起來。這身份名頭用來狐假虎威,京兆府中只是初試鋒芒而已,效果算是不錯。

    當然現在當務之急,是先等禮部的消息,祥瑞面聖,除此之外在京中的安排打算,都要推後。葉行遠救回李成之後,便耐心在驛館之中等待,輕易也不出門。

    卻說王禮那日得了寶刀,心急如焚回了自家別院,將寶刀秘密收藏好,這才入宮去找自己的干爹王仁。】

    司禮監在禁宮東側,每日經內閣轉上來的公文,都要經司禮監批注之後轉呈給天子,等天子批閱之後,再經司禮監轉往內閣。

    從某種角度來說,司禮監只是皇帝的秘書,起著上傳下達的作用,本身品階不算太高,如果皇帝或者內閣強勢,他們夾在中間並沒有什麼地位。

    但在實際的執行之中,無論在哪里,領導的秘書往往就會成為權力的集結點之一。司禮監是天子與內閣之間的橋梁,尤其是隆平帝怠政,許多公事甚至都交給了司禮監處理,這讓司禮監的權力更是進一步擴大——這不合聖人定下的規矩,可惜在實踐之中,大家都心知肚明。

    司禮監掌印太監洪恩年老糊涂,因為是隆平帝潛邸舊人,所以一直佔著這個位置。但實際上也不過每逢初一在監中露個面,就算坐著也是在打瞌睡,真正的權力就掌握在一向低調的王仁手中。

    與宮中諸監相比,王仁算是年輕的,今年不過才五十余歲。他八歲淨身入宮,因為乖巧伶俐,隨著諸皇子讀書,刻苦向學,四十年間一步步往上爬,到了這個炙手可熱的位置。卻始終謙虛謹慎,不涉是非,不說內廷,便是外朝也沒幾個說他不好的。

    只是最近幾年,王仁的干兒子王禮有些跋扈,在京兆府中傳出些壞名聲,說是欺男霸女,收受賄賂,但畢竟也隔了一道,也沒听說王仁有什麼徇私之舉。

    大部分人覺得這干兒子不爭氣怪不到他頭上,少部分人也覺得是王仁如今權重,為避朝中的政爭免得引起天子猜忌而行自污之舉,所以他的名聲依然不壞。

    如今王仁安坐在監中,專心致志瞧著一份奏折,用朱筆細細注釋——隆平帝不耐煩看臣子們胼四儷六的文章,非要王仁用白話說明白了,才願意回復。

    在他身後,有兩個十來歲的小太監服侍,一個弓著身在爐中添炭,另一個正在沏茶。

    王仁身子瘦削,只穿著夾衣,面色潮紅。他甚是畏寒,又因身份的關系,在宮中不能穿著皮毛衣物,因此司禮監中每逢冬日,炭燒得極費,整間暖閣都是熱烘烘的。

    茶是南方海外的籠煙茶,是南方諸邦的貢物,產量極少,有調節陰陽的妙用。只隆平帝性子急口味淡,都不喜歡喝茶,因為知道王仁最為好這一口,因此有半數都是賜給了他。

    這茶葉縴細銀亮,如飛雪如柳絮,用滾水沖泡開來,只見白霧繚繞于茶盞之上,籠成一團,香氣束縛于其中。王仁從小太監手里接過茶盞,輕輕一吸,將那團白霧盡數吸入肺中,只覺得心曠神怡,原本兩肺隱隱傳來的痛感也被壓了下去。

    “此物絕妙,可惜難求,只怕過了年便要斷炊了。”王仁輕輕咳嗽,只啜了一口,便將茶盞放下。

    籠煙茶一半的精華就在那一團煙霧包裹的香氣之中,吸了下去便無遺憾,茶水雖然甘美,那也不過是俗物了。

    小太監笑道︰“等過了年開春,又是貢品進京的時候,萬歲爺必然又會將這茶葉賜下,以公公之尊,還怕喝不到麼?何必如此節省?”

    王仁每天只肯喝一杯籠煙茶,滋陰潤肺,壓制自己兩肺火氣,從不可多飲,是極有節制之人。他正色道︰“天地靈物,皆有定數,咱家不過殘缺之人,因得天子青眼,方才能嘗到這世間極品,又豈敢不惜福珍重?”

    這世上大部分人,只要擁有便會可勁糟蹋,絕不會收斂。而王仁卻不同,他從來都知道節制的好處,這也是他這麼多年一路爬上來的經驗。小太監懵懵懂懂,哪里知道是金玉良言?

    “干爹!你的心事這回可了了!”他們正說話間,就听外間傳來得意洋洋的叫聲,門口的小太監尚未通報,王禮已經眉飛色舞的探頭進來,“我...我拿到了!”

    王仁緩緩將奏章放下,皺眉看了王禮一眼道︰“小畜生,你也老大不小了,怎的還如此莽撞?司禮監重地,不可大聲喧嘩。”

    他頓了一頓,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語氣方才又溫和了些,“你又得了什麼華而不實的寶物?這麼猴子上樹一般著急獻寶?且拿上來,給為父看看。”

    王禮趕緊表功,“干爹,哪里是什麼華而不實的寶物,那李家的寶刀,我可弄到手了!”

    王仁漫不經心的將奏章一推,微閉雙目,擺了擺手,身後兩名小太監會意,齊齊無聲退下。(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