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官 > 第二百一十章四大陵墓

第二百一十章四大陵墓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雄二公子存心來羞辱葉行遠,沒想到李夫人露一手絕技,登時讓他沒了火種。趾高氣揚而來,垂頭喪氣而去,連廢話都沒多一句。

    葉行遠還挺欣賞這種簡單的二代性格,比磨磨唧唧的讀書人來得爽快。不過這時候他關注的重點還是李夫人,這一手箭術還真是漂亮。

    葉行遠贊道︰“夫人箭術高妙,真不愧...名門之後。”

    李夫人祖宗姚德裕是個大儒,夫家倒是將門,但考慮到李夫人與李成的關系,不知該怎麼夸獎才正確,只好含糊用個“名門之後”帶過。

    “以前幼時在塞外苦練過一陣,後來嫁入李家,老太君還在的時候指點過幾手。”李夫人倒是淡然,只是提到老太君的時候,眼神一黯。

    葉行遠知道李家原有一位壽過百歲的老太君,據說武藝兵法精熟,李家歷代的男人都望塵莫及,可惜數年之前就已經仙去。能得此人指點,也難怪李夫人的箭術能有如此造詣。看來她雖然是帶著目的嫁入李家,與李家人相處得卻還算不錯。

    不過她本是大儒後人,除了學問不凡以外,居然有此本領,也讓葉行遠意外。他好奇問道︰“夫人本是女子,又家學淵源,在塞外還要學此騎射之術麼?”

    李夫人點頭道︰“先祖事敗,一肚子聖人學問卻救不得主君,臨刑之前慨然嘆曰百無一用是書生,姚家後人都是文武兼修。我是女子,手上力氣不足,也不能苦練壞了肌膚形體,故此才主修‘足弓’之法。”

    她挽起衣袖,果然見皓腕晶瑩並無一絲瑕疵,哪里像練武的蠻子,比之深閨婦人更顯細嫩。

    本以為軒轅世界讀書人地位尊貴,想不到也有人發出“百無一用是書生”這種感慨,只能說任何人都不是萬能。有時候聖賢經義,也救不得自己的性命。

    葉行遠喟然嘆息,又听李夫人說“足弓”之法,想起剛才李夫人伸腿開弓。姿態曼妙,覺得有趣笑道︰“原來足弓還可以做此解,今日又了學了一個新詞,倒是與‘光陰似箭’相映成趣......”

    李夫人不解道︰“光陰似箭又是什麼?也是一門箭法技藝麼?”

    葉行遠隨口打趣,不想她竟然追問。只好尷尬道︰“這話是些粗魯漢子說的不雅之言,夫人不必多問,我們還是討論一下怎麼打開聖人陵墓,取得靈骨吧?此去高阜半月路程,往返一趟趕在會試之前,不知是否來得及?”

    李夫人看葉行遠神色曖昧,料想不是什麼好話,也就不再追問。說起正事,又笑道︰“我早知公子必然答應,不過怎能如此著急?聖人陵墓何等莊嚴之所。豈能隨隨便便就進去?

    除了裴將軍的寶刀之外,尚須集齊四大弟子‘忠’、‘孝’、‘節’、‘和’四種信物,才能踏足陵墓之中,否則聖人禁地,生人勿近!”

    裴將軍大概代表勇,也就是所謂“忠孝節勇和”五德,葉行遠料不到如此麻煩,撓頭道︰“裴將軍的寶刀我們是有了,其余四大弟子的信物呢?”

    李夫人漫不經心道︰“四大弟子的陵墓在何處,那四種信物自然在何處。其中高華君曾在北地為冢宰,他的墓就在京兆府城外不遠,我們倒是可以先取這‘孝’字的信物。”

    我靠!葉行遠覺得自己是上了賊船了,驚問道︰“難道我們除了一探聖人陵墓之外。還要分別造訪四大弟子的陵墓?這得花多少功夫?況且這不成了摸金校尉麼?你家先祖也是這麼進聖人陵的?”

    葉行遠一想不對啊,四大弟子的陵墓天南海北,姚德裕造訪高阜還是二十歲的年輕人,此後再未去過河東省,應該就是那時候得的靈骨。在此之前,他怎麼可能四大陵墓都逛了一遍?

    李夫人蹙眉道︰“話不要說的那麼難听。這並非盜掘,只是求得諸位弟子認可,方才可以一詣聖人遺容。至于先祖,以及其他飛升之人,那是天選,僥幸而得,葉公子難道想去賭一賭自己的運氣?”

