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二百零八章 再聞天命陷阱

第二百零八章 再聞天命陷阱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這是困擾葉行遠的最後一個問題。有聖人靈骨、登天之路這種誘惑放在面前,他心底明白,便算是飛蛾撲火,他也不會輕易放過這種機會。

    葉行遠只是不理解,姚家隱忍了百年,李夫人不惜下嫁一個武夫,謀劃布局這麼久,怎麼會突然沖動起來直接向他和盤托出?難道主角光環突然發揮效用了?還是李夫人陡然看中了他的小白臉,打算與他雙宿雙棲?

    李夫人噗嗤一笑,緊繃的表情松開,如春花綻放一般,“說得好像我要逼良為娼一般,你放心吧,我雖為復仇不顧一切,但也不時那種輕賤女子,便是這李成”

    她似乎覺得說這種話題不妥,輕咳一聲,含糊帶過,正色道︰“並非是我選了公子,而是天命選了公子。隆平帝糊涂給你封爵之時,卻不知道是給自己皇朝選了個掘墓人。”

    葉行遠隱隱覺得這話傳出去自己要倒霉,趕緊追問道︰“此言何解?夫人莫要危言聳听。”

    李夫人淡笑道︰“我嚇唬你做什麼?你現在是得小心,萬一有人想到這一點,只怕會不顧一切的攻訐你,這時候你可難有立足之地。非得借聖人靈骨,才能化險為夷。文人得天機,皇家得天命,此為陰陽之道,聖人苦心孤詣,便是要形成一個平衡。

    而封爵,便是分出一部分的天命。要是當世大儒封爵,本身海納百川,陰陽相濟,當然當得起這天命。或者干脆不學無術之輩,只得此天命之福,無科舉上進之路,也就罷了。偏你是個舉人,眼看就能考中進士,上不上下不下,天命天機一合。恰如風助火勢,可謂騎虎難下!”

    葉行遠蹙眉,這話說得好像也有道理。歷代文人封爵,確實都本身是大儒。官位也高了,為添其榮耀方才給予爵位。或者是開國之時,天命正盛,賞其殊功。

    要不然封爵就是不可能體悟天機的武人,抑或皇親國戚、國舅駙馬。這些人都不會再經科舉進入官場。想起來以舉人之身而封爵,還打算參加接下來會試繼續上進的,葉行遠這種情況還真是絕無僅有。

    但是這樣的後果會是什麼?葉行遠想不明白,便問道︰“縱然如此,我一向精忠報國,科舉仕進之後,自然也會兢兢業業為朝廷效力,這區區一個恩騎尉的爵位,又能如何?”

    這爵位無非是給他帶來一個沒什麼作用的打架神通,提升了他一點地位。但在科舉入仕之後,似乎就起不了什麼作用。與其說葉行遠看中這個爵位,不如說他更看中自己的名字在皇帝面前掛上了號。

    按道理來說,葉行遠此後安生做官,在升到三品之前都沒機會提升爵位,似乎對他的人生並不會有什麼影響。

    李夫人搖頭,“話雖如此,但葉公子你可知天命陷阱否?”

    此言一出,葉行遠腦中轟然一響,種種不明之處。陡然迎刃而解,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果然,當時封爵的時候就有一種不對勁的感覺,原來應在這兒!

    現在葉行遠更相信李夫人確實是姚家之後。要不是這種大儒的後人,一介女子怎麼可能讀那麼多書知道那麼多事,天命陷阱這個名詞還是葉行遠從周知縣口中得知,此後校驗,深以為然,不想李夫人也能信口說出來。

    天命這東西比天機更不可測。玄虛變化,喜怒無常。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葉行遠深切體會過了。得了封爵,便是與朝廷的天命扯上了關系,要是他不作為倒也罷了,但要有作為,必然是一步步踏入天命陷阱之中,只怕前途多舛!

    葉行遠只覺得頭更疼了,他定了定神,沉吟道︰“夫人之言,我已盡知,茲事體大,我需要考慮一番,才能給夫人答復,不知道可否容我幾日。”

    李夫人微微頷首,自信笑道︰“若是葉公子一口答應這種荒誕之事,我還要覺得你不穩重,此事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也不急于一時,便請公子好好考慮三日。不過其實你的答案我早已知曉。”

    她又恢復了剛才賢淑女子的模樣,取回葉行遠手中的靈骨,低頭開始收拾酒菜。葉行遠告辭,急急走出,一直穿過小花園的月洞門,這才擦了擦額頭。這是寒冬臘月,他竟出了一身的冷汗。

    怎麼計劃總是會出偏差,進京進獻祥瑞,葉行遠有心做個幸進之臣,打算刷一刷皇帝的好感度。再混過來年會試,以後宦途總能好走一點兒。誰知道一不小心刷過了頭,得了個爵位,還沒高興多久,竟然又惹出這種大事?