    一句話說得葉行遠沒了脾氣。這三天他也做了不少功課,翻查諸種典籍,以往那些飛升仙官但凡有記載的,少年時期都有種種異象,以後行事也是諸多神奇,什麼母感精氣而孕,什麼產時赤日入夢,至不濟也是小時候斬殺白蛇之類。

    與之相比,葉行遠不能為外人道的穿越來歷根本就不夠看,人家確確實實可算是天選之人。

    葉行遠苦笑道︰“早知道如此麻煩,我便不會這麼快做決定。何況冒犯這麼多先人陵墓,我心中也覺不安,容我再細細考量。”

    李夫人一笑,“葉公子不必口是心非了,聖人靈骨飛升之機在前,些許麻煩算得什麼?你年紀還輕,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慢慢布局,何況每得一位弟子的信物,對你本身仕途也大有幫助,這種機會你豈會放過?”

    不得不說李夫人的話直指人心,葉行遠也知道自己听到了“飛升”、“仙官”之事以後,根本不可能放棄。他穿越而來,本來就有一種拼一把的豪氣,對古人的權威也不像土著這般頂禮膜拜,嘴里雖然還說著考量,心里早打定了主意。

    听李夫人揭破,葉行遠干脆坦白承認,嘿然笑道︰“高華君的陵墓便在城南,他應該是以‘孝’為聖人所稱許,那我們怎麼去弄他的信物?要不要夤夜前往,準備好工具?”

    葉行遠當年也看過幾本盜墓小說,學過幾招,只不過實踐中是否有效就不能確認。李夫人微笑道︰“深夜前往,遠避人群應當是要的。工具之類,那就不必了,只要準備香燭,虔心以求,我們有裴將軍寶刀為引,自然能夠進入高華君陵中。”

    姚家籌謀百年,又靠著姚德裕托人帶出的臨終留書,終于破解了進入聖人陵墓的關鍵處。

    正常來說,時序流轉,天機變化,每隔一段時間便有一人應天運而生。以不可思議的大機緣進入聖人陵墓之中,取得聖人靈骨,獲取飛升之機。

    若是此人中得天榜,成就仙官,自然會將聖人靈骨還于陵墓之中,以待後來人。若是此人失敗,老死之時,這聖人靈骨自有靈性,也會遁回原處。

    但姚德裕死狀慘烈,乃是三千年來得聖人靈骨而遭橫死的唯一一人。更何況被夷十族,再無供奉,連化為祖神庇佑兒孫的能力都沒有,怨憤之氣糾結不去,聖人靈骨上沾了因果,便轉世脫胎于姚家後人手中。

    要是這枚靈骨不回聖人陵墓,從此之後,軒轅世界就再無飛升之機。而要再打開聖人陵墓,就只有剛才李夫人所說的集齊“忠”、“孝”、“節”、“勇”、“和”五種信物,方能成事。

    如今有裴將軍的寶刀存世,也是天機留著一線的生機,因此可憑著五德共鳴,開啟另外四大弟子的陵墓,否則當世之人是真沒辦法再得成道。

    “這麼說來,踫上你還算是我的運氣了?否則就算我功德圓滿,官居一品,也不可能有飛升天闕的機會?”葉行遠感覺頗為怪異。

    “能找到葉公子這麼符合條件之人,也是我的運氣。”李夫人也很坦誠,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開啟四大弟子陵墓,得到五德認可而拜謁聖人。

    葉行遠年輕,通聖人經學,文才出眾,靈力充沛,更兼得了爵位。這麼多條件配合起來,以姚家的能力,只怕幾百年之內也未必能找到更適合的人選。

    初次見面李夫人對葉行遠還沒什麼想法,等到他得了封爵,便迫不及待的行動起來,正是基于這個原因。

    “也是,難得有這樣的條件,總要拼一拼吧!”葉行遠來到軒轅世界,奮斗了這麼久,這時候才覺得自己踏上了一條起跑線,他握拳道︰“既然如此,不知李夫人何時擇定良辰吉日,我們前往高華君之陵?又此事可否攜帶旁人?尊夫...是否知曉?”

    事關重大,葉行遠這邊唐師偃肯定暫時瞞著,但朱凝兒已經听到了。這小妮子肯定會要跟著去,甩都甩不脫,不過朱凝兒頗有智謀,帶著或者有幫助。

    想著要深更半夜帶人妻出門,葉行遠又擔心李成,不得不問了一句。

    李夫人一愕,“葉公子要帶人相助麼?此事恐不便外傳,若是心腹倒不妨,我也有些幫手。至于外子...他不知此中真相,對他而言或許是種幸運,我自然會讓他睡去......”

    他們姚家矢志復仇,李夫人嫁入李家,李成一點兒也沒察覺有什麼不對,她肯定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手段。想著這位仁兄稀里糊涂也不知道這麼“睡去”了多少次,葉行遠默然為他哀悼。

    兩人再商量些細節,定下就在臘月初八,趁著連守墳人都回家過節之時深夜造訪高華君陵墓。葉行遠就帶著朱凝兒,李夫人則帶著姚家的暗子,與晚上關城門之前出發,初更之前抵達。(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