    這下好了,一個搞鴉神教的朱凝兒整天攛掇葉行遠造反,這事兒還沒平息。又踫上一個矢志復仇的李夫人,難道自己要在叛逆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

    但就像葉行遠舍不得鴉神帶來的好處一般,他更舍不得傳說中的聖人靈骨和登天路的機會。李夫人說得對,葉行遠的答案是注定的,因為天命陷阱的存在,他甚至別無選擇。

    三天的時間,只是讓葉行遠能想得更清楚些罷了。

    葉行遠嘆了口氣,正要回屋,前面灌木叢中忽然躥出一個人影,激動道︰“主公,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本以為主公只是為了收一個莽夫李成,想不到買一送一,還搭上一位夫人。這聖人靈骨,可不能不要!”

    語聲嬌脆,語氣卻透著野心勃勃,這小姑娘不是朱凝兒又是何人?葉行遠以手撫額,苦笑道︰“你居然在旁偷听?”

    李夫人仿佛胸有成竹的樣子,居然都不知道事先清場,豈不知隔牆有耳?幸好听到的是朱凝兒,要是別人听到了那還了得?

    朱凝兒從黑暗中轉過來,撇嘴道︰“我早看那李夫人眉梢眼角帶有春色,不是個正經婦人,擔心主公沉溺女色,得罪下屬,引出禍事。想要在關鍵時刻提醒一聲。沒想到後續竟有這般變故,果然還是主公你深謀遠慮,早知其究底,佷女兒望塵莫及也!”

    說得好像李夫人要說的話都在葉行遠意料之中似的,明明我也受到了巨大的精神沖擊好嗎?這小姑娘無限腦補,早就把自己當成了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人。

    葉行遠也唯有嘆氣道︰“事關重大,我還得仔細考慮。關系到人家的身家性命,你一個字都不可泄漏出去。”

    朱凝兒用力點頭道︰“這個自然,咱們都是提著腦袋在干大事,我自理會得。主公能信任于我,我也絕不辜負。”

    又不是我主動告訴你的,這關信任毛事?葉行遠心中吐槽,也只能對朱凝兒奇葩的思維模式听之任之。別的時候這小姑娘都精明得很,偏一涉及葉行遠,就一味偏執了,那也無可奈何。

    這三天之中,葉行遠閉門不出,他得仔細把自己的路都想清楚了。在中舉人之後,他就曾認真思考過,但此時又生變局,不得不慎重對待。

    第一,雖然朝廷的架子仍然不倒,但亂世的格局即將到來。越上高層,只怕看得明白的人越多,只是大勢如此,誰也無法阻擋罷了。

    第二,即使如此,葉行遠並非武夫,他的技能本領,全在讀書天機之上,而且因為靈力充沛和宇宙鋒劍靈的存在,再加上後世幾千年的見識與精深的國學修養,讓他在科舉上進文官路線上有著明顯的優勢。

    第三,他沒有根據地,也不是地方豪強,家中人丁稀薄,並無助力,就算想找地方種田發展也不可能。何況在這個充滿神通的世界里面,別說他一個文科生未必能點出科技樹,即使搞出來了,也未必就能順利平推天下。

    其他路線,比如南越國曾經的招攬之類,更是沒什麼前途,不值一提。

    綜上而論,葉行遠必須要走的還是體制內上位的道路,而且得抓緊時間搶在亂世到來之前,這樣面對變局,才能夠隨機應變。

    而今再得聖人靈骨和登天之路的消息,葉行遠這條路線也就更加完整了,他的目標就是一路升到文官之頂,然後想辦法登天榜更上一層樓。

    唯一要做的選擇,就是到底是恪守舊朝老臣的位置,還是出仕新朝?這就要看未來的變化,從李夫人的言語之中透露出來的意思,再加上天命陷阱的影響,似乎他在本朝未必就能順利?那是要到日後轉仕?

    忠臣不事二主,這似乎也是文人的大節所在,不過犯了這一條的似乎也不影響飛升。三代之時,子熙、公子文命等人都曾先仕前朝,後來因昏君無道而改仕新君,開國定鼎之後,照樣得大功德成了仙官。

    難道自己也要走這條路?

    葉行遠想了想隆平帝的模樣,這位皇帝雖然望之不似明君,但與桀紂之徒好像也不可同日而語,要是跳槽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不過這終究是將來才要考慮之事,誰也不能精確的預料未來,葉行遠只把自己的路線大致捋明白了,腦中豁然開朗,到第三天就打算正面答復李夫人,這聖人靈骨,無論如何他是要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